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谁在纵容违建?
(博讯2013年02月28日发表)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的报道说,广州违建面积接近1亿平方米!消息来源是市城管委主任、市城管执法局局长危伟汉,他的原话是:“说出来你们要吓一跳,(违建面积)接近1亿平方米。”而局长先生披露的另一个相关信息是———3年来广州共清拆违法建设481.83万平方米,制止新的违法建设329.1万平方米。这消息的确令人沮丧,若无良策,哪怕广州违章建筑不再增加———这是不可能的———广州以年平均拆除违章建筑160.61万平方米的速度来处理,这近1亿平方米的违章建筑猴年马月才能搞定?这是一条小学生都算得清的数。
    
    近1亿平方米的违章建筑,要搞定有多难?首先是界定面积如此巨大的建筑确属违章,需要多少法律程序上的人力物力?然后是动员拆除的人力物力,再然后是对不主动拆除的违章建筑采取强拆等法律手段的人力物力……愚公移山的故事,挖山不止总有把山搬走的一天,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山不会再长高。而广州市的违章建筑却是天天在增长。什么时候能够搞定?不要说小学生,博士都计算不出来。
    
    小学老师教导我们说,遇到想不出来的问题要化繁为简。这接近1亿平方米的违章建筑中绝大部分在哪里?怎么形成的?城中媒体的报道给出了可供追溯的线索———在2010年的一个工作会议上,时任广州市市长、现任市委书记的万庆良撂狠话“即日起在全市组织这场城市管理攻坚战”。七个街镇(分别为:越秀区白云街、天河区棠下街、白云区石井街、花都区新华街、番禺区洛浦街、增城市新塘镇、白云区太和镇)被点名。看来城乡结合部是孕育违章建筑的沃土。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说,“这两年来,特别在城乡结合部,违建死灰复燃。”看来关键词是这两年。
    
    “这两年”广州市城乡结合部的违章建筑事务归谁管?升官了还是退休了?没有行政问责和责任追究,违章建筑如雨后春笋般增长的势头不会得到遏制,再采取什么措施都只是扬汤止沸。良田上野草疯长,错的不是野草而是懒惰的农夫。当然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逻辑点,野草不会对农夫行贿,而违章建筑的主人有可能会对监管者献殷勤。
    
    违章建筑是一个恍如野草般疯狂和简单的城市问题。香港就有板可看。唐英年在竞选香港特首时,家有违章建筑(香港叫做僭建)竟然成了指向自己政治生涯的利剑,而特首梁振英也因家有僭建而陷入囧境。不管是富豪高官还是贩夫走卒,尽量扩大自己在地球上立足的那个巢穴的空间是一种天然的冲动,自律是件难事。若无法律和及时监管,哪里的天空都下雨。
    
    种房比抢种青苗要大赚得多!这是“近两年”和“城乡结合部”成为违章建筑重灾区的根本原因所在。惟其如此,有关部门的失察疏管才显得错不可恕。
    
    最后一个问题是“怎么办”。接近1个亿的违章建筑,短期内全部拆掉必然引起社会动荡和不安。只拆一部分?那必将留下巨大的权力寻租空间,对被拆者也不公平。向现实低头有条件地给予合法化认定?不可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2/2013022821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