[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徐水良:除胡平,有哪一个国家的反对派拼命强调退场机制?
(博讯2014年10月18日发表)

    徐水良更多文章请看徐水良专栏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除中国花瓶民运,全世界有哪一个国家的反对派拼命强调退场机制?
    
    历史上的抗争,尤其是突发抗争,特别是革命,有多少是预先建立退场机制的?绝大多数预先都没有退场机制!
    
    你拼命强调退场机制,为什么不强调中共必须建立妥协协商机制及退场机制?
    
    实际上,你就是在不知不觉中预设一个民运永远不能胜利,中共永远不会不得不被迫退让,更不会失败的前提,在这个前提下的出你的各种结论,包括在这个前提下胡扯出许多谬误和谬论。
    
    事实上,你的这个不知不觉中隐含的前提本身,就是完全错误的。
    
    你说“一场公民抗命运动,如果建立不起甚至根本不去建立退场机制,或者认为不应该有乃至不需要有退场机制,那么,除非一步到位的胜利,否则必败无疑。”这种结论,完全是违背历史事实的谬论。公民抗命运动非常多,绝大多数都没有退场机制。包括美国的民权运动等等,都没有退场机制,全都失败了吗?
    
    实际上,没有退场机制的公民抗命运动,很多都是胜利的。因为公民抗命运动的胜利还是失败,并不取决于有没有退场机制,而是取决于:
    
    1、对抗双方,包括公民和政府的理性程度和对话协商程度。
    
    2、对抗双方,公民和政府在对抗问题上的力量对比。
    
    有没有退场机制,只有在特定条件下,即在统治者非常顽固专制,非常缺乏理性,坚决拒绝任何妥协,反抗者力量弱小,无法对统治者在抗命问题上起强迫作用,在这个时候,退场机制才是避免更大失败和损失的权宜策略,而不是你推崇的那样,是至关重要的、决定胜负的原则问题。
    
    这里的原因在于,人一般都是有理性的,即使双方都没有退场机制,但只要双方都坚持理性,坚持对话协商,很多情况下还是能找出解决办法来的。
    
    因此,在民主国家,对抗双方,即使都没有退场机制,很多情况下也往往不是以失败,而是以某种程度的妥协或双赢来结束。
    
    只有在中共这样极端非理性的统治者统治下,很多情况下,是以残酷镇压来结束。
    
    但是,即使在中共统治下,没有建立退场机制的公民抗命运动,国内的不少突发事件群体事件,也并不永远以“必然失败”来结束,不同程度上取得胜利的,也不少。因为,在民众抗争力量异常强大的前提下,中共也必须考虑适当的处理办法,以减少或避免残酷镇压造成的损失。所以,各地公民抗命,有时也会以政府不同程度的退让来结束。
    
    在香港目前情况下,正像本人日前指出的那样:“占中抗争已经取得巨大胜利。事情发展到现在,无论中共、港府及其走狗采取什么策略,占中者如何撤离,都已经不太重要。都已经无法取消这个伟大的胜利。”“目前占中撤与不撤,宜根据中共及港府态度来决定。如果中共和港府态度顽固强硬,不愿占中顺利退场,那么占中者就不妨顺势应对,留下不撤,继续抗争。如果中共和港府采取和解措施,希望占中顺利退场,那就不妨就势下坡,暂时撤离。”
    
    所以,胡平的“必然失败”论,完全是胡扯。
    
    严家琪先生为中共对付占中,献了一个拖字策略;胡平则心急如焚,拼命要占中马上撤离。他们的意见中当然也有某些道理,但是,却是从根本上违反民主利益,立场完全错误,或者在理论上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胡平式退场机制,实际上是要民运与中共抗争时,永远单方面退让和失败。而中共,则永远不能退让,更不能退场下台。
    
    本人当然主张建立必要的退场机制,但是本人坚决反对胡平和花瓶民运们把退场机制置于民主利益和其他原则之上,当作决定胜负的原则,抬高到不恰当的地步。
    
    胡平在这里又重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机会主义、失败主义、软弱退却和冒险主义齐全的老调,对这个陈词滥调,本人早有许多驳斥。附件1、2是其中的部分论述。这里不再重复。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0/2014101805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