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边界:潘石屹捐资哈佛与「爱国」无关
(博讯2014年07月26日发表)

     边界 媒体人
    
    
    
    边界:潘石屹捐资哈佛与「爱国」无关


    潘石屹夫妇向哈佛捐巨款,在国内引起争议。
    
    近来中国富豪接连在海外做慈善的新闻不少,陈光标先前在纽约给露宿街头的穷人发美金,还招来不少非议。如果说陈光标的举动有「博眼球」之嫌,甚至在一些外国媒体眼里,属于不按常理出牌的突兀之举,那么,潘石屹此次在哈佛设立奖学金,则颇给外界以「按国际规矩办事」的印象。
    
    在美国,像哈佛这样的顶尖私立大学,其办学资金大多来源于私人捐助。假如撇除狭隘的国族迷思,中国商人捐献美国高校,未尝不可。毕竟人才和知识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而全球化时代,人才、知识、财富的流动加速,多年来海外工作生活的中国学子往来穿梭,助力祖国进步,这一点有目共睹。张欣回应外界质疑时强调受资助学子学成后「对人类的贡献」,「然后才是他到什么地方去工作,所以我们没有任何这些要求」,颇能体现以上「世界主义」观点。
    
    应该说,在海外捐助的问题上,把商人和爱国联系起来,潘石屹不是第一例。李嘉诚撤不撤资,外界将其视为李家是否「爱国爱港」的晴雨表。不问政经大势与商业规律、不考虑商人念兹在兹的投资回报率,单问「爱国不爱国」,对商人有失公允。毋庸讳言,捐资助学等慈善义举,是商人运筹商业王国整体发展与布局中的一环——于公,营造企业良好形象,投资未来海外人脉;于私,为子女入学创造便利,甚至像某些阴谋论者所说,为将来必要时转移资产「留条后路」。与那些阴谋论者们的意见不同,我认为从保护私权的角度,商人的投资(包括慈善)总涉及商业利益最大化,潘的做法其实无可厚非。国人要形成保护私产和法治的观念,就必须放弃那种把私人投资与商业行为贴上「爱国」与「卖国」标签的旧习。
    
    虽然潘石屹的做法无可厚非,但他为自己海外做慈善(实为投资)找的理由,却难以令人信服,遇到非议辩解起来也理不直气不壮。比如,潘声称希望更多中国优秀贫困生接受世界一流大学教育,而哈佛每年录取中国籍本科新生不过两位数,去年只有9人。且不说「能到国外读书的有几个来自贫困家庭」,按照哈佛的规定,只要被录取的学生家庭年收入低于6.5万美元,就有全额奖学金。从理论上讲,根本无须潘多捐一笔钱来「锦上添花」。潘石屹夫妇百般辩解,强调「只资助中国学生」,足见只要涉及海外投资与捐助,总有一把悬于中国商人头顶的「爱国」达摩克利斯之剑,时时显出威力。
    
    明明是投资生意经,却强拉「爱国」做幌子,拿「贫困子弟」当挡箭牌,以合理化、道德化自己的投资行为,难免左支右绌。致力于让更多寒门子弟接受世界一流教育,看上去事关「教育平权」,但「教育平权」的主战场应在国内而不在国外。像在北京,许志永入狱前就一直推动「新公民运动」,其中内容之一,便是「反对户籍隔离,争取教育平权」,为非北京户籍的外来人口子女争取受教育平等权利。其时因支持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商人王功权被捕,获保释回家后,身为北京市人大代表的潘石屹曾与其合影以表支持。依我看,此举胆识非凡,将视为商人「冒险」支持教育平权的「爱国」之举,未尝不可。相比之下,媒体讨论潘石屹以私人资产捐资哈佛,「爱国」却成指标,实属虚妄。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7/2014072611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