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航母你轻轻地吹(2)/草虾
(博讯2012年10月02日发表)

    我从小在船上长大,多么热切的渴望驾驶自己的船、驾驶自己的航空母舰呀?但这个梦早就彻底破碎了,在我十年前离开海事行业时。中国人是全国性的缺乏海洋概念,例如世界通行的Marine行业,中国人叫做Shipbuilding,可见其脑有船无海。
    
     我首先很对不起大家的说,中国N个十年之内是造不出航空母舰的。航母这东西,是在一定时代的技术条件下的多兵种多工业的组合配置,他除了各个附属舰船,还要配备海军航空兵、海军陆战队、潜水、消防、、、各种力量。舰体呢,各个部件都要达到一定优越性能,你的总体设计思想优越,综合起来才能对抗你的假想敌。所以开工之前,就要知道你的假想敌的工业水平如何啦?就说大家都知道的螺旋桨,原理很简单,根据你的舰体的推力需要,使用流体力学和高等数学就可以计算出三维空间的渐开线方程,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有个专业就是专门研究这东西的,能把桨叶的流线厚度计算到毫米以下几个数量级。一般商船所用的四叶浆,制造成本低,但它的对称结构能让水流方便的漏过去,所以航母要用五叶浆。那么,五叶浆就比四叶浆的设计制造难多了。然后呢,航母的螺旋桨大概有三层楼高,现在一般要用多轴联动的数控机床来加工,想想那个机床该多大呀?五轴联动、七轴联动、九轴联动、、、,联到几轴了我真不知道,但是洋人的这些尖端机床不卖给你,有本事你自己去开发研制。或者,你还是用老机床,你的加工精度比人家差好多,你的航母的螺旋桨的打水性能就比人家差好几个级别,你怎么跑得过人家?
    
    就说最最简单的,海军锚,高抓力锚,没有任何的机械电子含量,纯属一个铁疙瘩,但是中国人到现在都未曾设计出自有的锚型。还有锚链,那一年我在青岛做锚链出口,青岛海关的官员说我谎报:你报出口锚链的数量是四节,但是你这货物有几百节哪!我就跟他解释,你讲的那个是几百个链环,我讲的节是标准单位,一节等于27米长。他说你为什么不叫段呢?我说这是中国船级社规定的行业术语,就是这么叫的。想想看,海关官员的肩章就是锚和锚链,他都不知道锚链咋回事,何况一般国民呢?一个不懂海的国家,想要造出航母,唉。
    
    我讲中国人不懂海,看官可能要骂,但我帮你捋捋脑子你就明白了。对比中国和纽西兰,你肯定说中国大大的大于小国纽西兰。但我告诉你,你说的是昏话,因为你不知道,懂海的人的看法正好相反:纽西兰是海洋大国,中国是小国。道理何在呢?纽西兰的势力范围是四分之一个太平洋,最东面是与美国为邻的西萨摩亚,中国的势力范围还不能完全覆盖东海南海呢。再拿地图看看,纽西兰的海岸线不比中国短,环岛有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港湾;你看中国最富有的沿海大省江苏,它的海岸线竟然是一条直线,没有称得上港湾的港湾。从我老家的老坝港,跑出去很远都是浅浅的污泥滩涂,无法玩海的。这就像人脑的体积重量小于象脑,但是人脑内容的沟回多,抽屉多,所以能够储存处理的信息量就多,而象脑虽大却是白板一块。假设中国的海岸线跟纽西兰一样长,再除以人口数量,你就能得出中国的人均海岸线有几米?我在纽西兰的家门前的马路有二十米,即从我家过了二十米才是下一家的门。这就明白了吧?纽西兰是个海洋大国,还是个体育大国,一般的正经人家都有游艇,有了闲暇就去玩海,小孩子们喜欢冲浪漂流。看看中国,富人有钱的是置楼玩妓的多、还是置艇玩海的多?所以兵法云:主孰有道?民众孰强?!
    
    兵法开篇就问“道天地将法”,中国的道在于确保彼党当牢旱鸭子的地位,而不在于提高国民的海洋观念,结果呢?我讲一件让爱国者们伤心的事,文革前中国造的第一艘万吨轮“跃进号”,出海第一天就在苏岩礁触底沉没,船员们诐救起后报告朝廷说是诐日本的鱼雷击沉的。想想,这么不诚实不良善的国民,如何支撑起一个强国?现在比文革前好多少呢?
    
    顺便说一句,钓鱼岛关我何事!因为,钓鱼岛再怎么争,顶多算是台湾的,台湾人则是一半想当中国人一半想当日本人。而我呢,我的梦是提一支海军去夺苏岩礁,那是我们江苏的gate。大家不知道啊,从我们老家的老坝港,出海往苏岩礁方向,我觉得最好吃的就是蛏鼻子,那个鲜美爽口呀,龙虾鲍鱼都是假的。可是这个苏岩礁呀,现在却由南韩霸占着。大家想想,我们不能跟耳朵眼儿的半个国家南韩夺取苏岩礁,还想跟世界第一第二的海洋强国美国日本去夺取钓鱼岛?
    
    我告诉大家,现在的中国没有比甲午海战时好多少。说到此,不得不回顾一下清日甲午战争。好多人说失败因为大清腐败啦北洋水师搞走私啦什么的,都是假话:比如一个壮汉搞腐败,喝酒嫖妓是否必然导致他诐打倒by一个幼儿园小孩儿呢?北洋水师败在哪儿呢?先给大家讲点兵法开篇:曲制、官道、主用也!
    
    北洋之败,败在舰队司令丁汝昌是个旱鸭子。平常搞点走私啦,经济开发啦,都没所谓。但是关键的海战时刻,他犯了淮军步勇出身的脾气,命令旗舰冲入敌阵,完蛋了。我们知道,陆军的战法,部队的司令总是豢养着掌握着一支主力师,关键时刻把主力投入对决,单刀直入,即使建制打散了,劲锐士卒也可以近身肉搏搞死对方。林彪就一直是毛泽东的主力师,从打张辉瓒到打刘少奇,都是这么个战法。但是海军就不能这么玩了,旗舰诐打掉等于大脑诐打掉,整个舰队就散架子了。因为,旗舰上的主要力量是舰队司令的参谋部,那么多的作战参谋,精熟于各种作战方案和战情观测对比,随时给主帅提供主意。丁汝昌是个耍大刀片子的出身,下令定远号冲入敌阵,这正是日本舰队求之不得的,先打得你的旗舰失灵,然后再看失去指挥的舰队的哪个舰好打。即使有其他舰代行旗舰职能,但是他舰上哪能一下子冒出来那么多的参谋人员呢?
    
    所以,从李鸿章任命合肥小老乡丁汝昌为舰队司令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北洋水师的覆灭。反观日本的舰队司令伊东佑亨,鹿儿岛人士,自小就是玩海的鱼鹰。你旱鸭子哪里比得过鱼鹰的直觉呢?就像我们好动好吃,哪能跟西藏喇嘛比赛打坐沉默?
    
    为什么说“现在的中国没有比甲午海战时好多少”呢?我们来看中国的海岸线,从葫芦岛到防城港,这条半圆弧的圆心是湖北黄安县,该县出了一位顶级旱鸭子,就是号称中国海军之父航母之父的刘华清,他老人家也是远华案的幕后祖宗,55年的海军少将。还有另一位少将胥治中,出自湖北石首县,就是那个尸首失守的石首。这一对旱鸭子,而且还都不是军事主官或者技术军官出身,执掌中国海军及军舰制造业多少年?他们靠的是老邓,就像丁汝昌靠老李。如果说中国海军目前的窘况是还在为丁汝昌买单,那么还要为刘华清胥治中买单多少年呢?
    
    现在,我们是否明白了六个字“曲制、官道、主用?”看看山本五十六的老家是新潟县,那里也是航海重工基地。再看湖北的黄安石首,是出海洋人才的地方吗?从李鸿章到邓小平,都是一样的。邓小平是政委出身,所以重用政委出身的刘华清胥治中,结果如何?大家看看,刘华清因为远华案身败名裂,胥治中一死留下的老婆孩子就诐赶出将军楼,就知道这二位在位之时多么遭人恨,他们的下属,怎么可能在他们的英明领导之下团结搞出航母来?兵法云:令民与上同意,故可与之死、与之生,而不畏危也。
    
    中国搞不出航母,除了官道政治的首因,还因为海军的治军思想和军工思想都是继承了德国的那一套,这个就需要慢慢梳理了。待续。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10/2012100223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