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边界:宁财神与「不会道歉的自由至上论者」
(博讯2014年08月25日发表)

     边界 评论员
    
    边界:宁财神与「不会道歉的自由至上论者」


    网友对宁财神「不认错」耿耿于怀,因宁财神吸毒对他们构成了伤害。
    
    近日,宁财神可火了,因为他吸毒,更因为他「不认错」的态度。 8月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1+1》栏目全面梳理了今年因涉毒走进看守所和监狱的国内演艺圈多位编剧、导演、歌手和演员,主持人白岩松斥责其中毫无悔意的宁财神「应该再踹他几脚」,而宁财神则于8月18日下午在微博驳斥白岩松的批评:「人这辈子谁还没犯过错啊?做错事,嘴上说后悔有毛用啊?是爷们就长点儿记性争口气,以后不在同一个地儿崴脚就是了。哭得梨花带雨悔不该当初这种演法,除了满足陌生人的观影期待,还有其他意义么?」态度之蛮横,让不少网友「意外」。当然,在网友的炮轰下,宁财神最终将自己的微博改名,并删除了不当言论的微博。
    
    网友为什么对宁财神「不认错」耿耿于怀?因为在他们看来,宁财神吸毒对他们构成了伤害。宁财神是个平日在媒体平台喜作人生导师状指导大众的「公众人物」,民众对他的追粉自然有对他价值观的认可,一旦发现他吸毒,无疑会有「所托非人」,甚至有「瞎了眼」的感觉。这时候如果宁财神能道歉自然你好我好,美国作家拉扎尔的《道歉》一书认为,通过道歉,受害者确认了双方关系中潜在的某种规则和价值观,他可以说:「我确实还是你心目中的那个人。」双方有了信任,双方的关系再次趋于稳定,并具有了可预见性。可宁财神现在显然破坏了修复的机会。为什么他就不肯认错道歉呢?宁财神的朋友说他是「拗」,《道歉》一书却认为,有的人怕道歉是因为认错道歉会让他产生一种软弱、无能、失败、愧疚、耻辱的感觉,并丧失自尊或自我。说白了,宁财神一直自信自己是民众的人生导师,这种智力优越感是他自尊的基础,现在认错了道歉了,那岂不是承认自己的智力优越感是虚妄的?
    
    其实,类似宁财神的困境,之前的范跑跑也犯过,我把他们称为「不会道歉的自由至上论者」。怎么说呢,越是个体自由权利意识饱满的人,当自己言行与社会普遍价值冲突时,错得就更不可救药。范跑跑当年到底错在哪?不是因为他首先跑了,也不是因为他作为一个老师首先跑了,而是因为他作为一个老师首先跑了后还大肆宣扬。同样的,宁财神错在哪?错在他根本不知道,他在公众媒体讲「不认错」已经构成了一种对公众的冒犯行为。
    
    宁财神以及他的少数支持者口口声声「我的身体我作主」,可在吸毒这事情上,这种「自己作主,与他人无关」的逻辑是可疑的。首先,即使说某些毒品成瘾性不强(大麻也往往会推动人吸食成瘾性毒品),那也是指大麻,而你宁财神吸的可是冰毒。其次,法律对吸毒的惩戒是一种预防原则,即预判吸毒的人不但伤害自己身体,而且会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和伤害,你可以说吸大麻跟喝酒一样没什么,但说吸冰毒也跟喝酒一样就鬼都不会信。更关键的是,宁财神不认错道歉,这一行为会对他的粉丝造成暗示,「吸毒也没什么嘛,不就关几天嘛,人家财神出来多拉风啊,该吃吃,该喝喝,照样站着把钱赚了。」也就是说,法律惩戒和威慑原本是够用的,但因为「公众人物」宁财神出来后到处说「不认错」,就将法律的惩戒和威慑消解了,人们看不到他因错误承担的代价,也就成了变相鼓励吸毒。这也是为什么白岩松会对宁财神穷追猛打的原因。
    
    对于范跑跑、宁财神之类偏执的「个人权利至上论」者,仅仅道德批判是不够的,因为道德批判反而让他们产生「先知不被理解」的殉道感,这实在够滑稽的,因此必须从认知上摧毁他们的「执拗」。自由主义者不是喜欢谈哈耶克吗?其实哈耶克在1960年皈依了演化思想,并从原先的方法论「强个人主义」走向了兼顾群体选择范式的「弱个人主义」。因此他说,作为演化的经济系统,其间的价值和目标不由我们的个人智慧来审判,而是根据群体的衰落作出判断,如果群体衰落了,便证明我们坚持了错误的信念。经济秩序中,知识、目标和价值都是演化的结果。所以,吸毒是否错误,不能仅从「我伤害的是我自己的身体,我又没伤害别人」来论证,而必须兼顾群体的忧虑和考量。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8/2014082506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