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木然:跪着维权最可恶 请站起来维权
(博讯2014年08月08日发表)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木然:跪着维权最可恶 请站起来维权


    通过分数线而不能入读沈阳音乐学院的学生家长,早前在辽宁省教育厅门前集体下跪讨说法
    
    据报道:今年近200名考生通过沈阳音乐学院分数线,却被告知无法录取,原因是没有相应数量的招生指标。 7月30日,四十余名学生家长代表在辽宁省教育厅门前集体下跪,以祈求辽宁省教育厅出面给予说法。长时间在高温外下跪,有家长更是当场晕倒。
    
    这种下跪请愿,不是一件,而是多件,辽宁的下跪,不是最后一跪,还会有很多的后来者。这种下跪,即可悲,也可怜。这表明,人们肉体活在当下,活在文明的世界,而精神则活在古代,还没有站立起来。肉体直立,精神爬行。是一个精神爬行的动物。
    
    中国式的维权,无论正当与否,都有一种怪现象,这种怪现象,就是下跪,似乎这么一跪,包青天就出来,包青天如果不出来,就有好官出来,好官如果不出来,也让官员失去了道义,官员不解决都不行。如果官员不给解决,那么媒体就会发酵,媒体一发酵,问题就能解决。这种以放弃尊严的方式获得人们的理解、同情和支持的维权,在一个文明社会里,或在走向文明的社会里,就显得极为老套了。更为重要的是,现在人们的观念已经变化,这个观念的变化就是,人们已经放弃臣民维权,而是选择公民维权了。跪着维权,获得的支持率正在下降。
    
    在中国传统政治文化中,只有一个人有尊严,那就是皇帝。除了皇帝之外,所有的人都是臣民,臣民具有下跪的义务,皇帝具有恩赐的责任。就是皇帝恩赐给臣民的死,恩赐给臣民的流放,都需要谢主隆恩,都需要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受几千年专制文化的熏陶,下跪已经成为臣民的思维方式,行为模式,生活方式。就是皇帝之下的各种衙门,臣民进去诉个冤屈,也得跪着。如果让衙门办点公事,也得跪求。这个民族,在皇帝的淫威之下,就这样成为一个下跪的民族。
    
    现在皇帝没有了,衙门也没有了,但在皇帝与衙门依然活在臣民们的心中。臣民没有政府,没有党,没有组织,没有宪法和法律,没有公民与尊严的概念。他们不知道,站起来维权,让政府臣服于民众,才能够真正的维权。只是这件事,这样的道理,他们可能听不进去,他们只知道自己的利益,只要能维护自己的利益,无论采取什么样的臣民手段都可以采取。下跪根本就不算个事。
    
    下跪的人可能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给政府下跪,政府的官员获得是高高在上的快感,是运用权力的快乐。越是下跪,官员的屁股就越稳当。臣民的素质最有利于他们享受权力,最有利于他们巩固既得利益,最有利于他们反对改革。官员们会说,中国人的素质不高,其素质还停留在臣民素质上,就是给他们自由,给他们尊严,给他们民主,他们也不会用。臣民们只需要包青天,只需要一个好人好皇帝。在这种条件搞民主,最后还会变成民之主。民在官之下,官在民之上。
    
    中国的宪政民主建设,需要建立一个好的公民文化,只有公民文化,才能让宪政民主建设起来,才能让宪政民主良性地运行起来。建立公民文化,就要破除臣民文化,让臣民文化没有市场。要破除臣民文化,就要解除下精神下跪的枷锁,让臣民在精神上站起来,让臣民在精神上能直立行走。让臣民变成公民,使公民能站起来维权。如果总是精神上下跪,不能站起来维权,对臣民没什么好处,对国家与社会也是一个极大的伤害。对于每一个人今天所能做的,就是对下跪维权不再支持,对下跪行为进行声讨与批评,使下跪维权成为耻辱的事情。一个下跪的民族是不可能支持宪政民主的蓝天的。
    
    现在出现了一个好的苗头,就是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公民的重要性。人们在看到下跪维权的同时,也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站起来维权。他们举着标语,喊着自由民主的口号,通过站起来的实际行动进行维权。我们可以在律师队伍中、在强拆队伍中、在强征土地队伍中、在媒体队伍中看到站着维权的勇士。站着维权的人,都是时代最可爱的人。跪着维权的人,都是时代最可恶的人,也是最可怜的人。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8/2014080811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