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边界:电视盒与视频APP为何让当局如临大敌?
(博讯2014年09月19日发表)

     边界 评论员
    
    边界:电视盒与视频APP为何让当局如临大敌?


    国家广电总局据报已向各互联网视频企业发出最后通牒,要求本周内所有视频网站电视APP必须下架。
    
    9月18日下午开始互联网上陆续传出消息,国家广电总局要求视频网站下架TV端APP程序。据报当局已经向各互联网视频企业发出最后通牒,要求本周内所有视频网站电视APP下架,下周检查,否则将取消其互联网视听牌照,并停止服务器。
    
    消息传来,网上一片哀嚎指责之声。有网友甚至调侃,「假日办结束使命,什么时候轮到广电总局」。近年来基于互联网的电视盒产品发展迅猛,而电视盒搭载的商业视频网站APP,以海量视频内容,尤其是制作精良的英美剧集,让年轻一代人逐渐脱离了欣赏电视的习惯。最显著的结果是导致所谓「开机率」的下降。有媒体引用《中国视听新媒体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北京地区的电视机开机率甚至从几年前的70%下降至2013年30%,电视观众的年龄结构出现老龄化。
    
    对此,广电总局今年以来可以说针对互联网电视盒和与视频网站,打出了一系列「组合拳」。光是在7月份,不仅约见中央三大台(央视、国广、央广)领导以及广东、浙江、湖南、上海四大台及地方局,就互联网电视管理提出明确要求,还下令所有智能电视盒必须安装官方操作系统,叫停电视盒回看功能,强调互联网电视播出内容必须与传统电视保持标准一致、管理尺度一致、版权保护原则一致。接着又下令整顿互联网电视,无资质境外剧须在一周内下架,并要求关闭电视盒视频APP。本周的清剿行动延续了7月份时的「凌厉攻势」。
    
    总的来开,出台的一系列措施围绕着两方面进行。一方面是通过强制性安装的官方操作系统来加强播控平台的审批,以强化对于通过电视播放的互联网视听内容审查,另一方面则是防止互联网内容与传统的广电系统内容提供者形成竞争优势。比如广电总局点名批评「百视通」小红盒子载有优酷等商业视听节目网站客户端软件,「为大量未经国家批准的境外影视剧及含有色情内容的微电影、网络剧等节目进入电视机提供了技术支持和通道,严重违反了中央要求和总局相关管理政策」。
    
    出台如此严厉的监管政策,首先是利益之争——电视盒与互联网视听产品极大触犯了广电旗下有线电视运营商利益,有业界人士就认为,去年一年电视盒3000万台新增量,已经与有线电视用户量持平。照此趋势,传统电视台无论是收视率还是广告收入势必受到严重影响,因此不排除有中央或地方电视台向总局「告黑状」的情形。
    
    而实际上,无论是传统电视台播出的电视节目、安装官方播控平台的电视盒子,还是商业性质的互联网视听节目,在中国都是经过审查的产物。广电总局对电视盒子和视频APP大开杀戒,一方面是利益使然,另一方面,则是对于电视这种最为有力的宣传工具失守的恐惧。与传统有线电视比起来,通过互联网观看视频节目,内容更丰富、插播广告相对较少,且观看不受时间限制,但互联网视频的终端是电脑和手机,从试听效果来讲,比不上电视机大屏幕。假如让互联网直接接入电视机,那么,内容审查有失控危险是一方面,更要害的方面在于人们的观看习惯改变,将意味着当局进行意识形态宣导及教育的空间、手段将大为缩减。
    
    有研究电视的媒介学者早就指出,家家户户客厅里的电视机,类似于现代「圆形监狱」的效果,通过控制内容供应方——电视台,当权者获得了直接进入千家万户进行监控和规训的渠道。互联网电视则打破了电视台作为内容提供「总闸」的功能,观众可以选择看什么、怎么看、什么时候看。八十年代广东珠三角地区,家家户户竖起「鱼骨天线」收看香港电视,当局取缔难以奏效,采用了通过本地有线频道转播香港节目,然后从中进行内容审查的做法。然而技术发展的程度,已让当局再难复制当年这种「精细管理」的手段,而改为更直接也更为粗暴的封杀。
    
    然而,这种做法是否能够达到目的——一来把观众拉回广电系统有线电视,二来控制境外内容的传播,继续强化电视作为最有力意识形态工具的地位,目前看来,形势并非当局希望的那样乐观。尤其,过去是新闻媒体抱怨宣传部「掐脖子」,广电总局的抉择直接面对观众和用户,目前出台政策的严厉与粗暴,已在民间激起了广泛的对立情绪,尤其以青年人为什。可以断言,由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无远弗届,已让过去那种至上而下、「垂直传播」的宣传模式受到了全面的挑战。对于当局来说,比舆论阵地失守更可怕的,是舆论阵地的失效——没有什么比民众对你说的话、唱的戏不理不睬更可怕的了。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9/2014091910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