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地沟油入侵香港及“建制派”内斗/淳于雁
(博讯2013年01月11日发表)

     “油盐柴米”的油,指的就是供烹饪用的食油,如中国人常用的芝麻油、花生油、菜籽油、豆油等植物油。英文叫cooking oil,如西方人常用的olive oil(橄榄油)、sunflower oil(葵花籽油)、butter(黄油)等。笔者是印尼华裔,印尼语叫minyak goreng,一般民众用minyak kelapa(椰子油)比较普遍。别看食油是件日常生活小节,事关民生大事,一出问题,也会造成社会巨大影响。
    
     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以来,由于“邓共”全面鼓吹“先富起来”的人人向钱看,经过“江共”、“胡共”的大力发展经营,三十多年来已经形成从中央到基层,从政府到民间,不顾一切,唯利是图,没有法律法规管制、丧失道德底线约束的社会制度性全面腐败,官商勾结,行贿受贿,为了利润好处能赚钱,什么坑蒙拐骗、丧尽天良的坏事都能做得出来,什么假冒伪劣、乃至掺毒的商品都能制造生产。地沟油就是近几年来大陆开发的的食油新品种大热门货。
    
    什么是地沟油?简而言之,就是从餐馆、饭店、食肆等收集的残菜剩汤垃圾里,提取的油料。过去中国农村的养猪户,由城市拿这些“泔水”来喂猪,效果良好,肉质鲜美,无瘦肉精。南方和港澳,也有叫“潲水”、“厨余”的。西方发达国家,为了废物利用,环境保护,也有回收这种废弃食油的行业,经过科技处理过程,重制为生物燃料、洗洁肥皂、航空用油等化工产品。由于处理程序复杂,成本较高,利润偏低,这类行业在中国较为罕见。为了赚钱快,头脑精明的大陆不法厂商,便动脑子,利用简易技术,使用化学药物,把收集的这些垃圾,经由过滤沉淀、加热蒸发,制成食用油行销市场,虽然含有黄曲霉等毒素,尽管害人不浅,果然一本万利。据资料所示,炼地沟油一般每公吨成本费约人民币300元,以每公斤贱价3元销售,就卖3,000元,利润十分可观。2010年的统计,中国生产了300万公吨的有毒食油。这就是大家当今“谈‘油’变色”的地沟油。
    
    这种有害的食用地沟油,在大陆已经开发行销多年,大批量生产流向市场,进入从低档到高档的各级餐厅酒店,以至家庭烹饪饭菜,上街就餐吃喝,高级酒店宴会,以及各种加工食品,都难免地沟油入肚,“中招”防不胜防。更可怕的是,Made in China的地沟油已然出口到香港特区,引起广大市民的强烈不满,公众舆论谴责抗议,可能会形成反对“土共治港”的又一事件。根据传媒记者跟踪调查,公开列出了香港特区内使用地沟油各家饮食集团与所属单位的具体名单地点,以及从大陆进口地沟油的香港代理食品进口公司,提醒公众注意。由名单所见,地沟油可谓已经无孔不入地占领香港特区的饮食业和超市、商店的大部分地盘,情况确实相当严重。因此也引起特区政府有关部门如食物卫生、检疫、海关、警方等部门,受到社会舆论压力,不得不加以关注。同时,这种趋势也会进一步激发香港政坛“建制派”内部,本来就同床异梦、貌合神离,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矛盾,前任后任互相推诿,较量进一步恶化。
    
    说到香港政坛“建制派”的矛盾,情况和背景都相当复杂。“建制派”,一般指的是香港在1997年7月1日被中共政权接管以后,拥护听命于“北大人”中央,得到北京中南海当局认可和扶植的一派,如由“英国走狗”摇身一变成为“中国走狗”的港英政府时期被称为“旧灯泡”,搭“直通车”转入“特区政府”的官员,像上一任“特首”曾荫权、前立法会议长范徐丽泰等;一些“亲共”左派政党和政治团体的领导人,如民建联等的几位领导人;还有至今仍在“地下”活动的香港“土共”及其公开组织的工会、教育界、新闻界、文化界、妇女界等外围社团的负责骨干。由于他们不同的经历和社会背景,往往出现互相不服气,互相瞧不起,对“北大人”争宠妒嫉之丑事,时有发生传闻。
    
    最近凸显的矛盾,发生在上届特区政府第二把手政务司司长唐英年和“土共”代表人物梁振英,竞当新一任“特首”的激烈斗争。唐英年获得各大财团的支持,又有江泽民作“后盾”,接曾荫权的班“八九不离十”;不料“土共”的梁振英野心勃勃,不排除得到一些暗示信息,有胡锦涛在中央支持,立马积极勇猛争夺。在中共高层党内斗争的影响下,结果梁振英得以击败唐英年,当上新一届“特首”。当时,坐镇西环以彭清华为主任的“中联办”,赤膊上阵公开支持梁振英,给工商界施加政治压力,要他们表态“挺梁”。但是,工商界和“土共”向来格格不入,所以对被港人称为“梁狼”的梁振英,并不服气,加上梁的班子频频出错,如强制推行“洗脑”国民教育、出卖新界土地、处理水货问题手软等,加上他的一些高级幕僚被揭发违法,不得不辞职,三天两头激起市民示威游行抗议,要求他下台,搞得他也“应接不暇”,焦头烂额。有评论认为,胡锦涛为了和江泽民斗气儿,结果“点错相”给梁振英当上“特首”,是一个大失误,造成香港现在的难堪局面。如果让同样是“建制派“的唐英年来当,可能不至于如此糟糕。唐英年和梁振英都有房屋僭建的违法事件,但是“中联办”袒梁而整唐,实属不公。
    
    习李体制上台后,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很快就把“中联办”主任彭清华、副主任李刚,即刻调离香港,仓促得这两个连说声“bye-bye”的时间都没有;同时任命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空降抵港接管坐镇“中联办”,整顿胡锦涛偏听彭清华这帮人,而钦点梁振英当“特首”造成的乱象。张晓明是资深港澳事务官员,熟悉香港的情况和问题,而且与工商界的关系良好。他是来“救梁”,还是“帮唐”,或当和事佬?尚有待进一步观察。不过,唐英年难掩喜形于色,日前他特别在“老巴刹酒家”庆祝圣诞节,宴请前特区政府不予“土共梁”合作的一批同事和部下官员,以每瓶港币5,000元的法国名酒款待。他说是“不谈政治”,这不是明摆着在“幸灾乐祸”地示威吗?
    
     (2013年1月5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1/2013011120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