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莫之许:微博近黄昏
(博讯2014年07月09日发表)

     莫之许 独立评论人
    
    莫之许:微博近黄昏


    新浪微博赖以迅速崛起的操作,也隐藏了方便当局绞杀的后门。
    
    7月7日,拥有742万粉丝的李承鹏新浪微博号被销号,一并消失的还有他的新浪博客和腾讯微博号,显示封杀的来头不小。旋即,《环球时报》即发表署名为单仁评的评论「李承鹏被销号,早晚注定发生」,称「『李承鹏模式』在中国不可能无限走下去,当它突破了底线时终将受到制约,这已是越来越清晰的现实轮廓。」事实上,李承鹏并非第一个遭遇封号遭遇的超级大V,2013年,拥有400万粉丝的慕容雪村新浪微博号也被注销,至于数十万级别的其他自由化大V,被注销的就更多了,这当然显示出当局对网络自由化言论的高度警惕,以及对新浪微博这样超级平台的严密控制。
    
    2009年乌鲁木齐七五事件之后,饭否关闭,新浪随即推出了微博服务,并很快赢来了爆发式的增长。许多观察者将新浪看作是中国的Twitter,有意思的是,早期的新浪微博域名t.sina.com.cn也选用了t作为前缀,似乎是在向Twitter致敬,但从一开始,新浪微博无论是在产品设计还是在运营方式上,都迥然有别于Twitter。其中最大的区别在于,Twitter其实就是一股信息流,无论是转发还是回覆,呈现在每个用户面前的,都是沿时间线展开的一条条推文。而新浪微博则创造了于一条微博正文下进行转发、评论的功能,通过进入特定用户的页面,其粉丝可以摆脱沿时间线的信息流,驻留在某条微博之下持续讨论,这其实就形成了一个内嵌在信息流之中的迷你BBS,而新浪微博也因此成为既有信息流,又内嵌了无数迷你BBS的超级平台。
    
    这样的设计与新浪本身的基因有关,新浪的前身就是四通利方BBS,包括新浪微博的主管在内的诸多人士均出自这一时期。而在另一方面,这样的设计也更有利于新浪的商业目的:新浪在博客时代的成功,积累了大批的名人资源,将这样的资源导入微博,是新浪微博寻求快速崛起的核心运营策略,通过这样的设计,大V的每一条微博,不再在信息流中一闪即过,而成为独立且可以反覆被粉丝们追捧的内容,既方便粉丝们追随大V,也更有利于大V将特定内容传达到粉丝群体,从而形成一种紧密而又单向的联系(与Twitter相对松散但平等的联系相比),这其实赋予了大V一种特殊地位,更有利于吸引大V入驻新浪微博。
    
    这样设计还有另外一重效应:通过用户页面可以进入特定微博反覆评论转发,个人页面在事实上也就成为了类似自媒体的存在。用户就特定议题的持续表达,既可以在信息流中获得广泛传播,又能够在页面下反覆讨论,持续转发,不断发酵,对于大V而言,这样兼具信息流扩散和持续发酵的设计,更容易形成热点话题。
    
    围绕这样的设计,新浪一方面通过推荐乃至赠送粉丝、推荐微博等方式,迅速制造出了动辄数百万乃至数千万粉丝的超级大V,另一方面,又通过围绕大V制造热点话题,为大V进一步吸引粉丝,扩大影响创造条件。应该说,新浪如此操作是极其成功的,在批量制造大V及其影响力的同时,新浪微博的用户数量与影响力也迅速膨胀,俨然成为了一种现象。在新浪微博早期的黄金岁月中,许多人甚至开始幻想「微博改变中国」,围绕微博的存在,开始设计各种推动方案。
    
    这样的设计和操作下,新浪微博尽管也有社交平台的属性,但与其说是像Twitter这样的社交平台,不如说是一个内嵌无数BBS甚至是自媒体的超级媒体。在其崛起过程中,新浪微博官方作为管理方,通过制造大V和营造热点话题,掌握了更多的主动,拥有了更大的Power,而那些被新浪选中,或者与新浪紧密合作的大V,也因此迅速积攒了巨大的影响力。然而,如此超级媒体的存在,在一开始就能嗅到不祥的气息。
    
    首先,新极权体制容许一定的文化消费自主,却从未放松过对于内容的根本管控,且通过现有的文化、影视、新闻、出版体制,始终掌管着内容提供的直接控制。网络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打开了一道缺口,已然引来了一轮又一轮的限制和管控,微博这样的新兴超级平台,势必要被纳入新的管控之中。其次,新浪微博尽管有其独特设计,仍然保留了社交平台的属性,各种草根维权信息,也得以跻身于信息流中扩散放大,一旦经过有影响力的大V的推波助澜,又或者是大V们的议题设置获得了草根粉丝的热烈响应,就会形成从话语到行动,从线上到线下的聚集效应,前者的典型事例如钱云会事件,后者的典型事例如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而所有类似事件,都对现行维稳体制带来了挑战。
    
    最后,作为超级平台,一旦出现为大众所关心的突发事件,新浪微博不仅能够最大限度地传播信息,话语大V们还能够迅速地对事件进行分析、评论,于短时期内形成某种或许不为官方所喜的压倒性舆论态势,宜黄自焚、上海大火、723动车事件无不如此,这也同样对日益刚性但又缺乏能动性的维稳体制构成了挑战。在这个意义上,正如笔者当初的断言:微博与维稳不兼容。新浪微博的巅峰时刻,其实已经注定了其未来的命运。
    
    不幸的是,新浪微博赖以迅速崛起的设计和操作,同时也隐藏了方便当局绞杀的后门。针对新浪微博制造热点话题发展用户的方式,通过对新浪管理方施压,即可以有效地将敏感话题从热门话题的操作中移除,不论是从新浪公司的商业利益出发,还是微博本身的存亡考虑,新浪微博管理方都不可能不从命。更为重要的是,新浪微博对于大V太过倚重,与大V相关的内容和活跃度的权重过高,而相对数以亿计的用户数量,区区数百的大V数量又太过少数,只要通过新浪微博管理方沟通(施压),或是针对大V进行删帖、禁言,就可以极大地降低微博整体的活跃度,如果这一招还不管用,那么,定点清除大V,也就成为了最后也最有效的选择,慕容雪村和李承鹏们最终被销号,不外是这一步骤的自然展开。
    
    通过话题管理,通过打压乃至清除大V,新浪微博的整体活跃度在短时间内已经迅速降低,以致无数人都曾惊呼过「微博已死,有事烧纸」。截至到7月7日李承鹏微博被销号,已经很难统计究竟有多少大V加入到了转世党的队伍,又或者是就此退出了新浪微博。而在2013年以打击谣言为名的清网行动之后,即使是仅存的大V,也都增强了自我审查的力度,曾经迅速崛起的新浪微博,在新极权体制的内容管束,以及刚性维稳体制的排他要求之下,已经迅速失去了其超级媒体般的存在功能,雪上加霜的是,微信朋友圈的出现,又挖掉了其本来就不什强大的社交功能的底盘,放眼未来,新浪微博除了顽强的草根表达之外,最主要的内容,恐怕就是各路营销帐号的运作了。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7/20140709124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