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周志兴:薄熙来去了,还会来吗?
(博讯2012年09月30日发表)

    
      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薄熙来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决定给予薄熙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这个决定,让我们看到了执政党的决心,也看到了希望。
    
      一个曾经信心满满准备入常的官员,眼看进不了班子,要进班房了,一颗政坛明星陨落了。
    
      对于重庆,对于官场,薄熙来,来过,现在去了。去了他该去的地方。
    
      说实在的,很可惜。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到重庆,和薄熙来有过近距离的接触,据我的观察,这是个极有斗志也是极聪明的人,和许多官员不同的是,他还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有创新精神,口才也好,风度翩翩。在官场上,这是一个相当另类的人。
    
      回北京以后,曾经有不少人问对薄的印象如何?我回答是三点:一是这是个想做事情的人;二是这个人对于个人崇拜相当推崇;三是缺少民主和法制精神。我也写了四篇雾都日记发表在共识网上,文章发表后,有人批评我,说把重庆肯定得太多了,还有人批评我,没有全面写出重庆的精气神。但是,我当时是从两面来看重庆的,现在重读这几篇文章,我还是认为能够站得住。
    
      薄熙来去了,还能再来吗?
    
      社会上有不少薄的拥趸,认为薄还有可能东山再起,我认为没有这个可能了。从他犯下的种种错误乃至罪过,加上他的年龄和目前世界和全国范围内的政治环境,他没有可能再来了。如果经过一段时间的牢狱生活,能够放平心态,在有生之年能够有一个好的身体度过余生,已经相当不易了。
    
      但是,在现在这种土壤里,薄熙来一定还会再长出来!
    
      这两个说法不矛盾,薄熙来不能来,其他各种“熙来”却随时可能再来。
    
      我们可以看看薄熙来是怎么来的。
    
      我接触过一些熟识薄的人,可以简单勾勒一张肖像:薄上中学时,据说比较低调,活跃程度远不如他的哥哥和弟弟;上了大学,依然是个比较本分的大学生,就是身居高位后,对他的同学们还是讲交情的。其实他的变化,是当了一把手之后,不管是大连还是辽宁。问题发展到顶峰是在重庆,又是政治局委员,又是一方诸侯,起码当地没有可以制约他的力量,以至于他忘乎所以,恣意妄为。
    
      不受制约的权力造成的伤害,实际上也一定波及权力持有人自己。尽管他可能风光一时,但是,也许就是一步步走向失败,走向灭亡。
    
      薄只是一个标本,像他一样的人在官场上并不少见。原因不在于人的素质,而在于制度。像植物的生长离不开种子、土壤、阳光雨露和养分、灭虫一样,人的成长也离不开各种条件,在现行的干部管理体制下,有些东西是被忽略的。例如,我们的官员任免体制,基本上是由上而下的,官员只要对任命自己的上级负责,这样,他就不会十分顾忌老百姓的反映,甚至不会顾忌自己同僚的反映。在这样一个执政党地位无比之高的国家,官员的权力一定是无比之大,加上缺少媒体监督,缺少人大代表的监督,能不出问题吗?
    
      就像一棵树苗,阳光雨露各种养分都堆上来,唯独没有捉虫子的手段,那棵树就看运气了,侥幸没遇到虫子,它就茁长挺拔,万一遇到虫害或者自己生了病,那就只能倒下,倒下的时候,也许还会砸坏了其他的树木。
    
      如是不解决这个问题,薄熙来这样的官员,一定还会来。
    
      为了避免这样的现象,在目前总的权力结构不能改变的前提下,要对官员管理体制作相应的改造,从任命、监督到罢免,要有切实可行的办法。例如,官员的财产公布问题,能不能从新提拔的官员开始实施?例如,能不能更加充分利用网络的监督力量,等等。
    
      执政党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但是,官员的倒下却简单的多,薄熙来的教训,应当牢记。
    
      薄已去,希望后无来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9/2012093006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