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记者还是翻译?/伊利夏提
(博讯2013年03月19日发表)

    
    作者:伊利夏提
    
    十几年前,我前往阿克苏拜访一位乡长朋友,当天晚上住在了朋友在乡政府的宿舍里。第二天早上,我起了个大早在乡政府大院里散步;看到了一个非常奇特、滑稽的场面。
    
    乡政府办公楼前,只见一位中年汉人一边在细心地擦着他的皮鞋、一边在不经意地低头讲着什么;我的乡长朋友似乎是在极力试图听清这位汉大人的每一句话;每次这位汉人说话、发声,乡长朋友都会毕恭毕敬地弓着腰、低着头、竖起耳朵听他讲;然后直起身、昂起头对着一群也是毕恭毕敬低着头站着的维吾尔人嚷嚷着什么。
    
    下午乡长朋友回来;我用嘲弄的口吻问他:那位汉人是谁呀?是乡党委书记吧?你怎么那么毕恭毕敬呀?你一个堂堂乡长在一个汉人书记面前怎么跟个奴才似的?平时的乡长威风去了哪里?你可是一乡之长,行政第一把手,你和他是平等的!朋友苦笑一下,自嘲地说:“平等?乡长?我吗?名义上是乡长,实际上是汉人书记的翻译!我们维吾尔干部哪有什么权利呀,只是传达汉人书记的指示而已!”
    
    十几年后的今天我又听到了同样的感叹;不过,这回不是从乡长嘴里,而是从被称为“无冕之王”的一位资深维吾尔记者口里!
    
    前几天和一位曾在‘自治区’某电台长期任职的、资深维吾尔记者朋友偶然相逢长谈。在谈话中,我问起维吾尔记者朋友他们的工作情况,这似乎解了他的伤疤。他深深吸口气长叹一声说道:“我们早已经不是记者了,我们是翻译!是汉语记者的文字翻译!7.5后我们维吾尔记者基本上是在做汉文报章杂志、电视媒体的翻译编辑工作!”
    
    我要求记者朋友能不能谈详细点,他唉声叹气地告诉了我一些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记者们所面临的不仅仅是尴尬,而且是对维吾尔记者的公开歧视和侮辱情况。
    
    朋友告诉我;7.5后,维吾尔记者不仅面临采访范围的急剧缩小,政治迫害的加剧;而且维吾尔记者拥有的一点有限‘自由’也几乎全部被剥夺;甚而,对维吾尔记者的歧视、排挤已经是公开化。
    
    朋友说;负责乌鲁木齐市委、自治区党政口新闻的维吾尔记者,自7.5起至今,全部被剥夺了采访乌鲁木齐市委、自治区党委召开任何会议的权利;因此,凡涉及党政会议的维吾尔语新闻稿全部来自汉文翻译。
    
    7.5后,维吾尔记者被明令禁止仅凭自治区颁发记者证进入乌鲁木齐市党委、‘自治区’党委大楼采访。维吾尔记者要进入这两座楼采访必须要有特别通行证。
    
    维吾尔媒体领导一直声称要给负责党政口新闻的维吾尔记者办理这种象征特殊身份的‘特别通行证’,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维吾尔记者拿到这‘特别通行证’;尽管各种表格也都填了、照片也都交了;但这‘特别通行证’,看起来对维吾尔记者仍然是可望而不可即!
    
    特别令记者朋友愤怒的是;当有维吾尔记者从汉人同事那儿得到正在召开党政会议的消息后赶去会场采访时,公然被告知会议不对维吾尔记者开放,并被拒绝进入会场采访!
    
    朋友无奈的说:“这种公开拒绝维吾尔记者采访党政口会议的、对维吾尔记者的侮辱歧视、排挤现象还在肆无忌惮地继续至今!”
    
    朋友说大概是为了面子,政府凡在‘自治区’境内举办大型博览会、展览会、体育盛会等时,偶尔也给予几个维吾尔记者采访机会,但待遇又和汉人记者不一样!
    
    汉人记者参与这些盛会采访都安排吃住,但维吾尔记者吃住一律自理!
    
    朋友最后给我举了个实例作为有关维吾尔记者面临困境的概括;他说:“负责《乌鲁木齐晚报》维吾尔文版16版的采访、编译工作的维吾尔记者、编辑总共也就42人;而负责出版32版《晚报》汉文版的汉人采编人员却高达1100名!”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3/2013031923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