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达赖喇嘛和平精神维系汉藏友谊/洛桑尼玛
(博讯2012年07月15日发表)

    
    
达赖喇嘛和平精神维系汉藏友谊/洛桑尼玛

    达赖喇嘛与德国女总理梅克尔
    
    ·中共建政以来一直采取错误的民族政策·
    
    2008年以来中共错误的民族政策,不仅使整个藏区的民族问题更加恶化,也使汉藏民族间出现了自文革以来最深的隔阂,我想,这是藏汉两个民族间有理智、有头脑的人们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么,到如今2012年还在恶化的藏区情形又说明了什么?问题出现在哪里?哪些因素导致了整个藏区民怨不断?虽然当局也用尽各种强硬的手段,但还是整天惶惶不可终日,这些原因和情况是汉藏两个民族都必须面对和考虑的现实。这个世界已经进入不能用独裁和专制及野蛮的镇压方式就可以解决问题的时代了,尤其在民族和宗教信仰这两个大问题上。
    1950年,随着金沙江畔的一声声枪炮声响,共军以当时武器装备最好和绝对多数的兵力击败了总共不到7千人的藏军主力。虽然中共军队自始至终都以血腥方式、以武力进入了西藏,但他们却毫不羞愧地美言为和平解放昌都以及和平解放了整个西藏。在此之前,康和安多地区的藏区已经饱受了红色中共的摧残和凌辱,也是从此时开始中共开始在雪域高原宣扬其血腥的斗争哲学,让深爱本民族优秀文明的藏人特别反感。
    其实,我们广大藏人对共党的不满也就是在与其接触之始就产生了,只是人们因为当时共党的势力强大而不得不忍气吞声罢了,否则就会被打成反革命分子,甚至会连累到所有的亲人,共党的这种恶行就是到了今天还在不断地上演。看看那个盲人英雄陈光成所受的折磨,当局不仅对他虐待和侮辱,还威胁和欺辱他的亲人和家眷,仅从此事就能清楚地了解到共党是如何对待拥有正义感的百姓。从共党统治中国以来,这种例子已经屡见不鲜。尤其在整个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更是中共最疯狂的时期。中国共产党是靠杀戮起家的,所以这个集团也只相信用血腥杀戮才能赢得一切。以往中国古代的历朝统治者们也相信,只有靠武力才能打下江山。但那些古代的明君们却知道,坐江山是需要靠仁政的。可是狂妄而有血腥的中共却在夺取政权后还相信只有杀戮才能坐稳江山。五十年代的镇反运动,反右,四清运动,以及后来的文化大革命,还有近几十年来以镇压新思潮为名的镇压89学运,镇压法轮功,镇压各民族需要信仰自由和保护传统文化的呼声。共产党在坐江山后却一直不断地屠杀人民,已经导致中国几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从中共政权控制藏区以来,在整个藏族地区已经导致近百万藏人的死亡,有的村庄和牧区被以平叛的名义大肆屠杀,老人和孩子全部屠杀,一个也不放过。宝贵的文化被彻底摧毁和消灭,每个藏人的家庭都有一段受尽凌辱的心酸历史,有的家庭甚至已经没有一个存活的男人,也就是汉人常说的绝后了。这是我们藏族历史上最悲惨的时代,历史上虽然曾有过许多次的种族屠杀,但那都是局部和小规模的,可是共产党建政以来总是以不同的政治运动大开杀戒。
    最可恨的是,中共经常挑起民族和人民内部的矛盾,让被愚弄的人民互相仇恨和杀戮。这种挑拨的方式和伴随的冲突一直持续至今。不仅藏人和其他各民族是中共政权的受害者,就连作为主体民族的汉人也受尽共产党史无前列的摧残,共党几乎摧毁了汉族人民世代相传的优秀文明,许多次的屠杀几乎杀尽了汉族人民中优秀的人们,因为共产党所需要的只是没脑子或者容易洗脑的那些人,这样便于他永久地控制这个国家。因此,鉴于共党以前犯下罄竹难书的罪行,以及正在不断犯的罪恶,您能让所有藏族人民在共产党杀了自己爹娘后(即:指被共党残害的长辈们,也指被破坏的藏人信仰和文化),还像它感恩戴德吗?这是不可能的。就像中国人民不感谢日本侵略军的侵略和屠杀一样。日本人当时也不是说要搞大东亚共繁荣吗?在虚伪的口号下,有的只是对异族的血腥屠杀。所以,我们藏人也不需要共产党口头上最虚假的解放和什么表面上的援助来欺骗我们。它们从进入藏区以来就没有让藏人和所有青藏高原上的生命得到安宁,破坏生态环境,大肆屠杀无辜的人民,消灭民族的优秀文化,亵渎藏民族最神圣的信仰和圣地。他们干尽了所有的恶事,有些人还要我们去谢谢共产党给我们的施舍,感谢共产党给我们的那些本来就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
    现在,我们的家乡森林和珍贵的矿藏已经像野火烧过、野鼠刨过一样,被糟蹋得不堪入目,还要我们去感谢破坏我们世代赖以生存的家园的这群恶势力?我们这一代藏人做不到,将来的藏人也决对不会去做的。虽然中共几代独裁者们都沾满了藏族人民的鲜血,可以说中共统治藏区以来是藏人自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和浩劫,藏人应该可以说与中共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和罄竹难书的血债,但慈悲而又宽仁的佛教哲学让我们放下心中的仇恨,用仁慈的心去面对一切。因为共产党时刻把他统治下的人民绑架在自己血腥的战车上,这些被共产党强迫的人和那些完全被洗脑的人被中共收买和利用让它们对抗人民,它们也是这个社会的受害者。虽然共产党根本就没把这些人当人看,随时都会让他们成为中共政权的牺牲品和炮灰,但我们藏人却要用佛教的精神不仅要把他们当人看,还要为了拯救这些人的灵魂去更加怜爱它们,哪怕它们伤害到了慈悲朴实的藏人民众,甚至我们藏人还会用自己的生命去感化它们。
    2009年开始的藏人自焚抗争,就是想让所有共产体制下生活的人们了解,共产党的政权已经亵渎和侮辱藏人的灵魂,到了藏人忍耐的极限,让许多藏人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我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藏人通过各种正常和和平的方式向共党表明自己的不满都会被严厉镇压和判刑,那么,自焚就成为藏人唯一的表达方式了。即使到了自焚这样的境地,所有藏人都没有去伤害任何一个局外人,甚至连一个军警(即共党进行残酷统治的爪牙和工具)都没有去伤害。相反,这些军警们却对自焚的人们棍棒相加直到断气为止,这些人冷酷到了没有一丁点人性的程度,就是畜生都会对自己的同类还有一些怜惜之情。那么,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是哪里出了问题?很显然,共产党这个血腥的组织所灌输的斗争哲学也就是一个杀人哲学,就像许多共党党魁宣扬的立世观念,只要能达到目的就可以不择手段,可以不受任何伦理道德约束,可以没有脸皮和心脏。
    中国共产党在中国这块大地上一出现,就伴随着灾难和血腥,看那血色的党旗和血色的共产党国旗,就可以预示中国人民将在血雨腥风中度日了。每当这些充满血腥的象征物在我们藏人圣洁的寺庙殿堂里挂起时,每当中共强迫藏人把手里沾满藏人鲜血的中共党魁的肖像挂在圣洁的庙宇里时,想想看这是多么的厚颜无耻,多么的伤害藏人感情,也就是这个血腥的中共政权一直在侮辱着藏人的文明和信仰。虽然共产党是如此野蛮和无耻,但我们藏人在中共的凌辱下却变得越来越坚强:你共产党要抓人,我们就填满你的监狱;你要杀人,我们就有尊严地死给你看,最终让世人能彻底地了解你残暴和无耻。也通过这种悲惨的牺牲,让那些丧失灵魂的人们找回自我和人性。藏传佛教作为整个佛教体系的一个重要分支,从其精髓的哲学思想中完全体现了佛教慈悲的哲学,这种慈悲的哲学是针对所有的众生,不仅针对六道轮回的所有生灵,也针对这个世界上最血腥最邪恶的共党集团里的人和事物。因此,佛教总是在无我利他,在无私到了甚至没有了“无”这个念头的境界去拯救那些邪恶的灵魂。那么到这种近乎于佛的境界时,还会有嗔恨吗?邪恶的势力还能伤害到菩提心的本身吗?虽然所有自焚中牺牲的藏人不一定都有这样的觉悟,但他们至少用自己的生命去证明了一个事实:虽然中共你的确太无耻和野蛮,让我们很不愿意与你这样的恶魔生活在一起,但我们也不会去伤害其他任何一个生命,因为我们是佛教徒。
    尊者的和平而又慈悲的思想一直维系着
    
    ·汉藏人民之间的理解和友谊·
    
    在藏传佛教慈悲哲学的熏陶下,作为全体藏人最神圣的精神领袖,尊者达赖喇嘛更无愧于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的化生。虽然广大藏族人民深受着共产党最残酷的折磨和侮辱,但尊者达赖喇嘛始终让我们所有藏人摈弃心中的愤怒和仇恨,始终要求我们藏人用无常的观想去面对任何苦难,用慈悲的心态面对邪恶势力,并要我们时时刻刻用慈悲的力量去感化那些扭曲而又愚昧的灵魂。因为心中哪怕存有那么一丁点的愤怒和仇恨,那也就是罪业的业源了,这是佛教最为禁忌的。虽然中共建政以来带给西藏人民的只是侮辱和杀戮,只是亵渎和诬蔑藏人的精神信仰,但藏族人民在尊者的和平理念下,始终坚持着非暴力的中间道路思想,以求与这个出而反而的政权在某种程度上与其达成藏人自治的条件,以保护藏人悠久的文化和信仰。藏人的流亡政府在1974年就围绕着藏人未来的前景,提出了不追求政治上的独立,而争取名副其实的自治地位。这也是尊者和流亡政府当中的政治家们高瞻远瞩所提出的利益汉藏两方的重要政治决策。1979年,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也提出“只要不谈独立,其他什么都可以谈的”藏汉和谈标准,我方为此做出了积极回应。但中共当局不仅未作出任何正面的答复,还对1987年和1989年西藏人民正常的和平抗议活动进行了自文革以后最残酷的镇压,武装镇压导致了许多藏人的死伤,逮捕和监禁了成百上千的民众,有些在狱中被折磨致死,有些在出狱时精神已经失常,还有些人至今还在监狱里背负着刑期。当时,我们还可以听到这样的消息,就是根本不到法定年龄的14至15岁的未成年的年轻尼姑也被逮捕入狱,其中有一位年轻尼姑由于在狱管人员的严刑折磨下,不到两年时间,突然以在狱中染病而病危交还给她的亲人,这时已经是病人最后的时刻了。它们这些刽子手不是良心发现,而是不想让病人死在狱中,怕承担社会上舆论的谴责,但害人的凶手就是他们。因为死者家属在以藏人最特殊的葬俗天葬的形式进行葬礼时发现,故去的人遭受了长期的酷刑折磨,病人的肝和肾等内脏是在长期折磨后受伤、最终导致了衰竭和死亡。在西藏这种事是常事,但又有多少汉族同胞知晓,大部分中国国内的汉族同胞只是从共党的宣传里,得知共党是如何建设富裕文明的新西藏。但从中国各地征集来的援助西藏人民的物资和金钱,却被当地的地方官和所谓的援藏干部以各种名义挥霍和贪污掉了,到老百姓手里的是微乎其微那么一丁点了。已故中国国家领导人胡耀邦在西藏视察时,发现了许多不服合事实的问题,严厉斥责了当地官员,他说:“国家援助西藏人民的钱都到哪里去了,西藏人民还那么贫困,是不是你们把这些钱都抛进了雅鲁藏布江了”。
    藏族人民最尊贵的精神领袖之一第十世班禅大师,自始至终地向中共当局反映西藏人民的苦痛,虽然这位藏族人民骄傲的儿子受到了许多不公正的打击和迫害,但他始终坚持为民诉苦,这也导致中共当局对他的不信任,最后却不明不白地早逝。我们藏人中的大部分人到如今还认为,是当时的共产党当局害了第十世班禅大师。其实,共产党自进入藏区以来,已经害死了难以计数的藏人精英分子,共产党的党国就是想在灵魂上统治和慑服整个藏族人民。但从2008年到如今,藏人始终前赴后继不屈不挠地抗争,不向邪恶而又血腥的共产党屈服,不被其用金钱收买,对西藏人民来讲,现在是整个民族自由事业的高潮阶段,共党越残酷的镇压,藏族人民的反抗和斗争将越来越坚强,这已经成了不争的事实。而恰恰此时,尊者的非暴力和平的中间道路,更加明显地发挥出了最重要的作用。藏族人民虽然遭受着苦难,但没有去伤及任何一个无辜,就连那些时常野蛮镇压人民的军警们都没有去伤害。恰恰也在此时,汉藏民族关系因共党的错误政策变得十分的危机和脆弱时,尊者达赖喇嘛号召全世界所有的藏人与汉族人民建立紧密的联系和交流,让汉藏之间的隔阂消除在萌发阶段。现在,越来越多的汉族同胞开始认清共产党在藏区所做的丑事,越来越多的汉族同胞站在了正义的一面。我们有理由相信,汉藏这两个具有优秀文明和深厚道德观念的民族最终会和睦地生活在亚洲这片土地上,需要着重指出的是,藏传佛教的慈悲精神,加上尊者十分务实的非暴力和平的中间道路思想,已经成为汉藏人民之间解决民族问题的重要精神源泉,将从根本上利于这两个伟大的民族,同样也更有利于解决其他各民族的问题。
    2012年7月2日写于瑞士
    转自德国《欧华导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7/20120715000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