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解龙将军:古代的“宦官十常侍”与现代的“政治局九常委”
(博讯2012年08月23日发表)

    
    读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东汉的“十常侍乱朝”是历史发展的“重中之重”。因为阉人宦官十常侍最终推动了东汉的灭亡,也导致第一期中国文明走向终结。
     (博讯 boxun.com)

    十常侍指中国古代东汉灵帝(168年-189年)时操纵政权的张让、赵忠、夏恽、郭胜、孙璋、毕岚、栗嵩、段珪、高望、张恭、韩悝、宋典等十二个宦官,他们都任职中常侍(黄门常侍)。其中以张让以及赵忠最为受宠。《三国演义》以张让、赵忠、封谞、段珪、曹节、侯览、蹇硕、程旷、夏恽、郭胜十名宦官为“十常侍”。
    
    据《后汉书》记载,这十二人“封侯贵宠,父兄子弟布列州郡,所在贪贱,为人蠹害。”在黄巾之乱时立有大功的皇甫嵩因为得罪十常侍,结果见谗于朝廷,郎中张钧因向灵帝请求诛除十常侍,结果被诬陷而死于狱中。
    
    十位常侍,以张让为首,均为“大内近臣”。所谓“常侍”,是“中常侍”或“散骑常侍”的简称。秦与西汉的中常侍,到了东汉却以阉人宦官充之。魏、晋以下的散骑常侍,均由士人充当。唐诗人高适,人称高常侍,所任即散骑常侍。
    
    只有东汉是特例,中常侍由宦官充当,结果后来人们就用“十常侍”来代称宦官集团,十常侍横征暴敛,卖官鬻爵,他们的父兄子弟遍布天下,横行乡里,祸害百姓,无官敢管。人民不堪剥削、压迫,纷纷起来反抗。当时一些比较清醒的官吏,已看出宦官集团的黑暗腐败,导致大规模农民起义的形势。郎中张钧在给皇帝的奏章中明白指出,黄巾起义是外戚宦官专权逼出来的,他说:“张角所以能兴兵作乱,万人所以乐附之者,其源皆由十常侍多放父兄、子弟、婚宗、宾客典据州郡,辜确财利,侵略百姓,百姓之怨无所告诉,故谋议不轨,聚为‘盗贼’。”
    
    张让率领十常侍,颠倒黑白除异已,捏造罪名杀朝臣,终于引起以何进为首的外戚集团不满。张让又先下手为强,诱杀何进,导致京师卫军变乱,杀尽宫中几千太监,张让也走上绝路,投身黄河而死。
    
    湖北人民出版社最近出了一本《性的历程》,作者王威揭露宦官太监们不甘于阉割的命运,要翻身求解放的故事:说监军的政委宦官乱搞下属的老婆不算,还与自己养子的老婆淫乱,而且连妓女也不放过,性欲之强,令人咂舌。
    
    其实早在汉代,《后汉书·刘瑜传》就有这样的例子,“常侍黄门亦广妻娶”。同书的《宦者列传》上,作者还感叹宦官“嫱嫒侍儿,充备绮室”,为此而强抢民女的不在少数。《后汉书》上的《周策传》上说:“竖宦之人,亦复虚有形势,威逼良家,取女闭之。”而成书于北魏的《洛阳伽蓝记》卷一节则引萧忻语云:“高轩升斗者,尽是阉官之嫠(寡)妇;胡马鸣珂者,莫非黄门(宦者)之养息也。”
    
    这些说的是私下娶妻纳妾的情形。到了唐代,宦者高力士、李辅国就曾奉旨娶妇,连君主都公开支持了。进入明代这个历史上太监人数最多的王朝,这种事情就变成天经地义的事情了。《野获编》上就说:“比来宦寺多蓄姬妾,以余所识三数人,至纳平康歌妓。今京师坊所谓两院者,专作宦者外宅,以故同类俱贱之。”看看,连宦官包养女人的一条街都出现了。
    
    既然娶妻纳妾的梦想能实现,那么进一步就是圆子孙满堂的美梦了。唐代规定高品宦官可以由养子享受门荫入仕、承袭爵位等特权,于是贪图富贵之人趋之若鹜,或径自卖身投靠甘为养子,或送子侄为其养子。初期朝廷还对宦官养子有所限定,只许养一个。可是后来宦官的威权越来越大,这种规定就成了具文。如唐代仇士良就有养子五人,除一个因年纪幼小未能入仕之外,其余四子皆承恩入仕且位高权重。
    
    为了当上养子,有些人甚至不惜自愿阉割。在唐朝权阉中,杨思晟本姓苏,高力士本姓冯,杨复光本姓乔,杨复恭本姓林,田令孜本姓陈,后来都随其养父而改姓。这种养父养子相继相承的宦官家族以杨家最为典型,自唐德宗贞元年间任职左神策军中尉的杨志廉开始,五代养父养子先后活跃于权力核心,时间长达一百多年,号称“世为权家”。在杨家全盛时期,其家族中仅出任节度使的便有十余位。
    
    不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阉人虽然贪婪,但毕竟是常常不行的。
    
    回到东汉的“十常侍”的政治功能。其权力之大,直逼现代的“政治局九常委”。
    
    不过“常侍”与“常委”,依然还有一字之差。
    
    奇怪的只是,“常委”里面好像绯闻不多,不像中共的各级贪官污吏,都有几十个男女性伴侣。这样的对比之下,“政治局常委”几乎都成了“常痿”——常常阳痿。这样一来,古代的宦官“常侍”与现代政治局的“常痿”就可以画上了等号了。
    
    政治局常痿,倒不说明其成员的私德如何高尚,而是说明其成员年事已高,身体不行,都已“锤垂老矣”(外行笔误为“垂垂老矣”)。
    
    相比之下,古代的宦官倒是年富力强,虽然“下面没有”了,但贼心不死,比得上朱元璋。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8/2012082300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