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比槟:在动物王国毛泽东允许争论
(博讯2014年05月26日发表)

    人类社会是“为保障个体人权利至上的真理而限制分立监督(政党)集体权力”,而动物王国是“为保障一党集体权力至上而产生宇宙‘真理’”。
    
     在动物王国:毛泽东允许争论,提倡争论:
    
    ——“提出这些标准,是为了帮助人民发展对于各种问题的自由讨论,而不是为了妨碍这种讨论。不赞成这些标准的人们仍然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来辩论。但是大多数人有了明确的标准,就可以使批评和自我批评沿着正确的轨道前进,就可以用这些标准去鉴别人们的言论行动是否正确,究竟是香花还是毒草。这是一些政治标准。”
    
    ——“在我们国家里,马克思主义已经被大多数人承认为指导思想,那末,能不能对它加以批评呢?当然可以批评。马克思主义是一种科学真理,它是不怕批评的。如果马克思主义害怕批评,如果可以批评倒,那末马克思主义就没有用了。事实上,唯心主义者不是每天都在用各种形式批评马克思主义吗?抱着资产阶级思想、小资产阶级思想而不愿意改变的人们,不是也在用各种形式批评马克思主义吗?马克思主义者不应该害怕任何人批评。相反,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要在人们的批评中间,就是要在斗争的风雨中间,锻炼自己,发展自己,扩大自己的阵地。同错误思想作斗争,好比种牛痘,经过了牛痘疫苗的作用,人身上就增强免疫力。在温室里培养出来的东西,不会有强大的生命力。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并不会削弱马克思主义在思想界的领导地位,相反地正是会加强它的这种地位。”
    
    ——“在一九四二年,我们曾经把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这种民主的方法,具体化为一个公式,叫做‘团结——批评——团结’。讲详细一点,就是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或者斗争使矛盾得到解决,从而在新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团结。按照我们的经验,这是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一个正确的方法。”“在这里,首先需要从团结的愿望出发。因为如果在主观上没有团结的愿望,一斗势必把事情斗乱,不可收拾,那还不是‘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那还有什么党的团结?”“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在整个人民内部继续推广和更好地运用这个方法,要求所有的工厂、合作社、商店、学校、机关、团体,总之,六亿人口,都采用这个方法去解决他们内部的矛盾。”
    
    邓小平不允许争论——“不争论”:“不搞争论,是我的一个发明。不争论,是为了争取时间干。一争论就复杂了,把时间都争掉了,什么也干不成。不争论,大胆地试,大胆地闯”、“不要争论姓‘社’姓‘资’”、“发展才是硬道理”…… 一个是“两点论”:“最重要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两条”
    
    一个是“一点论”:“核心是坚持党的领导”
    “两点论”虚实结合,体现了真理与权力的辩证关系——“党的领导”即权力。“社会主义道路”即原则真理。为了社会主义,所以需要党的领导;确保党的领导,是为了社会主义。“党的领导”为“社会主义”服务;“社会主义”靠“党的领导”保证。不搞“社会主义”,“党的领导”就是多余。没了“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就是空谈。“社会主义”与“党的领导”的关系是真理与权力的关系:权力为真理服务,真理靠权力实施。真理是目标,权力是手段。“社会主义”是目标,“党的领导”是手段。目标指导手段,手段为目标服务——为了实现真理,所以需要权力。获取权力的目的,是为了实现真理。为真理掌握权力,用权力捍卫真理。真理制约权力。真理指导权力。权力服从真理。权力服务于真理——“真理高于权力”。
    
    “两点论”体现的真理与权力的关系完全符合现代科学揭示的“软件”与“硬件”的辩证关系——软件指导硬件,硬件服务软件。没有硬件,再好的软件也是空中楼阁;没有软件,再好的硬件也无用武之地。没有乐器,再好的乐曲也等于没有;没有乐曲,再好的乐器也等同废物。软件与硬件缺一不可。真理与权力缺一不可——不要真理的权力是流氓匪盗。不要权力的真理是迷信空谈。软件与硬件、真理与权力就这样虚实结合、浑然一体、相辅相成、对立统一。
    
    “两点论”是“六条标准”的集中。有这两条,就必然导出其他四条(国内外人民的团结、民主集中制、人民民主专政)——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使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要实现这点就必须把绝大多数人组织起来动员起来共同奋斗,这就需要共产党的领导,就需要团结,就需要民主集中制,就需要人民民主专政。真正的社会主义意味着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相同,人与人的关系相互平等。根本利益相同,所以才能够组织起来。相互关系平等,所以才得以团结,才能够而且必须用民主集中制的办法让人民团结起来拧成一股绳。
    
    毛泽东的“六条是非标准”非常科学严密:“最重要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两条”。这两条中决定问题性质的是“社会主义道路”这一条。而这“社会主义”是真是假何以验证?用“人民的团结”和“民主集中制”来验证——如果不搞社会主义或搞假社会主义,那当权者与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就不相同,就必然靠强迫使绝大多数人服从统治,就不存在把人民组织起来的问题。既然是强迫,还需要什么民主集中制?(所以“一把手”会变成“一霸手”。)团结的基础是平等。平等的基础是有共同的根本利益。不搞社会主义就没有共同的根本利益,一切关系就只能是各谋其私的交易,就只有勾结,没有团结。没有团结、没有民主集中制的专政当然谈不上人民民主专政——如果不搞社会主义,肯定不要民主集中制,肯定不要人民的团结,而要千方百计使人民四分五裂、一盘散沙、互相猜疑、彼此堤防,这才能驾驭控制,维持统治。反之,如果不要人民的团结、不要民主集中制,那肯定没搞真正的社会主义。毛泽东就是这样用“两个团结、一个民主集中制”这三条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的标准来校验、判断是否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由此可见毛泽东提出的“六条是非标准”是有虚有实、虚实结合、既有理论性又有可行性的完整严密的科学体系。
      
    “一点论”只认实,不认虚,用实的取代虚的,用一项架空三项——说是“四项基本原则”,其实有三项(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虚的,只有一项(“党的领导”即权力)是实的。名为“四个坚持”,实际只有“一个坚持”——坚持权力,其他三项都是徒具其名,有等于无。
    
    “一点论”把毛泽东的六条里“最重要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两条”变成了一条:只有“党的领导”即权力是核心,社会主义则不是核心。既然社会主义不是核心,自然就不再是“最重要的”,也就是说在“四项基本原则”中,真理不是最重要的,权力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党为理想存在,而是理想为党存在;不是权力为真理服务,而是真理为权力让路。只要权力,不要真理。真理屈从权力,权力高于真理。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拨乱反正”、“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体系”、“思想解放运动”等诡辩制造舆论蛊惑人心,用精心歪曲的“实践”否定文化大革命,否定毛泽东,借以篡夺大权。一旦大权到手,调子就变了,就要用“四个坚持”以至枪炮坦克严厉镇压一切反对自己言行,从此有了“不争论”——没权时“真理标准大讨论”,有了权便“不争论”。所谓“不争论”就是专横跋扈说一不二,不许任何人对自己说半个不字。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5/2014052605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