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宋石男:谣言——历史巨变的导火线(删缩)
(博讯2012年04月02日发表)

     谣言的历史太古老了。秦始皇在位期间始终为“亡秦者胡也”一类的谣言所困扰,他缔造的帝国在其儿子手中葬送,导火线同样是一句谣言:“大楚兴,陈胜王”。古罗马的皇帝也被谣言折磨得很痛苦,以致不得不任命公共谣言监察,每天到人群中去,从闲谈中发现谣言,进而把握公众情绪。如果必要,谣言监察者还会用自己编造的谣言来反谣言。
    
     几千年来,历史中的谣言都不绝如缕。但在古代,因为交通、通讯、传媒、人口等限制,谣言传播的速度与规模都不能与近世相提并论。当权者恐惧的并非谣言本身,而是谣言导致的社会集体心理波动与行为变异,更重要的是,通过对谣言案的深入观察,当权者发现自己已处于极度的孤立之中,惊恐不已,当权者还发现自己很可能已经在常规领域失去对官僚的有效控制,乱世来临,大规模的谣言更是泉涌而出,上述种种,都对政权的合法性和稳定性形成威胁,统治者必须严肃应对。 (博讯 boxun.com)

    
    谣言本身或不能改变历史,但很可能成为历史巨变中的一个关键因素。 “社会运动有时不需要真相,一个谣传引发的骚动,也可能改变历史。很多人内心追求的未必是真相,而是一场巨变”。
    
    1911年10月9日下午3点,革命党人在汉口不慎引爆炸药。大约同时,“清政府正在捕杀革命党人”的谣言,正在新军中流传。到了10月10日,这个谣言更加具体了——“清政府正在捉拿没有辫子的革命党人”、“官员已经掌握革命党人的花名册”。当时的新军士兵,不少人都没有辫子,传说中的花名册又谁都没见过,谁知道自己在不在其中呢?恐惧开始在新军中蔓延,恐惧滋生新的谣言,新的谣言反过来又加深恐惧。这时候,参加兵变就成了多数士兵自保的最优选择。10日薄暮,一个排长查哨时的普通纠纷,竟激成哗变,最终引发连锁反应,导致辛亥革命。
    
    谣言为何总是能轻易地使人接受并参与传播?外国学者对谣言有新颖而独到的见解,认为,谣言经常是“真实的”,它之所以令人不舒服,是因为权力无法控制这种信息。在任何一个地区,当人们希望了解某事而得不到官方答复时,谣言便会甚嚣尘上。谣言是信息的黑市。辟谣往往制止不了谣言,因为谣言代表了社会的愿望,反映出民众的真实感情,谣言是聚集着仇恨的怒火,它说出人们认为应该如此的“事实”。人们看上去是在传播新的谣言,实际上是在清算旧账。辟谣注定是无力的,因为辟谣会破除了民众真实的愿望,给借谣言表达自己情绪的民众当头浇上一盆雪水,强制他们回到平庸的现实中来,民众当然不肯买账!谣言既是社会现象,也是政治现象,它是一种反权力,揭露秘密,提出自己愿望的假设,迫使当局开口说话。谣言还是社会群体心理结构的镜子,因此不论真假,谣言都是有价值的。
    
    谣言不但是历史的、政治的,也是社会民意的真实表白。谣言不但可能成为历史事变的导火线,并且可能成为历史事变的推动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4/2012040219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