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杨彼得:邓小平获中央高调纪念了吗?去年纪念毛泽东也如此
(博讯2014年08月22日发表)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杨彼得:邓小平获中央高调纪念了吗?去年纪念毛泽东也如此


    任何对中国政治有持续观察的人都应知道,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的活动一点儿不高调。
    
    近期陆续有媒体宣称,「中国官方高调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云云。还有媒体断言:「高层领导人集中地纪念已故领袖的现象,凸显出官方透过纪念文章营造声势,进一步为继续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制造舆论。」这实在是一种想当然的主观臆测,谬以千里,根源在于缺乏对中国政治有耐心的持续的观察。
    
    中国官方所谓的「高调」,据部分海内外媒体报道,各地从2014年初就开始了纪念活动,数日前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在中央电视台开播;在距离邓小平诞辰110周纪念日还有三天的时候,这种纪念活动走向了高潮,多名中共高层领导人在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杂志、《人民日报》等发表文章,纪念邓小平。最高的「高潮」,无疑是8月20日七常委出席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纪念座谈会,总书记习近平作了讲话。
    
    任何对中国政治有着持续观察的人都应当知道,这样的纪念一点儿不高调。当然也不能算很低调,去年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也是如此纪念的。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算是一碗水端平吧,因为两人都是党所认定的「伟人」,自然不宜厚此薄彼。但是再往上溯,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和110周年的年份,瞧瞧媒体、民间和官方的那股热闹劲儿,岂是现在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所可比拟?记得当年中共中央提年一年多进行部署,安排了一系列活动,至少中宣部提前发文对媒体宣传提出了明确要求,民间也掀起一波波高潮。
    
    今日之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电视剧、文章、座谈会固然都有,但只能算是「行礼如仪」,说穿了是点到为止。人民大会堂的座谈会提前2天开了,习总书记21日赴蒙古访问,这似乎是说,纪念座谈会提前开是因为习有重要外事在身。但接下来的媒体焦点已经转为中蒙关系,从21日起纪念邓小平的氛围已经全无。
    
    环顾今日之中国,已然是一个价值多元社会,民众所重所好莫衷一是。从政治上讲,人们分化成左、中、右三派,中共选择的是一条所谓「中道」路线。从情感来看,中国人的倾向性更复杂,毛泽东将中国玩成了一个烂摊子,但他仍然受到社会中下层的崇拜,也受到上层高层的理解。很多人享受着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繁荣,也继续着对卡理斯玛型领袖毛泽东的个人好感。
    
    近日我在四川成都街头转了几圈,发现当地一些乌木工艺品商店里摆放着邓小平的乌木雕像,可见邓小平被四川老家人认可为一个可以对外推销的偶像。但这是否表明老家人特别崇拜他,抑或只是一种商业策略?坐在一辆的士上,听司机与其同事通过手机聊天,聊到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我的的士司机认为邓小平对中国发展功劳很大,但对方显然是拿毛泽东与邓小平比,我的司机以一个众所周知的说法回应:毛泽东使中国人站起来了,邓小平使中国人富起来了。
    
    中国社会对邓小平诞辰110周年的纪念,并非大家对邓小平的历史地位有何共识,而是凸显了价值分化。人们愿意谈论邓小平诞辰110周年这个话题,各有动机和目的,很多人其实是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官方机构或许是想立「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这个神主牌,赢得某种执政的合法性;有些人想借邓小平做「全面深化改革」的文章,推动中共落实全面深化改革的承诺;还有些人其实是强调甚至清算邓式改革的历史性不足,呼吁启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中国的民主化诉求,在知识分子群体中大有市场。
    
    在这种历史背景下,纪念毛泽东与邓小平,固然可以讨好一部分人,但也可能引发巨大争议,导致改革本身出现方向分歧和价值分裂。 2012年习近平当选总书记后首次出京考察,选择重走邓小平南方谈话之路,当时舆论普遍认定习近平是刻意宣示改革,而且很多人往政治体制改革方向联想。但习近平可能觉得,这是对其政治路线的「片面理解」。他要避免「片面理解」,避免人们的期望值过高。相比于前任江泽民和胡锦涛,习将毛和邓的纪念规格一体降低了,明显作了淡化处理,目的很可能就是避免任何片面的联想。
    
    习近平承诺「全面深化改革」,但对于自信的习来说,他并不需要运用邓小平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的神主牌,更不想给人们留下他需要依赖这个神主牌的印象。在今日中国,改革具有高度社会共识,如果说改革也存在巨大阻力,那也只是因为涉及到利益集团的切身利益而引发的本能反弹。纪念邓小平,并不能消除这种阻力,它并不像有些人以为的那样,是一个可以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的策略。至于习所运用的策略,主要是整党管党、强力反腐,功夫在舆论宣传与纪念「伟人」之外。
    
    虽然人们将「全面深化改革」的重任寄望于习,但习孜孜以求的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圆梦是习近平给自己的历史定位,而改革相对而言只是一种手段。圆梦的自信,肯定让习相信自己将与毛邓比肩而立。有了这种自信,习近平不会让自己拜倒在毛邓脚下站不起来。虽然他在讲话中时常引用毛邓的名言警句,但他要昂首挺胸地说话。
    
    伟人固然伟大,但其所以伟大,一半是因为你拜倒在他们脚下。在邓小平逝世的追悼大会上,江泽民曾经流着眼泪歌颂邓的丰功伟绩。习也承认他们的伟大,但习不会跪下去仰视。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8/2014082210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