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紀念胡耀邦逝世25周年
(博讯2014年06月04日发表)

    來源: 香港成報
    
    核心提示:」繼承父親讀書思辨家風的胡德華回答很清晰,他列舉兩篇文章,一篇是清華大學哲學係教授唐少傑的書評《蘇聯衰亡史的縮影——讀<古拉格:一部歷史>有感》,另一篇是去年去世的中國理論家張顯揚紀念胡耀邦的文章《人本思想和黨文化的分歧》。該書記述的「古拉格」的囚禁地的日常生活和勞改營運作的總體狀態,這些都相當完整地再現了「古拉格文化」,也就是反人性、反人道、反人民的蘇共的「黨文化」。4月 15日法學家郭道暉在《中國胡耀邦研究會》召集的胡耀邦逝世25周年紀念會上,重新評價了胡耀邦領導的「平反冤假錯案」。郭道暉說:胡耀邦主持的大平反「是中國憲政運動的一次閃光——平反意味着對人性、人道主義的復歸,對人權、民主、法治等基本價值的尊重。
    
    
紀念胡耀邦逝世25周年

    1989年,胡耀邦在書房寫下了《杜修賢作品選》的提字。圖片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鄧小平為甚麼要打倒你爸爸?」這是今年我直言不諱對胡德華提出的問題。「是兩種文化和信念的不同。鄧小平是救黨,我爸是救民。」繼承父親讀書思辨家風的胡德華回答很清晰,他列舉兩篇文章,一篇是清華大學哲學係教授唐少傑的書評《蘇聯衰亡史的縮影——讀<古拉格:一部歷史>有感》,另一篇是去年去世的中國理論家張顯揚紀念胡耀邦的文章《人本思想和黨文化的分歧》。這兩篇文章都刊登在《炎黃春秋》上。文/周舵
      
    美國學者安妮•阿普爾鮑姆的《古拉格:一部歷史》,2004年出版後產生了轟動世界的影響,它不僅詳盡記述了「古拉格」自1917年至1986年五十七年興衰的歷史過程,而且揭示蘇聯社會鐵絲網裏邊和鐵絲網外邊並無本質不同,不過是小監獄和大監獄之分,整個蘇聯的歷史,就是由「黨政機關政權」和「特工機關政權」共治並存的專政歷史,是「沒有敵人也要製造出敵人」的歷史。該書記述的「古拉格」的囚禁地的日常生活和勞改營運作的總體狀態,這些都相當完整地再現了「古拉格文化」,也就是反人性、反人道、反人民的蘇共的「黨文化」。這部歷史和文化的罪孽,書中有數字統計:在史太林去世之前,直接經歷過或陷入到「古拉格」生活的總人數不會低於當時蘇聯人口總數的百分之十,達到兩千八百七十萬人。但是從「古拉格」瀰漫、擴散到全蘇聯的精神毒氣和心理病變,對人的心靈的吞噬和人格的戕害,超過對生命的關押和處決。
      
    無疑,毛澤東在中國克隆了「蘇聯模式」,在他統治之下的中共政權,也是一部「北大荒」、「夾邊溝」、「提籃監獄」和「秦城」的歷史,更有「大躍進、人民公社、大饑荒」和「文化大革命」的歷史,因為中國人口眾多,被關押和受迫害的人數遠遠高過前蘇聯。從《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到中央文革領導小組成立運作十年,中共的黨文化對人的戕害與《古拉格文化》難分伯仲。
      
    1976年毛死,使得中國有了徹底結束共產極權製度的契機,抓住這個契機的是胡耀邦,阻撓胡糾正國家罪錯,延續毛專製的是鄧小平。
      
    胡最大功績是鄧小平重新掌權前立下
      
    毛死後76年—78年的大變革,中共用「撥亂反正」概括。其中抓捕「四人幫」結束文革,是華國鋒為首的一批「文革台上派」葉劍英、汪東興等完成的。他們啟用了文革被打倒的「走資派」胡耀邦,胡耀邦在黨校副校長任上,開始領導和推動「真理標準」的討論,在中組部部長任上平反冤假錯案。為「改革開放」進行了思想和組織的準備。胡耀邦之所以能完成這兩項重大的變革,與當時華國鋒為首的中共中央恢複了黨和國家政治生活的正常秩序分不開。
      
    4月15日法學家郭道暉在《中國胡耀邦研究會》召集的胡耀邦逝世25周年紀念會上,重新評價了胡耀邦領導的「平反冤假錯案」。郭道暉是朱鎔基的入黨介紹人,29歲擔任清華大學黨委常委兼宣傳部部長、校刊《新清華》總編輯,被打成「袁永熙反黨右派集團」成員。78年中央55號文件(即中央同意中央組織部、中央宣傳部、中央統戰部、公安部、民政部1978年8月25日呈報的《貫徹中央關於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決定的實施方案》)下發之後,當時清華大學一把手蔣南翔不予執行,不準前校長袁永熙回校工作,袁曾是團中央學生部負責人,胡耀邦「收留」、召回袁永熙去中組部平反辦公室參與平反工作,使得清華「袁永熙反黨右派集團」最終獲得平反。郭道暉說紀念耀邦,不是從個人感情出發。他認為胡耀邦主持的大平反的意義,至今評價不夠。
      
    郭道暉引用統計資料:獲得平反總數約有4千多萬人;按4口之家計算,株連所及就是1億6、7千萬人。葉劍英講過,單是文革的受害人就上億,佔全國人口的九分之一。這種冤假錯案之多和對他在短期內一舉全部平反,可謂幾千年中華文化乃至人類歷史上得未嘗有。
      
    郭道暉說:胡耀邦主持的大平反「是中國憲政運動的一次閃光——平反意味着對人性、人道主義的復歸,對人權、民主、法治等基本價值的尊重。特別是責任政治的擔當。這都屬於實行憲政的範疇。」
      
    至今《黨史》二卷,把76—78兩年排斥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外,認為是「兩個凡是」當道,這是十分荒謬的。「打倒四人幫」就是最先破除「兩個凡是」。胡耀邦的「大平反」,同樣「是一次解放思想的運動——是否定「兩個凡是」的實踐。郭道暉列舉以下事實進行了論證:胡耀邦決定對「六十一人叛徒集團」案提出平反,鄧小平說:「這樣的案子你也敢翻?」有人大放厥詞:「平毛主席定的案子,矛頭指向誰?」組織部門的人說「這是按毛主席指示辦的,就是把大樓吵塌了,也不能動!」汪東興也放下話:「這是經毛主席親自審閱、批定的案子,誰敢平反!」胡耀邦當時說:「毛主席他老人家做錯了,我們幫他改過來嘛。」(待續)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6/2014060406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