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边界:陈光标让剧场行为走上国际舞台
(博讯2014年06月29日发表)

     边界 媒体人
    
    
    
    
    边界:陈光标让剧场行为走上国际舞台


    陈光标言行夸张、怪诞,引起不少争议。
    
    近日,自称「中国首善」的陈光标到美国做慈善,分外吸引眼球,除了打算在纽约中央公园为美国穷人举行千人宴外,他还要为每人派发三百美元。在回答美国记者的提问的「为什么不去帮助中国的穷人,却不远万里来到美国请客撒钱」时,他说是为了回报美国富人过去对中国的捐助,而且「不远万里来帮助美国穷人是为了践行雷锋精神助人为乐、爱党敬业,以自己的行善榜样影响更多人帮助穷人」。
    
    那美国人接受了陈光标吗?据媒体报道,陈光标这种作秀式的「伪慈善」连某些流浪汉都不领情,美国东部时间6月24日(周二),陈光标在纽约街头向流浪汉和街头艺人赠送百元纸币时,有人直接拒绝了他递过来的钱。可能陈光标不懂的是,穷人也是有尊严的,这种在大街上随便挑个人就递钱的方式很居高临下,会让别人自尊受损,这是慈善行动的大忌。而且,美国社会安全署对美国因经济引发的贫穷就有各种各样的救助项目,其中之一的「补充社会安全金」穷人每月最高可领到710美元,夫妇都合标准的每月可领取1066美元,再加上食品券和国家补贴住房等其他福利,这些人生存是没有问题的。流浪者中的绝大多数与心理问题、酗酒、嗑药等有关,也有的是自己愿意选择的生活方式,陈光标的「伪慈善」举动给这些人不仅没有任何帮助,反而可能害了他们。
    
    陈光标的这一困境跟台湾青年反服贸协定很类似。现在越来越多的台湾青年属于美国政治学者Ronald Inglehart于1970年代所提出的「后物质主义」(post-materialist )价值观。所谓物质主义是个人追求物质上的满足为最高优先,而后物质主义则是个人更重视自主性、自我表达和非物质的价值满足。在西方,这个世代战争表现在1960年代波涛汹涌的学生运动、环保运动、妇女运动,甚至是精神流浪汉的出现。所以,当大陆不少人以「恩主」心态强调服贸协定对台湾经济成长的帮助时,他们显然不了解年轻人担心的是他们的多元生活方式和自由等价值会受到影响。同理,当陈光标以一种前现代的暴发户心态做慈善时,他显然忘记了,在美国,即使流浪汉也有自由和尊严,这也就怪不得美国媒体在报道陈光标时用了「buck off ,bozo!」中文神翻译就是:「滚粗,二逼!」
    
    为什么陈光标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却乐此不疲呢?有人说他是作秀。其实,仅仅是个体作秀也没什么,因为人格本身具有表演性,比如,我们都会在跟女友初次见面时有意展示自己美好的一面,掩饰自己丑陋的一面。陈光标之前在国内请农民工吃饭的、给见义勇为者发奖金,都具有个人秀的风格。但现在的陈光标可不只是这些,他在美国撒钱是一身红卫兵打扮,嘴巴里宣扬的是「国族意识」,这就有政治投机成分,已成为一种政治剧场行为。在前民主国家,整个国家就是一个大剧场,夸示服务于权力,做每件事情都好像在过节,具有极强的表演性。所谓「政治性剧场行为」是指「表演者」迫于某种政治压力、出于某种政治需要或政治目的而进行的自我呈示,它远不像日常生活中的剧场行为那样适意、「自由」。它的「观众」也不再是学生、朋友,而是一种高于「表演者」、使「表演者」感到恐惧、却充满诱惑的政治存在。
    
    与以往的政治剧场行为相比,陈光标这次具有「价值观输出」的效应,尽管这种输出对于美国人来说很失败,但却可能引发了国内某些庸众的民族自豪感。近些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强大崛起,国人特别想在国际舞台「贴胸毛」、「秀肌肉」。当局自知实力有限,不敢妄说妄动,倒是一些民间人士和机构看中这一心理进行政治投机,一来满足日益高涨的「天朝主义」情绪,二来作为当局的政治试纸,以博取政治筹码。这一情势就导致了政治剧场行为由国内向国际舞台蔓延,静的如孔子学院,动的如奥运火炬传递,都具有一定的搅局作用,这也是官方默许陈光标胡闹的原因。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6/2014062909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