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往事如烟,英雄何在?—中国留学生争取永居历史回顾(五)秦晋
(博讯2013年10月29日发表)

    首发
    往事如烟,英雄何在?—中国留学生争取永居历史回顾(五)秦晋
    澳洲国会议员,国会移民委员会主席安德鲁博士与王若望进行交谈
    往事如烟,英雄何在?—中国留学生争取永居历史回顾(五)秦晋


    移民部长韩德被迫从堪培拉赶到悉尼与留学生代表进行会谈。左起:曾筱龙、龚欣、秦晋、韩德、韩尚笑、郑郁、王永敏、杨军和石广涞
    往事如烟,英雄何在?—中国留学生争取永居历史回顾(五)秦晋


    边晓、黄肇强、李绢
    
    杨、韩两位的策略有明显区别。杨军是三年前的英雄人物,在老侨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当初杨军中箭落马,他们愤愤不平,但是无奈,现在杨军一个鲤鱼翻身又跳将起来,他们自然给与帮助和支持。原喜万年酒楼老板廖威、中华民国侨选立委杨雪峰博士、老侨常德润、陈榆、卢锦鸿以及越绵寮联谊会的刁震谋等都给与杨军人力和物力的支持。韩尚笑则没有那么的幸运,引他入围的是远离澳洲在美国逾期不归的齐小平女士,但是他仍然独树一帜开辟自己的天地,办学校教英文助人入纸申请难民,尽管自己的难民身份尚悬而未决。
    
    “难民自救会”壮怀激烈,贝尔默公园的誓师,然后浩浩荡荡奔向澳洲首都堪培拉国会大厦门前请愿静坐绝食。从悉尼到堪培拉三百里路尘与土,一场意外的车祸,埋下了意志未酬的刘小秋和徐凯来的尸与骨。两位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的高昂代价,为中国留学生的永久居留谱写了一曲悲怆的乐章。此前“中福会”主席黄肇强医生已经集结了全澳各地华侨社区领袖并唯一的留学生代表边晓与政府进行过协商,但是没有获得佳音。堪培拉国会门前的集会静坐,尤其是两位留学生的冤死,的确使得政府坐立不安。在当时悉尼市副市长曾筱龙的信息转递和安排下,移民部长韩德飞到悉尼,在唐人街喜万年酒楼与中国留学生代表会面。当时参加会谈的有:杨军、韩尚笑、郑郁、秦晋、龚欣、王永敏、石广涞等人。见面会上移民部长韩德对“难民自救会”国会门前的行为极为恼怒,甚至用手指敲击桌面,严词指责了韩尚笑,同时明确表示政府的立场:政府有过承诺,政府到时一定会兑现承诺。这次会见以后,堪培拉的绝食静坐也就嘎然而止。
    
    杨军领军的“中国留学生人权委员会”则是另一番景象,接纳了不知何人提出的建议向广大留学生吸纳资金,准备与澳州政府进行一场集体官司。早于这个时候就有几位来自上海的 “6•4”前的留学生向笔者提议集资进行集体官司,笔者婉言拒绝,自衬不是干这个活的人,请他们另请高明。但凡加入“人权会”的,缴纳三百澳元,就可以进入集体官司,避免单个人势单力薄步邢建东后尘被移民局抓获遣返回中国。埋头打工的留学生闻之欢呼雀跃,纷纷交费加入集体官司,很快杨军就成功集资逾百万,得称号“杨百万”。加入集体官司的,以“6•4”后的为多,“6•4”前的有四年临居为依托,相信到时候会自然转成永久居民,不劳此心;以非民运组织成员的为多,参加民运组织的都是头脑灵活的,算尽机关以政治理由获得居留,就是不能获得,也可得到民运外衣的暂时庇护,因此也不劳此心。
    
    无数的中国留学生见利勇为,纷纷为自己的前途和命运贡献出自己的力量,通过参加组织,参与活动来发挥个人作用。不少人是多栖成员,既是学生会的,还是民联的,又是民阵的。有一位刘云峰先生,一口气参加了三个组织,民联悉尼分部、民阵悉尼支部以及民阵纽省支部,拿着自己的相机,是用自己的特长技术,同时为三家组织尽心尽力,就像英国曾经是日不落帝国,永远光辉照耀。文人墨客也纷纷加入这场居留战事,在悉尼有张劲帆,在墨尔本则有惠觉,初一看还以为是一位道行高深在一旁指点江山佛门中人。这两支笔好生了得,挥舞得天女散花地涌金泉,屡屡拨动中国留学生的心弦,推动更多的留学生卷入争取居留的滔滔洪流之中。当年的华文作家无其数,最令人难以忘怀的则是“悉尼八怪”:阿忠、大陆、楚雷、袁伟、莲花一咏、钓鳌客、赵川、外加一个墨尔本高宁。他们对留学生争取居留的影响,可谓深远。参与推动中国留学生永久居留的报业除了有前面提到的强大阵容张燕波、黄曙光、吕宁思的《华联时报》、徐杰、王必胜的《百家信息》、倪国兴、蒋伟民、冯世杰的《信报》和以后出现的戴建主持的《东方邮报》、来自台湾报人黄丰裕从越南华人杨汉勇手里接过《华声报》之后又改换成今天的《澳洲日报》、苏英芬的《移民导报》和洪邵平的《新海潮报》等。一时间飞流直下三千尺,奔流到海不停息。
    
    居留形势仍然严峻。澳洲联邦议会里面有许多个委员会,其中一个叫移民委员会,委员会主席是当时中国留学生耳熟能详的工党后排议员安德鲁博士Dr Andrew Theophanous。他本不姓安德鲁,但是他的姓用中文朗读的确很拗口,中国留学生错误地称他安德鲁博士,以后就约定俗成了,他本人也接受了。就像学英文时候清楚地知道起源于中东地区的“no good”一词不符合英语语法规范,但是现在全世界都接受了。委员会副主席是当时的联盟党影子移民部长卢铎Phillip Ruddock,委员会内部还有其他政府议员和反对党议员。委员会在中国留学生去留问题上提交报告,卢铎的意见占了上风,包括另外的工党议员也认同卢铎的观点,认为中国留学生应该进行个案处理,不应该进行整体性一刀切的解决方案。是故安德鲁博士个人以主席的名义提出了报告,与委员会报告截然相反,认为基于中国的人权状况和中国留学生的现状,应该获得整体居留。为此事在1992年底或者93年初“澳华论坛”主席欧阳慕欢女士在悉尼唐人街主持的公开讨论会上安德鲁博士与卢铎发生激烈争辩并且相互攻击。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10/2013102905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