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曾任胡耀邦秘书的阮铭写了《邓小平帝国》一书/ 锦泽西乡
(博讯2014年06月22日发表)

    前段时间一度在手机里反复阅读《邓小平时代》,吃饭时读,上厕所时读,上下班时在地铁里站着读,饶有兴味。
    
     曾任胡耀邦秘书的阮铭写了《邓小平帝国》一书,攻击邓小平专制独裁。他虽然是站在敌对立场,但却正好展现了邓小平为敌人所痛恨的光辉形象——既推行改革开放又坚持共产党领导,继承毛泽东而又超越毛泽东的铁腕领袖。
    
    与《邓小平帝国》相比,《邓小平时代》的立场客观得多。作者以赞赏的口吻,详尽描述了邓小平如何以惊人的意志战胜困难度过危机,取得最高权力,推行改革开放大业。尤其重要的是,书中大量篇幅将邓小平一边推行改革开放促进经济发展,一边捍卫共产党领导,周旋于毛派与自由派之间的坚定决心和高超技巧生动地展现出来。
    
    邓小平吸取了赫鲁晓夫的教训,在否定文革以及大跃进等错误的同时,坚持维护毛泽东的形象和权威。因为那是共产党和邓小平本人权力合法性的根源,要是否定毛泽东,整个政权和体制都将动摇。这一点,或许已经预示了苏联和中国的不同命运。
    
    邓小平坚持在维护党的绝对领导的前提下进行改革。与世界近代史上两次最成功的改革——俄国彼得大帝改革和日本明治维新一样,邓小平的改革,其宗旨是强化而不是削弱政权。当改革中出现偏差,出现反对共产党领导的自由化倾向,邓小平就重用邓力群等强硬派,发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在文化领域针对西方腐朽文化的入侵,发动了“清除精神污染”运动。针对犯罪猖獗现象,发动严打,极大地震慑了犯罪分子,改善了社会治安。
    
    该书以相当篇幅描述了一九八九年面临重大危机时,邓小平是如何镇定、坚决而果断应对的。他以铁腕挽狂澜于既倒,使中国避免了苏联那样崩溃瓦解的悲惨命运。
    
    邓小平非常欣赏新加坡,主张向它学习。新加坡是既保持对外开放同时又维持威权体制、抵制腐朽文化的典范。它不但实行与西方人权理念背道而驰的严刑峻法,而且在文化领域有着诸多严格规定。如男性不得留长发,日本音乐家喜多郎就因长发而被新加坡拒绝入境演出;同性恋行为就算在私下都属违法可以判刑。
    
    也许,邓小平理想中的中国,就如同一个放大的新加坡,对外开放,充满活力,而又高效、秩序井然。不是混乱堕落的西方,也不是封闭僵化的朝鲜——当改革遇到阻力,有走回闭关锁国的老路的可能时,邓小平同样坚决与之斗争。胡耀邦、赵紫阳由于倾向自由化而遭撤职,主张走计划经济老路的邓力群则根本不被考虑在接班人之列。最后,邓小平选择了既能捍卫党的领导,又能推行改革开放的合格的接班人,确保了伟业的延续。
    
    在一九八九年后,尤其是苏联解体后那段国内失望、国外封锁的困难时期,邓小平仍未对自己的事业有丝毫怀疑。他深知,“民主国家的政策不能持续很久”,西方的封锁终将被打破。只要中国自己坚定信念稳住阵脚,就一定能度过难关。他反复强调“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在受到以陈云为首的计划经济派的反对、改革开放政策受挫时,邓小平采取了与毛泽东当年同样的策略,离京南下。南巡讲话彻底击败了计划经济派,宣告了邓小平路线的最终胜利。
    
    曾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说,中国政治派别可以分为四个,即专政右派、专政左派、宪政右派、宪政左派,而邓小平是专政右派的代表,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走的也正是专政右派路线。我很赞同这一观点。毛泽东时代的左右两派划分,已经不能准确反映当今的政治现实,会导致很多矛盾和混乱。邓小平时代的中国,走的既不是毛泽东的专政左派路线,也不是自由派所鼓吹的宪政左派或宪政右派路线。只有专政右派这一定位,才符合邓小平及当今中国的现实。
    
    读《邓小平时代》,深感邓小平的高明。同时觉得,完整地理解邓小平理论非常重要。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那就难免犯错走弯路,需要纠偏。改革开放绝不等于全盘西化。无论经济体制改革,还是政治体制改革,其宗旨都是维护和强化而不是削弱党的领导,党的绝对领导是中国稳定发展和民族复兴的根本前提。可以说,邓小平理论和路线的关键,就在于“专政右派”这一定位。其中“专政”代表着高度集权的政治体制,而“右派”代表着对外开放的市场经济体制。两者缺一不可。
    
    在保持和扩大对外开放、大力促进市场经济发展的同时,抵制西方腐朽文化,弘扬健康向上的优秀文化,是可能做到也必须做到的。唱红、扫黄、打黑,与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并不矛盾,反而可以互相促进。自由主义占据舆论高地,靡靡之音占据文化主流,价值观扭曲错乱的现象,必须改变。当今中国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同时,迫切需要新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运动。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6/2014062206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