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夏业良:社会动荡前夕的国民心理
(博讯2014年07月07日发表)

     夏业良 旅美独立学者
    
    
    
    夏业良:社会动荡前夕的国民心理


    通货膨胀令平民百姓购买力显著降低,容易产生不安情绪。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3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3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896元,比上年增长12.4%;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中位数为7907元,增长12.7%。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955元,比上年增长9.7%;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为24200元,增长10.1%。根据从2012年四季度起实施的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311元,比上年增长10.9%。
    
    但是官方统计数据的耀眼业绩并不能真正带来平民百姓的乐观预期,倘若在绝大多数城镇和乡村展开消除官方压力影响的深入调查,不难看到城乡居民普遍对未来缺乏乐观的预期。在国民经济依然高速增长的中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明显的反差呢?
    
    窃以为根本原因在于国民缺乏有效的制度性保障和抗御政治风险(包括可能发生的社会震荡)和经济风险的自我保障能力,缺乏有效保护个人基本权利和财产的司法体系、民间救助系统与社会舆论氛围。
    
    而平民百姓所担忧的则是自己的小日子能否正常维持下去?最好能像1993-2008年之间那样,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自己小家庭的生活每年都能略有改善。近年来让平民百姓感到严重不安的因素有很多,具体说来大致有以下方面:
    
    真实的通货膨胀水平(近6年来大致在平均5%到12%之间)使自己的有限收入和实际购买力被显著降低;显性与隐性教育成本均大幅度上升,许多家庭已经无力支付较好幼儿园、中小学的赞助费(这些支出表面是自愿但实际是强制性的)与学杂费;社会保障体制(包括养老保障和失业保障)是中看不中用,「养老不能靠国家」不仅是政府开始推卸责任、放弃承诺的信号,也是事实上的无情警示。
    
    所谓医疗保障更是问题成堆,医药价格漫天飞涨,医疗责任事故频繁发生,医患矛盾日益升级,老人们大多是「闻医色变」,到医院看病住院已经不仅仅是被公开抢劫、任由宰割的问题,而是会不会被「小病治成大病」,「没病治成有病」,甚至是进了医院的门还能不能回得了家的问题。
    
    部分大都市、中心城市的房地产价格历经由全民争抢大白菜式的狂飙猛进到空喊滞销,甚至近期频繁出现的房地产价格将一泻千里、整体崩溃之传言等诸阶段,目前依然预期不稳,前景未卜。
    
    而已经把自己毕生积蓄和全家总动员积聚的资产押宝在充满泡沫的名义私有房产上的广大城镇居民,心惊胆颤地期望躲过房地产市场泡沫的破灭。如果不满足于自己银行里的储蓄长期处于低利率回报(有时甚至是负利率),那么要投资于股票、基金、理财产品、黄金、外汇、古董与字画收藏、珠宝玉石、名贵木材家具、矿产、房地产、林木山地,都不是那么轻松的事,可以说门门有机会,也门门有风险。
    
    「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通常是对经济理性人行为的写照,也是笔者当下对大多数国民的忠告。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具有分散其资产风险的实力、能力与必要信息。许多人糊里糊涂地发财(比如当年许多人较为轻松地在国债市场、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网上外汇交易市场、古董收藏市场获得大笔投资回报),也有可能会糊里糊涂地损失财产甚至倾家荡产。
    
    根据笔者的长期观察与判断,中国目前正处于三千年未有之大变革前夕,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全面的经济危机乃至大规模的社会震荡随时可能出现。随着国内不稳定预期被大众普遍接受,越来越多的富人、贪腐官员、中产阶级、技术精英开始考虑用脚投票,向海外转移资产或移民,或者「狡兔三窟」,为可能出现的动荡寻找退路和安全港。同时也并不放弃在国内的赚钱或发展机会。只是这种暂住祖国的「危民心理」,有可能助长不负责任的社会风气,若大家都把中国当作可以为所欲为、尔虞我诈的名利战场,包括到处倾倒垃圾、污染环境、生产和销售有害健康的商品、药品、保健品,国民整体道德水准的下降与社会堕化就并不奇怪了。
    
    没有信仰、缺乏长期、稳定的预期,缺乏社会责任感、历史使命感,甚至没有个人良知与道德底线,这样只顾眼前利益、缺乏超脱理想和远大目标的国民心理,必定是有史以来最为危险和有害的。于是有人倡导回归儒家传统,有人主张采用重典治理与宣传教育并举,还有人依赖于通过暴力维稳实施严控。这些思维和实践均未能摆脱数千年统治模式的恶性循环,开历史倒车显然没有光明的前景可言。
    
    当今中国所面临的宪政民主与法治之路虽然并不平坦,但显然远远胜过绕着圈子走数千年的老路。党国统治者似乎也逐渐放弃或淡化所谓「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提法,而改用「和谐社会」、「中国梦」之类的任期内方针概念,可见主流意识形态已确实面临「理论的贫困」和党内说服力的式微。到底谁走的才是「邪路」,需要脱离自己的位置和角度,甚至要用局外人的视角来观察和判别。像朝鲜统治者那样陷入制度固化的泥潭而无法自拔,只能成为国际社会鄙视的对象与笑料。
    
    希望这种动荡前夕较为悲观与担忧的国民心理不会持续演化为的不知所措及惊恐的难民心理或更为负面的暴民心理。愿上帝保佑那些希望回归精神家园并在现实生活中持续助己助人和造福于社会的中国国民!阿门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7/20140707121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