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岐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姜维平
(博讯2014年01月04日发表)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图片:中共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网络资料)
    

    王歧山履新中纪委书记时,海内外與论一片哗然,有人深感意外,有人猜测是基于他是经济专家,习近平为了调动总理李克强的积极性而刻意安排他让路,随后又有人提出薄熙来案件是胡温下了一半围棋的残局,而怀疑他打虎的决心和诚意,甚至海外某网还刊出他在美国的一栋豪宅,称其上山打虎不过是做秀,但时间过去了一年,至今已有19只大老虎落网,更大的“周老虎”已被拔了虎牙,大概人们已经形成了共识:这一届班子开局伊始,上山打虎的力度和广度都是史无前例的。所以,应当得出这样的结论: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谈及打虎的广度,是指过去很少涉及的中石油,中石化等央企高层的董事长蒋洁敏等人,也接二连三地被抓捕,多达31名,连湖南的贿选窝案也“一锅端”,这些不寻常的举动足以说明,当初做出人事安排时,习近平就知道一些央企管理层的贪腐程度,只有用王歧山这样内行的懂经济的人材,才能比较顺利地按照习的想法顺藤摸瓜,向央企的贪官亮剑,现在,一些后台很硬而且工作能力较强的人都纷纷被双规,已证明中纪委书记的人事任命是有远见的。但人们关注的热点仅限于此,就只触及了皮毛,我思考问题的方向是,假如不是周永康和薄熙来的惊人政变阴谋浮出台面,假如这些央企贪官不是他们的经济基础,上级会利剑指向他们吗?对此,读者自有怀疑的理由:陈同海当年的贪腐与死里逃生的经历,是不是没对这些大老虎起到震慑作用?
    
    无疑地,中国是世界上贪官最多的,也是反腐力度最强的国家,党内派别的斗争成了反腐倡廉的动力,往往贪官都是在新旧班子交替前后出笼的,不论是从村乡镇区,还是市,地委,省以及中央,莫不如此,由于干部体制依旧,每当官场变局,一些人感到危机临近之时,财产转移与家属先行就成了流行病,于是就出现了“裸官”现象,薄熙来案是一个尚未彻底查清的贪腐典型,所以,从基层到中央,从国内到海外,打老虎的林子遍及世界,实在太多太大,与其年复一年,届复一届地抓人再放人,放人再抓人,让老百姓在无望的期待里徘徊,不如痛下决心走出制度变革的第一步:党内派别斗争的合法化与公开化,可以制定一个民主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包容而全面地赦免以前所有的问题,再制定新的章法,要求各级官员必须执行,但前题条件是,某年某月将中共分为左右两派,展开公开竞选,媒体也相应形成两个互相揭短的阵营,而法官是不能有任何党派色彩的,全面地职业化,这样就有了司法独立和新闻自由,以后官员的腐败现象,就会大幅减少,自然,王歧山就没必要那么辛苦地打老虎了。
    
    从习近平“吃包子”和王歧山“打老虎”的举动,可以看出他们的良苦用心,是想用软硬两手救党安民,但老虎打得再多再大,只能博得一时的喝彩,只能震慑一部分人,但无法根治腐败的顽症,因为每个人的本性都是贪财还色的,有土壤就会冒出犯罪的毒芽,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这就是为什么四川政协主席李崇禧花9个小时在台上做廉洁报告,而掌声未落,自己也被抓的主要原因。实际上,中国历史上打虎有成绩的皇帝很多,朱元璋给贪官剥皮和剁成肉酱请同僚品尝的故事很多,80年代,我在辽宁大学历史系读书时,就听老师讲过,以此印证和比较王歧山的打虎故事就喜忧参半了,一方面应当肯定他的勇气和诚意,一方面我也感到焦虑,遗憾和迷惘。
    
    大概没有几个人象我这样深入骨髓地了解官场,我不仅在实际工作中结识许多各级官员,而且在监狱里也与其多有交流,贪官和批评贪腐的记者关在一起,最能达到思考的共同点的问题是:如何有效地克服人性的弱点,把人们贪腐的念头掐死在萌芽里,而不是一批接一批地把变质的好人送进牢房或刑场,因为即便是大贪官的判刑和坐牢都也殃及了无数的亲友,由此产生的仇恨和怨愤可能持续几代人,何况由于体制和媒体的不公正与不透明,很多证据的真实性可疑,因此,杀贪官和抓贪官,轰轰烈烈地打老虎,未必是好的社会环境的标志,最好是少出老虎或不出老虎,出了能及时抓住,而不是等到班子新老交替时算总帐。
    
    从目前王歧山打老虎不断推出升级版看,他们是要强力清理贪腐成风的官场,回到胡耀邦与赵紫阳搭档的年代,正巧近日《星岛日报》发表一篇文章谈及原大连市长崔荣汉与薄熙来的关系,使我油然忆及当年官场的旧闻,我到过崔荣汉,卞国胜和于学祥等很多大连地方官的家里做客,与其家人也有一些交往,总的感觉是,那时的官员大都是清官,求他们办事不难,更不涉金钱,但后来接班的薄熙来之流却是贪得无厌之徒,他的家人和亲友都以权谋私,徇私枉法,这里形成反差的主要原因在于胡赵的榜样作用,所谓上行小效,是也。现在,国内的高档餐馆等娱乐场所生意锐减,官员小心谨慎,就是立竿见影的明证。因此,有理由相信如今继续打下去,各级官场的老虎,苍蝇都会少,但中共官员是任期制的,等到5年或10年后怎么办,王歧山退休了,林子还是太大,还能滋生新的贪官吗?
    
    我的期待是,先打他几年,收到震慑效应,等形势稳定下来,再着力加强教育和引导,改变目前整个社会以财富衡量人生价值的风气,让官员深知生命的有限性:动辄成千上万元的贿款,进入私囊,对于不过百年的生命没有实质意义,积累不义之财,等于替别人保管炸弹,最终不能享受财富,只能毁了自己,但这样奉劝毕竟效果有限,还得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相信从政多年的习近平和王歧山,比我们更有切肤之痛,说不定他们当年下乡睡一铺炕时,就有过改革的志向,所以,与其坐等底层不满的烈火烧掉山林,不如在革命来临之前,主动走出历史性的一步,但愿在他第一个任期届满与下一个任期开始的时候,象他父亲习仲勋那样果决吧,建立一个政治特区,带动整个国家,稳妥而渐进地变革,用制度的笼子锁住大老虎,而不是亡羊补牢。
    
    2014年1月3日于多伦多大瀑布。

(Modified on 2014/1/04)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1/20140104003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