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边界:铁腕改革要改什么
(博讯2014年08月20日发表)

     边界 评论员
    
     中国的大局走势,一直逗引着两种猜测:一是上层正在进行着激烈残酷的权力斗争;二是铁腕反腐之后将会进入铁腕改革的新阶段。但事实上,上层究竟是怎样的权斗,哪派跟哪派斗,都是黑幕重重;而所谓的铁腕改革究竟会是一种什么路子,也没有任何迹象可以显示。呼之欲出的改革,其实一直迟迟不出,这本身就是中国当下政局最值得玩味的信号。
    
    观察者和评论员,很喜欢将中共建制之后的历史划分阶段:
    
    前三十年是国家全能主义,高度集权的政治体制,掌握着个体的方方面面,甚至是私生活、大脑内的思想、夫妻父子人伦都无一幸免。国家是唯一的建设力量,国家又是唯一的建设对象,经济是国家的经济,社会被冻结,个体被工具化。
    
    改革开放的三十年,虽然千难万难才确立起了市场经济,但尤其是自1992年开始,中国进入到市场万能主义。金钱成为全体社会唯一的信仰,个体生活得到了一定的解放,经济上的能量被有效释放,造就了巨大的社会财富,权力和资本勾结,则酿成巨大的腐败。同时,社会贫富差距触目惊心。
    
    现在各路人马都开始纷纷来定义接下来的三十年会是怎么回事。习近平开启的强力反腐与党内整风,似乎为新阶段打了一个基础——中国共产党作为统治力量,要具备领导中国下一个三十年的能力。但无论是深化改革,还是以法治国,都是某种意义上的前三十年的余脉,是修修补补的功课。至于国企高管降薪,国企利润全民化,也只算得上是某个部门领域内的改良,而且在欧洲国家也有先例,并非社会主义的独创。
    
    至今为止,只有「一党民主」的提法算是有点新气象。
    
    但是,一党与民主,本身就是一对矛盾体,世界上从未见过成功的例子,理论上也完全无法自圆其说。以当下中共党魁习近平已经呈现出来的姿态,他更需要的反而是集权,显然他也不会允许有针对他的党内民主出现。所以,一党民主,也许就只是几千年来「贤明君主制」与「开明专制」的新衣裳,既经不起推敲,更经不起观察。
    
    如果我们不回避人类历史发展的共同经验与智慧的话,那中共其实不必继续独自摸石头过河。改革开放对于共产党的原教旨意识形态来说,是巨大的突破,而本质上却不过只是回归了人类发展的常识。如今来探讨中共如何领导中国继续前进,仍然有两个人类文明的公约数值得借鉴:
    
    一个是制约公权力。西方国家依靠多党政治、司法独立、媒体监督等制度安排,来防范公权力作恶,来预防惩治腐败,效果有目共睹。但中共深惧自己的执政地位受威胁,对于如此系统性的改革,完全没有动力,而只能以庞大身躯而屡屡向弹丸之地的香港、新加坡的治理经验学习,至今依然只能依靠锦衣卫性质的中纪委来杀伐震慑。
    
    但多党政治、司法独立与媒体监督三者中,也本不是完全一体的「资本主义虚伪民主」。因应中共执政权的核心利益,只有多党政治最不可接受。而媒体监督则大有可为,在中共原本的文宣传统中,各地的党委机关报,是可以监督同级党委的;而以南方周末、财经杂志、新京报为代表的媒体,则创造了一种跨区域媒体监督的「中国道路」。但十多年来的维稳政治,将这一切正常有益的媒体生态全部扼杀殆尽,媒体变为万马齐喑的传声器。
    
    王岐山说,反腐通过指标来为治本赢得时间。但他没有明言什么才是反腐治本。从党内整风的路子看,这所谓的治本,切莫是要从灵魂上改造人性,将党员练成特殊材料者。没有媒体监督的反腐,最终都无法走远、走稳。既然这么多年的司法体系,都开始考虑垂直管理,说明在西方普世价值的司法独立,与有中国特色的司法传统之间,还存在空间,那同理媒体监督这柄利剑,也不是不可以重新磨利了,再发挥出一点约束公权力的价值。
    
    第二个公约数是公民社会。这个前几年热度极高的概念,近几年突然沉寂,这仍然跟当局反感反击普世价值有关。事实上,公民社会强调个体的公民属性,更强调社会的自我建设。在很大程度上,公民社会是一个可以跟政治政权保持一定距离的范畴。如果前文提到第一个三十年是国家建设,第二个三十年是市场建设,那接下来的第三个三十年,就应该是社会建设。以公平和自治为核心,社会建设正是可以唤起中国朝野上下又一个改革共识的关键词。推动这样的社会建设,中国共产党既不需要担心自身执政地位的旁落,甚至还能以此强化自身的执政能力,让社会自我管理它所能管理的事物,政党政府的许多病症问题都能得到有效的缓解。
    
    但凡改革能够真正起步,大都是危机倒逼。国家的治理出现了问题,执政者需要面对,当自己束手无策时,放手让社会智慧自我解决。这个逻辑放到今天依然成立。中国的国力固然已经是今非昔比,但是所积累下来的问题却也同样远超往昔。我们期待这样的起步能够尽快地迈起来,否则失去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可能是最后的机会。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8/2014082010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