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驰平:司法独立与司法独立王国
(博讯2014年09月21日发表)

     驰平 北京政情观察员
    
    驰平:司法独立与司法独立王国


    司法独立一直是许多中国人的一个梦。
    
    司法独立一直是许多中国人的一个梦。由于对司法不公的不满,国人大多将司法公正寄希望予实现司法独立。但是,究竟如何实现独立,许多人则并不清楚。
    
    司法独立是西方国家司法制度的第一大特点,主张司法权必须同行政权和立法权分立。司法系统「在裁判上独立」、「在制度上独立」,被作为一个重要的法治基本精神和原则。从原则上而言,独立的司法体系是维护法律正义和社会公正的基本前提。虽然独立也未必就一定会公正,但不独立,公正就更没有起码的保障。
    
    从字面上看,中国也一直有「司法独立」的内容,《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但同时,法律又规定,法院、检察院在依法独立行使职权过程中,必须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必须接受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监督并向其报告工作。这等于是典型的自相矛盾,也给了党政机关干涉司法以充足借口。其实,很大程度上,法院、检察院也只不过被党政机关之一。
    
    在实际工作中,由于法院、检察院处处受党政机关的制约,譬如政治上、业务上受同级党委政法委以及上级法院、检察院领导,财政上由同级财政厅、局管理,人事上由党委组织部、政法委管理。因此,存在广泛的利益交换空间,司法独立举步维艰,司法腐败横行无忌,司法蜕变为权力、金钱、人情、关系的附庸甚至帮凶。司法是社会公义的最后屏障,老百姓有冤无处诉,就只好踏上艰辛的漫漫上访之路。因此,各界对于司法独立的期许和呼吁之声多年来一直持续高涨。
    
    去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司法改革方面制订了一些框架性条文,包括将法院、检察院的财权、人事权收归省里统一管理,将法官、检察官与普通公务员分开,建立单独的序列。从实际情况来说,这些在走向司法独立方面是有进步的。
    
    但是,必须看到中国司法独立的现实困境。西方国家有效的司法独立,除了一整套完善的制度体系,还有一支有操守、懂法律的专业法律人才队伍。法官的任用、薪酬、退休、豁免都于法有据,只有精通法律,熟悉业务的人才能担任法官,一经任用,不得随意更换、撤职、调离,法官不得兼职和经商,有的国家甚至禁止法官有政党身份或从事政治活动。退休后可以领到优厚的退休金。这都使法官免除了后顾之忧,为其在职时保持公正廉洁提供了可靠的保障。同时,许多国家还十分重视对贪赃枉法、失职渎职的法官进行严惩,以促使法官廉洁奉公。
    
    而在中国,许多内容还都只是空白,并且在现行体制下许多措施根本无从实施。相当数量的中国法官、检察官严重欠缺法律知识,平均素质与其他党政官员无异,司法官员官僚化问题严重,腐败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所谓「二等公民大盖帽,吃完原告吃被告」,就是讽刺司法部门腐败的。仅就近期落马的贪官中,就有不少高职位的法官、检察官。如辽宁省沈阳市检察院检察长张东阳,安徽省宣城市中级法院院长杨谋林,海南省检察院纪检组长郭彪,陕西省高级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安康市中级法院院长周建明等等。其违法违纪问题涉及案件处理、职务晋升、工作调动等许多方面,贪污公款、受贿收贿,插手基建工程、干预商业交易,花样繁多。
    
    这批官员走上司法岗位也多是半路出家,如张东阳早年在公安部门工作,后任辽中县委书记、沈阳近海经济区党工委书记、沈阳综合保税区管委会主任等职务。周建明一直在基层担任县劳动人事局局长、县委宣传部长、县长等职,后调到政法部门。杨谋林虽然在中央党校获得法学硕士,大半时间也是在党政机关从事办公厅秘书工作。司法专业水准也能力无疑大打折扣。
    
    在这样的司法生态下,司法独立可能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寻租空间和腐败机会,将司法系统变成为所欲为的独立王国。当然,这并不是说要阻碍司法独立的进程,而是在司法改革中应当更为稳妥理性,不能把司法独立当成一蹴而就的灵丹妙药,必须通盘考虑,在制度设计上更周全,更完善。就像王岐山「打铁还需自身硬」、清理门户、规管纪检干部一样,在司法系统内部要有完善的内控机制,避免司法独立走了味,成为某些人谋取私利的新工具。防范重蹈过往有人假借改革之名拥权自肥、中饱私囊的覆辙。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9/2014092109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