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美两国的秘约---玉君牒礼(三)/网络游戏
(博讯2012年02月23日发表)

    
    五,邓小平遇险
     (博讯 boxun.com)

    1979年1月28日那天,启程前往美国访问的邓小平夫妇,与前来送行的邓颖超、李先念、余秋里、耿飚、王震等中共资深领导人和政府官员,以及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芮效俭夫妇握手道别后,在北京首都机场,登上中国民航波音707–2406专机。
    
    若问邓小平专机首先往哪里飞?答案不是美国,也不是东京,而是上海。因为那时候,中美两国尚未通航。怎么办呢?中美两国为了邓小平访美的安全,特点设计了一套飞行方案:在中国领空,先南下上海,避开可能来自北方的空中威胁,在上海与美国事先派出两名领港员在上海虹桥机场汇合,然后经日本上空,横跨太平洋,直飞美国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在安克雷奇加油休息后,再飞首都华盛顿。空中护航任务分别由中国空军和美国空军担任,以防不测。
    
    邓小平的2406专机原定28日上午8时30分在北京首都机场起飞。飞机缓缓离开登机口,向跑道滑去,突然塔台接到紧急报告,中国情报部门查获一桩国民党特务潜伏案,发现一些有关2406专机的资料,显示台湾方面有可能在2406专机上做文章。
    
    情况紧急,于是专机再次滑回原处,做爆炸物排除检测。一个小时后,警报解除,未发现有任何可疑情况。专机于9时45分,从首都机场起飞。大约两个小时,飞机飞抵上海虹桥机场上空。当飞机下降离地面约30米时,飞行组长兼驾驶员徐柏龄突然发现,飞机向左偏出一个跑道的距离。啊,太危险了,徐柏龄心里头一凉,冷汗直冒,紧急拉起机头,进行复飞。
    
    这么大的动作,大家都看在眼里,但又不敢挑明,更不能议论。倒是邓小平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怎么又起飞了”。客舱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看见邓小平也流露出焦虑的神情,大家面面相觑,心里直喊菩萨保佑。还好15分钟以后,专机顺利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机上人员一起拍手,庆幸脱离险境。
    
    专机在上海虹桥机场加油后,上海天气忽然转为阴天,云层很低,机场的能见度仅有三、四百米,这种天气条件下通常是不允许起飞的。邓小平得知后,点燃一支烟,半支烟工夫,邓小平急躁起来,大声说:“不能耽误行程。”半小时后,专机强行起飞。不一会儿,飞机穿出云层,舷窗外呈现蔚蓝色的天空,机翼下看见湛蓝湛蓝的大海。
    
    飞机平飞后,乘务长任德珍端着的用不锈钢杯子煮熟的热饺子送到邓小平面前:“小平同志,今天是大年初一,请你吃饺子。”邓小平高兴地说:“飞机上还能吃饺子呀!我们今天就在天上过年了!”乘务长任德珍是山东烟台人,性格开朗直率。作为乘务长,就是这飞机的主人,在给邓小平上茶时,多嘴道:“首长,今天真不顺,飞机三起三落的. . . ,”话没说完,她忽然意识到不应该在政途“三起三落”的邓小平面前说出这个词。听到这话,邓夫人卓琳忍不住笑了起来,接过话题说:“三起三落,就是他的命了”。邓小平没有搭话,心里想:我这仕途三起三落,这次访美途中飞机也是三起三落,我死后他们对我的评价会不会也是三起三落?
    
    人有二意,花开两朵。
    
    江南已经在邓小平必经之路的一幢大楼里,租了一间4楼临街单人房。可在邓小平来到休斯敦的前两天,突然告诉房东他要离开休斯敦。还多付了一个月的房租让房东登广告另寻租客。房东感谢之后也没有起疑。直到联邦调查局人员前来告诉他,明天不希望有生人住在这里,他才隐隐约约有点奇怪:难道这位亚洲人已经知道陌生人不能住这里?房东没有把江南这事这人告诉调查局人员,因为他觉得江南已经自己退房了,不想没事找事。
    
    已经了解房东作息时间的江南其实没有走远。他偷偷地复制了房门钥匙,在邓小平即将来到此地的前六个小时,在联邦调查局人员封锁此段道路前,用复制的钥匙潜入了此屋。他取出预先藏在房间储藏室墙壁里的狙击枪和瞄准器,还有子弹。
    
    眼看着警察便衣各就各位,江南没有恐慌反而高兴。他高兴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一名货真价实的英雄人物,他也高兴将要为蒋介石为中华民国亲手射杀敌人。他准确沉稳地组装好狙击枪,装好瞄准镜,把子弹填入弹匣,弹匣归位弹仓,然后推子弹上膛,专等邓小平的车队到来。
    
    约莫等了一个半小时,他看见街面上的警察便衣开始忙碌起来,对面大楼似乎也出现便衣的身影。哈,目标来了。的确,江南要等的目标已经出现在远处:邓小平的车队开始朝这片街面缓缓移来。
    
    江南赶紧拿出一个吸盘,把吸盘吸在窗户玻璃上,然后用金刚钻围绕吸盘划了个圆圈,用锤子轻轻一敲,窗户玻璃就被开了个洞,把枪口搁在椅子背上,对准车队来的方向,打开了保险,开始寻找目标。就在这关键时刻,江南警觉的耳朵告诉他,门外有人。
    
    江南当机立断,舍命一击。他瞄准了目标,屏住呼吸,食指轻扣,“啪”,子弹出膛。同时,门外便衣也突然砸开门,一拥而入,把江南压在地上。由于击发时江南的情绪已经受到影响,且距离过远,子弹射偏,没有打中邓小平的座车。
    
    虽然江南没有得手,但美国一个极右组织,却差点上演了“大刀向,邓小平的头上砍去”一幕。
    
    大刀手是一位三K党的党徒,名叫路易斯•比姆。那天邓小平应邀去西蒙顿市竞技场晚餐并观看竞技表演。当他从旅馆楼上下到楼下大厅准备出门乘车时,中方警卫人员在前面和两侧,后面相距数米跟进的是美方安全警卫人员凯利。路易斯手提一柄大刀,突然一个人插到凯利的前面奔向邓小平,举刀便砍。只见凯利急步抢上前去,大拳一挥把路易斯击倒了,在附近的警卫人员一拥而上。邓小平在中方警卫人员的护卫下安然出门上车走了。
    
    虽然有万险,但在邓小平访美期间,中美双方签署了一大堆如科技合作、文化、教育、商业等协议,以及建立领事关系和互设总领馆的协议。这些都是例行公事式的东西。邓小平在访美期间,还不声不响地与美国总统卡特,达成了一个秘密约定。这个秘密约定出笼的动机,源自邓小平的远虑:中国如何在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夹缝中生存?
    
    记得当时,陪同出访的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之在飞机上负责任地问邓小平:“我们为什么要这么重视同美国的关系?”邓小平回答得像个温州街头小商贩:“回头看看这几十年来,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
    
    搞好关系?同美国搞好关系?红色中国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同苏联搞好了关系吗?邓小平现在要同美国搞好关系,为了什么?据说是为了中国的富强。但怎么个富强法,邓小平已经看不到了,我们还活着的人却已经看见了。
    
    六,邓小平和卡特的密谈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2/2012022308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