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拍卖黑市曝光司法分赃制度化 广西北海令“党中央”成“纸老虎”
(博讯2012年06月26日发表)

     如果一个国家的法律体系,从上都下都允许进行无底线的讨价还价,情况将会怎样?
    
     博讯记者5月份刊登的《北海惊现100亿司法拍卖黑市,司法分赃体系曝光》颇具标本意义,充分显示商业化原则,已全面支配中共司法和组织程序,整个大陆社会的纠错机制,基本陷于全局性瘫痪,中共的制度合法性正走向瓦解。 (博讯 boxun.com)

    
    大陆最高法执行局材料表明,中国民商事案件生效判决,有60%进入执行程序;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中,80%有财产可供执行;有财产案件中,又有80%是房产、地产等不动产,通过司法拍卖变现的不动产,每年额度高达5000多亿标的。
    
    如此大规模的不动产变现,令大陆司法拍卖成了一个大市场,中国落马法官80%与之相关,从2004年的湖南高院原院长吴振汉案,到2006年深圳中院执行窝案、2007年天津高院破产腐败案、2008年最高法副院长黄松有中诚广场执行案以及2009年重庆高院原副院长张弢、执行局原局长乌小青腐败案等等,莫不如是。
    
    从2004年至今,大陆最高法就司法拍卖连年出台“相关文件”, 号称要打击围标、串标等破坏公平竞价行为,建立公正的、统一的交易场所和网络平台,种种技术手段可谓层出不穷。问题在于,司法拍卖过程中,如果种种“相关文件”真的被摆在桌面上公然违反,最高法会如何应对?
    
    广西北海拍卖黑市证明,最高法本身就是黑市的“护法庄家”,其吃相之差,已到达叛君悖德、上下相疑的地步,中央暗弱、地方骄横,“全党服从中央”迹近笑柄,展现了中共的制度性悲剧及其体制运作成本问题
    
    北海暴露出来的案件非常简单:一个在建工程进入执行程序,北海中院对其司法拍卖,先安排一个不具备土地估价资格,资产评估机构资格证书没有年检,评估报告签字人不是事务所人员的“三无会计事务所”评估资产,将价值8000万的拍卖项目低评至1200万,作为起拍底价;然后安排关系公司,在不交保证金的情况下进入拍卖场;最后关系公司按底价“一次拍卖成功”,却没有按要求在5日内交纳买受金,直到数月后才交割完毕——种种“放水”一路畅通,手法极其粗糙。
    
    作为北海中院的上级,广西高院一一查证上述违法事态,在两任高院院长的督促下,拍卖被撤销,而接下来却出现关键事态:最高法出面,直接下发指导函,要求广西高院“维持法院权威”,“撤销拍卖”再扭一下,变成维持拍卖,附加“做好当事人工作”的建议。
    
    区区一个几千万的拍卖,如此“一身是病”的执行,操作方除了北海中院院长滕朝祥外,竟然还涉及广西高院副院长欧绍轩,最高法副院长黄松有、奚晓明,最高法院执行局吴少军,构成中院——高院——最高法三级司法链条。
    
    小拍卖何以有如此 “大面子”?不难看出,一宗项目背后,是一大堆更大的“买卖”,本着货出“三包”这一“诚信”原则,最高法不惜和基层联手,将广西高院“架空”,把最小的“买卖”落实,对“买家”可谓不遗余力。
    
    更为令人震惊的是,无论是中纪委还是监察部,中共内部监督系统居然也认可最高法拥有司法拍卖“奶酪”的权利,无论证据如何确凿,都不贸然插手,其间逻辑在于:只要“买卖”是最高法干的,一概允许,“井水不犯河水”。
    
    中国大陆不采用西方民主政体,司法体系为一党服务,长期以来已经形成一套稳定的阶层排列与秩序,有人威胁到这种秩序,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事情,就好像一个生物体,体内变异细胞必然被排除出去,薄熙来就是这么一个被内部处理掉的变异细胞,一定程度上表现了中共专制体制下的自我修复能力。
    
    在西方人看来,中国境内喷着黑烟的密密麻麻的工厂、奴隶般服从的工人,以及取之不竭的人力资源,造就出令人恐怖的中国商品海洋;科技的发达和冷冰冰集权下带来的高效,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帝国正在形成。
    
    然而北海拍卖黑市这一事实证明,只要不涉及意识形态和最高权力之争,中国的部门利益可以无限地嚣张跋扈,可以赤裸裸地破坏中共制定的各种规则,就是说,中央并不集权、民众并不服从,西方人所畏惧的“一党专政”,实际上是毛泽东所断言的“纸老虎”。
    
    法律的价值,在于维护社会秩序,让民众对中共统治多少产生些依赖。按照阶级分析理论,法律本质上是为统治阶级整体利益服务的,统治阶级如果放任其成员为了自己一家一姓利益,大面积玩弄法律,“全民法律”这块遮羞布必然迅速瓦解,换句话说,法院条文既然可以买卖,全民也就对法律失去敬畏,首先被反噬的将是“中共中央”代表的利益群体,从逻辑上看,这种不顾大局的“挖墙脚”行为应该被惩罚。
    
    而种种事态表明,在大陆,包括法律在内的各种国家机器,在很多大人物的手中已形同玩具,“中共中央”并无制约手段。拥权自重者远远不止最高法一个部门,盖子互相捂住,谁也不作揭开,这种事情越来越多,逐步让北京各部委、地方各省县看清“中共中央”的虚实,看穿其孱弱不堪的本质,待得第五代习李上台,届时陡然撑着党中央的名头,其留存不多的威望,也必然丧失殆尽。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6/2012062620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