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宣部大战《纽约时报》/林保华
(博讯2013年01月03日发表)

    

    18大雖然已經結束,但是18大掀起的權力鬥爭餘波仍然蕩漾,除了還關在牢裡的前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照片居然可以陪著江澤民的照片在人民網亮相,讓人猜測,是陳良宇將如同江澤民那樣獲得自由,還是江澤民將如同陳良宇那樣關在牢裡?

     而捲進揭露溫家寶家族財產問題的《紐約時報》駐中國記者能否得到簽證,也一下成為焦點新聞。這些都顯示,雖然中宣部已經降格,只是由政治局委員兼書記處書記的劉奇葆出任,但是中宣部的陰魂還在圍繞著中外媒體,像閻王殿一樣繼續發揮可以置人死活的強大影響力。《紐約時報》是國際級的大報,事件關係到中國的改革開放而更引起外界的關注。
    外國媒體在中國駐有許多記者,《紐約時報》也有多名記者派駐中國,他們的不同命運,是不是中共在運用它的“統戰”策略,也就是“爭取多數,反對少數,分化瓦解,各個擊破”呢?

    《紐約時報》的不同記者,情況也不一樣。直接撰寫溫家寶家族問題的張大衛在被留難後,已獲簽證;然而《紐約時報》北京分社新任社長潘公凱早在去年3月便申請記者證,但直至現在仍沒有回音,滯留香港。這種做法,是故意表示與溫家寶事件無關,還是矛頭向上,對著“主任”?

    而於去年9月,由路透社轉職《紐約時報》的澳大利亞記者儲百亮,即向當局申請續領記者證,卻一直未批,被迫在去年的最後一天離開北京南下香港,這也是刁難《紐約時報》,還是儲百亮本人過去的某些報導引起中宣部或某些權貴的不悅?

    無論什麼原因,這些做法都損害了中共的形象,尤其在高喊改革與反貪的情況下,人們不禁要問,改革與反貪是真的嗎?造成這些事件的原因,除了中共一向對資訊自由的敵視態度之外,是否還有其他原因?

    18大結束後半個多月,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就被雙規,其後升任中宣部長的原四川省委書記劉奇葆就神隱多日,甚至被傳說案子牽涉到他頭上。其實,即使劉奇葆沒有出現什麼問題,現在主持書記處的原中宣部長劉雲山的影響力也是不可忽視,因為他的升官表明他過去的作為得到高層的認可,自然便於下指導棋。

    相對於《紐約時報》,7月初爆習近平家族財富的彭博通訊社似乎沒有怎麼遭到刁難,為何有這個區別呢?

    2010年10月3日,溫家寶接受CNN訪問時說:言論自由在任何國家都是不可或缺的,並已被寫入中國憲法。他強調,我們不僅應讓人民享有言論自由,更重要的,我們還必須創造條件讓他們能夠批評政府的工作。

    既然如此,溫家寶為何如此在意《紐約時報》的揭露?溫家寶有中宣部為他護航,也可以由國家出面請律師提出控告,何必用這種見不得人的小動作來影響國家的形象?如果是中宣部嫁禍於他,何不公開批判中宣部的做法還自己的清白?

    但是不管這是出於溫家寶的意思,還是中宣部的意思,乃至是中共高層的集體決定,中宣部仍然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至於劉雲山主持中宣部期間,曾經要建立中國的CNN,與西方媒體對決,為此花了不少錢,但是連一個《紐約時報》都鬥不過,那麼這些錢哪裡去了?而接著,彭博通訊社在12月26日進一步開火,發表長篇報導,揭露中共建國元老的後代們聚斂巨額財富的狀況。

    中宣部除了做一些小動作之外,是否更應該徹查這些消息來源?如果黨內有人洩露黨和國家的機密,是否應該請中紀委處理?當然,中紀委又要陷入要不要反腐敗的難題了。(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2013.1.2http://www.rfa.org/mandarin)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站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http://redchina.ning.com)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1/2013010316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