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正慧:我为何占中
(博讯2014年07月09日发表)

    
    
    陈正慧:我为何占中


    
    记得第一次参与游行,是零三年的七一。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廿三条是什么,只能从家人口中得知,廿三条立了法,言论自由将遭受打压。我还记得倒董的海报上的生日蛋糕,忌廉间还夹杂着杂果。
    
    那时候还小,现在成熟了,觉得自己有责任了解零三年发生过什么事,不是大人说什么就什么,须知道被洗脑是件恐怖的事。
    
    廿三条中,「分裂国家、煽动叛乱」等,会否成为打压言论自由、和平集会的理由?不知道,但已足够造成香港人恐慌。
    
    在零三年区议会中,由于民建联支持廿三条立法,以及当时主席曾钰成「被误导」之言论,导致于206人参选中,只有62人当选。值得留意的是被称为民主派坟墓的北角锦屏选区中,空降的长毛梁国雄谨二百多票败给民建联的蔡素玉。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终为选举失利负上责任辞去主席一位,由马力接任。
    
    由这一役中,不论是建制派还是中央都应该吸取教训:对付香港人,不能一刀切,但可温水煮蛙。
    
    这么多年过去了,看着泛民四分五裂,如何赢了选票,输了议席,实在心痛。每年七一市民还是上街,这么多年还是叫着普选,不管是妈妈,还是我,也有点麻木了,也开始缺席七一游行。
    
    记得梁振英未上任,已大批人游行请他下台,那时候我觉得很可笑:尚未有政绩就被你们拉下台,是不是太过分?
    
    时间过去了,还记得梁振英参选时说泛民建制一起饮啤酒?不可能了,变身药水失效后,狼终归都是狼。由高铁到国教、新闻工作者受袭、免费电视牌照、基本法白皮书、强行通过东北发展,我感觉这香港很陌生,政府愈来愈强硬,我不知道我再沉默,他们会推出什么政策。
    
    深深明白多年游行,什么也得不到,到今天连句「早晨」都欠奉。行动有必要升级 - 公民抗命。
    
    老实说,占领中环,我是害怕的。
    
    不是害怕被捕,只是一旦出了乱子,我们所有人都将是「暴民」,都可能被武力镇压。
    
    预演和平占中,必须有神一样的队友。
    
    出发往遮打道前,家人发给我被捕需知,那个时候我觉得很夸张,因为我未有必然留守的决心。到达后,大会派发行动需知,多次提醒集会市民可能被起诉,必须清楚自己的底线在哪,不能有半分侥幸的心态。目睹集会大家都相当和平刻制,多一人多一分力量,集会也愈安全,我又因何退缩?于是,我坐下了。
    
    夏天的七月,何其闷热。当有人体力不支倒地,大家发挥守望相助精神,把伤者抬离。期间警方多次广播,我们已违法;也有传闻,说要水炮、催泪弹清场,泪终掉下来了。不是害怕,只是愤慨。集会一直直播当中,全世界能为我们作证:我们和平理性,他们怎能用这般武力清场?
    
    幸而传闻不是真的,但警方不断尝试请传媒离场,那刻也害怕:传媒撤了,谁去报导真相?传媒不愿离去,他们的坚持,实在为我们打了支强心针。
    
    警方数次传出清场,互不相识的示威者们手扣手,躺着其他人的足充当枕头。我前面的示威者怕我很累,不敢躺下。我拍拍他的头,说道:「瞓落嚟啦!我ok!」后面示威者也说:「你瞓我大脾啦!」那种汗水与体温的交缠,远胜情侣间的拥抱。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我终能明白裴多菲的诗句。
    
    令人发指的是,执法的警方有便衣混进人群大叫口号,更叫示威者冲上台拉某某来打,企图令示威者起哄。有趣的是集会人士反问:为何你不先走上台?便衣见行踪败露,也逃之夭夭了。
    
    令人心寒的是,报导上指便衣混进人群中,我本来半信半疑,谁知便衣就在我附近。最可怕的是便衣不是控制秩序,而是制造混乱。
    
    破晓时分,一众示威者抬头望,看见了阳光。那刻是感动的,我们今次的公民抗命行动将成功,为香港的公民抗命运动揭起了序页。
    
    在遮打道清场中,我目睹警员礼貌请示威者合作,并抬走他们,过程和平;也有警员夹硬屈示威者手腕,逼他们自己行,示威者有些大喊好痛,有些更痛得哭了。嗯,这是警察与警贼的分别。
    
    到达黄竹坑警校,有警察在我有轻微中暑现象后请我吃东西,也为我弄来清水。也有警察拖延时间,不让我们见律师(事实上律师已掌握我们的名单,并要求见面)。
    
    我明白警察也是打份工,未必人人都有反抗上级的勇气,何况,秋后算帐是件可怕的事。但武力对待示威者,又有必要吗?当警察成为磨心,得益的是谁?我们也要想想看。一定有不少警员不满示威者,但值得留意的是,有警员与我们站同一阵线。
    
    有人说我们不过是人家的棋子。我却要为自己平反:读了这么多年书,都只是人家棋子,岂不柱为人?在预科那年,中化老师再三提醒我们要有独立的批判思考,那是我学过最宝贵的东西。
    
    有人质疑为什么支持占中的人不「带」子女游行。子女都是独立的个体,不是家长的附属品,不由你们「带」不「带」。况且家长们,你既觉得占中是洪水猛兽,没关系,让我为你子女作盾。何况我也是香港未来主人翁,谁也无权阻止我抗争。
    
    社运中,不同人有不同的岗位,有学生要撤物资,有律师要帮助社运人士,有老师要声援被捕学生。一窝蜂被人拉,那真是心口得个勇字,就真是冲动了。
    
    衷心感谢各界到场支援、声援人士,愿我们香港人明日都有一个真普选的制度!
    
     
    
    作者简介:大专生、2014年7月2日占领遮打道集会者之一
    
    来源:主场新闻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7/2014070913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