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陶业:天安门母亲运动的历史地位——纪念六四25周年思想随笔之三
(博讯2014年05月30日发表)

    
    
    
    天安门母亲,是六四屠杀这场巨大悲剧的直接承受体。她们在黑暗中挺直了脊梁,相互扶持,为"说出真相,拒绝遗忘,寻求正义,呼唤良知"而走上了一条漫长的抗争之路。
    
    天安门母亲运动集民间群体维权运动、人道主义运动和公民抗争运动的特征于一体,她是89民运的后继运动和实践中最重要的群体运动之一。
    
    天安门母亲运动是中国极权制度下第一例坚持了长达25年之久的民间群体维权,史无先例。本土抗争、阳光抗争和理性抗争的特点使天安门母亲运动成为中国民间维权的经典。中国民间维权运动正是从天安门母亲运动开始起步的!天安门母亲运动从自发聚集走向了自觉抗争,将民间维权定位在公民维权的高度,并且成为中国公民不合作抵抗运动的前驱。
    天安门母亲运动是89民运的后继运动和实践,她将89民运以人道主义运动的形式继承了下来,她们是中国人道主义运动的开拓者。天安门母亲们以人道的立场纪录和见证了那场屠杀,向着反人道的强权索还人道主义在中国的地位;她们为‘六四’难属送去温馨的人道关怀,将人道主义与普通中国人的命运联系到了一起;她们以“说出真相,拒绝遗忘”的人格力量,提升了人道主义的在中国的思想魅力;她们使人道主义在中国走出书斋变为人们的社会实践。
    
    天安门母亲运动是一支参与和推动中国社会转型的不可忽视的公民力量。她们将参与屠城决策的中国总理李鹏送上被告席,表现了一个民间弱势群体对强权的挑战。她们以一封封上书人大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表达了她们以公民群体参与国家政治生活的姿态。在《08宪章》的第一批签名者中有这样一些令人骄傲的名字:丁子霖、张先玲和徐珏等。她们是中国社会转型的积极参与者和推动者。天安门母亲运动事实上已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一个基本元素,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公民运动,进而融入了中国社会的民主进程。
    
    天安门母亲运动以其实践丰富着现代价值观的民间阐述和传播。早在1994年,丁子霖,蒋培坤等人就发出了《为改善我国人权状况呼吁》一文,指出“人应该有独立的人格和尊严,享有不可转让和侵犯的基本权利,首先是思想言论自由的权利”。1998年,丁子霖等人发表《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郑重宣告“21世纪的中国人,应该是自由的中国人”。同年,又发表《社会公正与公民权利宣言》,一针见血地指出“特权者权力的无限扩张,这种权力的迅速资源化,导致社会分配向两极中有权有势者一极大幅度倾斜,社会的公平、正义随之遭受到无情的践踏”。这些睿智的预言,无意被当今的现实所一一证实。
    
    天安门母亲,她们不过是一群普通的善良的但是却非常坚强的女性。她们以自己的脊梁为孩子们撑起一片天空,她们以自己的生命,延续着孩子们的生命。
    
    天安门母亲网站的建立,使得六四难属们终於有了一块自己笔录历史和口述历史的园地,在那里高耸起一座六四死难者纪念碑,我们能看到这样一些名字:
    
    林仁富:被坦克碾死;
    
    董晓军:被坦克碾死;
    
    王培文:被坦克碾死;
    
    田道民:被坦克碾死;
    
    龚纪芳:女,被坦克碾死……
    
    吴国锋:连中四枪,一枪在后脑勺上,腹部有8公分刺刀刀口;
    
    段昌隆:左侧心脏大动脉中弹,系小口径步枪近距离射击致死;
    
    王卫萍:女,在抢救伤员时,颈部动脉中弹而亡;
    
    罗维:肾、脾、十二指肠全部被子弹炸坏,死亡;
    
    李浩成:被击中肝部,死亡;
    
    杜光旭:被击中太阳穴,死亡;
    
    袁力:子弹将胸部穿透,死亡……
    
    正是天安门母亲把这些悲惨的故事公诸于世,维护了死者和生者的尊严,她们的每一篇证词都是大史笔,都将以历史的悲苍感召后人。
    
    天安门母亲,中国母亲的脊梁。天安门母亲运动,中国社会转型不可忽视的正义力量。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5/2014053004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