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谢选骏:奥巴马正在开创第三个美国
(博讯2012年11月10日发表)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第一个美国是华盛顿在独立战争中开创的,第二个美国是林肯在南北战争中开创的,第三个美国是奥巴马在金融危机里开创的。
    
    
    (一)
    
    在《“美帝国主义”何去何从?》一文中,我曾经指出:
    
    从州权的观点看,如果说真有所谓的“美帝国主义”,那么其起源一定是这个取消了各州自由退出联邦权利的“南北战争”:这是两个美国之间的战争——华盛顿的美国和林肯的美国,自愿加入和自由退出的美国和自愿加入但不得退出的美国。
    
    一个较强的北部美国,消灭了较弱的南部美国,从而迫使战败者接受战胜者的意志。
    
    所谓帝国主义,难道不就是一部分人迫使另部分屈从自己的意志吗?
    
    现在,一百五十年去了,美国联邦政府的权力是越来越大了,而且大大超越了美国国界,形成一个世界霸权。
    
    未来,这个霸权面临两个选择:
    
    1、继续扩张,从世界霸权走向全球政府;
    
    2、开始萎缩,从世界霸权退回联邦主义。
    
    而一旦从世界霸权退回到联邦主义,可能就会继续后退,还原到州权至上的时代?应该不会。因为世界潮流毕竟是“越来越大”。
    
    而我们看到:美国从独立(州权至上)到南北战争(联邦主义),用了八十多年(1770年代到1860年代);从南北战争(联邦主义)到二次大战(世界霸权),又用了八十多年(1860年代到1940年代);现在美国正在走向第三个“八十多年”(1940年代到2020年代),不进则退。
    
    是从世界霸权走向全球政府?还是从世界霸权退回联邦主义?
    
    “美帝国主义”,何去何从?
    
    这不是一个道德问题,这是一个力量问题。
    
    ……
    
    
    (二)
    
    而在《美国大选结局关系人类未来命运》一文中我进一步指出:
    
    现在47%的美国人所交的税不够自己得到的补助,那么美国还在生死攸关关头徘徊着,一旦“所交的税少于自己得到的补助”的美国人超过了51%,那么美国就注定再也无法回头,就只能一往无前地走向“大政府”,甚至一直走到“全球政府”的尽头了。
    
    美国现在距离全球政府确实只有一步之遥。
    
    难怪“欧洲央行大动作,债券暗助奥巴马”:2012年9月6日晚,奥巴马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发表接受提名演说前,欧洲央行(ECB)总裁德拉吉(Mario Draghi)就在当天稍早宣布:收购欧元区经济艰困会员国政府债券的新计划。结果“华尔街股市应声爆涨,一飞冲天,来到2008年金融海啸的最高点”。伦敦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驻华府记者哈定(Robin Harding)说,在此时机做此宣布,有暗助奥巴马当选连任的作用。
    
    现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和想当总统的罗姆尼之间的第一次辩论,本来是以美国国内事务为焦点的,但罗姆尼还是设法“攻击了中国政府”。他在开场白当中表示,他将“对中国进行打击,因为中国作弊”。这本来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句话会给基辛格(Henry A. Kissinger)造成了创伤。身为前国务卿及前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曾在为丑闻总统理查德·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跑腿,与中国共产党建立了蜜月关系。
    
    已经表示支持罗姆尼的基辛格现在抱怨说,此次竞选期间,两位候选人都曾对中国发表不负责任的评论。“在每个国家,都会有强调已有国家间分歧的国内压力,这在我国的政治竞选中就可以看出来。竞选过程之中,两位候选人都使用了令我觉得非常可悲的语言。”基辛格在华盛顿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的一次小组讨论中说。基辛格补充说,“在贸易方面,两人都把‘作弊’一词用在了中国身上。” 他还表示,一些“理论家”对于中美关系的详情一知半解,“想把这变成一场十字军东征”。紧接着,“中国官方”的媒体新华社就对基辛格的言论进行了报道,好像是约好了似的。
    
    奥巴马和罗姆尼为什么都对中国的“贸易违规嫌疑”反应强烈呢?
    
    因为全球化。
    
    基辛格为什么和中国政府一唱一和呢?
    
    因为全球化。
    
    全球化使美国人和美国人成为仇敌;全球化使美国前国务卿和中国现政权成为搭档密友。
    
    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如果奥巴马再度当选,就将意味着白种人统治美洲的时代宣告结束了。
    
    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2008年奥巴马能够当选美国总统,尤其“金融风暴之下”的偶然性,但如果2012年奥巴马能够再度当选,就“把偶然性变成了一种必然性”了。
    
    这种意义的美国大选,已经不再是美国事务,而成了全球事务,可以说,“美国大选的结果关乎人类的命运”。
    
    …………
    
    
    (三)
    
    
    第一个美国是华盛顿在独立战争中开创的,第二个美国是林肯在南北战争中开创的,第三个美国是奥巴马在金融危机里开创的。
    
    1865年,美国南北战争(Civil War)后通过的宪法第十三条修正案(13th Amendment),事后追认了“废除奴隶制”。
    
    在我看来,罗马帝国的解放奴隶与南北战争中的解放黑奴异曲同工,实际意义都是把奴隶的人身依附,从奴隶主的手中改到国家的手中,以便按人头纳税!因此政府在财政危机时,就有了扩大债务、向民众摊牌、转移财政成本的无限权力。罗马共和国惟有向罗马帝国完成转变,才能扩大自己的统治基础。正如美国惟有废除奴隶制,才能扩大统治基础,从合众国走向联邦帝国。
    
    和现在2012年只知道消费国家债务的美国总统竞选者相比,罗马帝国的皇帝其实有其挺不错的一面。例如五贤帝之末的奥勒良和他的儿子康茂多:奥勒良在抵抗日耳曼人劫掠的时侯发生财政危机,没有像图拉真那样摊派,而是变卖皇家地产和宫廷家具,筹集军队出征的费用。皇帝自己的消费水平,甚至还比不上一般的百夫长!不像现在的美国总统和国会议长,动不动就花几千万美元的公款招摇过市。康茂多显然继承了他老子的财政困难,也同样没有加税或摊派。康茂多死后,国库尚有余额,不像现在的美国政府,强行预支了每个美国公民将近十万美元的税款。
    
    和中华帝国不同的是,罗马帝国可是一个有公民社会保障的国家,向帝国公民中穷人,发放免费面包和免费养老金,而且没有移居城市的户籍制度限制。这种制度自格拉本时代一直到戴克里先为止,整整维持了四百年之久!稍欠完美的是,免费面包只向京(罗马)沪(君士坦丁堡)广(安条克)发放,且只向罗马公民发放,自由人(相当于农民工)是没有的。这一点比美国不如,但比中国还是强。
    
    话说回来,从“大政治”的观点看,“解放黑奴”其实就是授予黑奴以美国公民权,尽管当时这一授予并不完整,要等到一百年以后的民权运动来充分实现。
    
    从“大政治”的观点看,授予黑奴以美国公民权,相当于授予外省人以罗马公民权,其意义比罗马帝国解放奴隶还要广泛。
    
    现在奥巴马再度当选,历史的必然已经显现:美国已经开始脱离白种人统治的时代、并且稳步转向全球政府。
    
    现在可以明了:为什么外国人比美国人更加希望奥巴马当选?
    
    简单说来,奥巴马当选应该对世界其他国家比对当前的美国更加有利。换言之,奥巴马当选可以提高世界各国在美国面前的自信。例如一种比较拿得上台面的理由是:“相比之下,其他国家的人更支持奥巴马上台,因为他倾向于采取相对温和的政策解决地区冲突。”
    
    而更为实际的一个理由,就是奥巴马当选意味着:任何“非白人”、“非美国人”,都有可能成为未来的美国总统,这样一来,美国的大门就向全世界开放了。这样一来,美国就成为真正的世界国家了。这样一来,美国就能肩负海纳百川的历史使命了。为此,美国还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改革自己的移民制度;而不仅仅是简单地大赦非法移民。
    
    有关这一点,我将在《改革移民制度,造就世界国家——有关“罗马公民权”的思考》中,予以论述。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11/2012111010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