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吴英案:或促民间金融行至阳光下
(博讯2012年02月16日发表)

    
    来源:经济导报
    
    2011年4月7日,浙江省高院开始二审吴英案
    吴英案:或促民间金融行至阳光下


    郭华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
    吴英案:或促民间金融行至阳光下


    吴英,31岁,浙江东阳前亿万女富豪。1月18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布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就在吴英命悬一线之际,社会各界的声音几乎是“一边倒”,认为吴英“罪不至死”。吴英案为何能掀起这样的舆情?原因正如某网友所说——无论吴英生与死,罪与非罪,皆已非其一己之事,此案成为我国民间借贷的风向标,折射出当下民间金融的困境。导报记者就此约请专家,深刻剖析吴英案背后的“纠结”,希望以此推进民间融资“阳光化”进程。
    
    从“商业奇才”到“死刑犯”
    
    1981年出生于浙江东阳农村家庭的吴英,2003年8月用2万元开办美容院起家。2005年3月开办东阳吴宁喜来登俱乐部,同年4月开办理发休闲屋,同年10月开办东阳韩品服饰店;2006年4月成立东阳市本色商贸有限公司,后注资人民币5000万元成立本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属包括洗衣店、连锁酒店等在内的7家企业,崛起的速度不可谓不快。此时的吴英,已经成为媒体关注对象,但极少有媒体注意到,本色集团成立之前,吴英已负债1400多万元。此后短短半年的时间内,吴英先后注册了众多公司,成立后大都未实际经营或亏损经营。按照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吴英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虚假宣传等方法,营造具有雄厚经济实力的假象,非法集资7.7亿元,至案发尚有3.8亿元无法归还。“鉴于被告人集资诈骗数额特别巨大,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了特别重大损失,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应依法予以严惩。为保护公民的财产不受非法侵犯,维护国家正常的金融管理秩序,依法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但是部分舆论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看法。2012年1月18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以集资诈骗罪裁定死刑后,短短半个月间,该案已经演变成一起法治事件。一个名叫“吴英案舆论汇总”的微博,每日高密度更新相关评论;北大、清华、浙大等高校的学者和一些知名律师致信最高法为其求情;有的网站开设的“吴英该不该死”投票显示,绝大部分投票者认为吴英“罪不至死”。(据新华社)
    
    吴英案结果仍存变数
    
    一个昔日辉煌的女富豪,她的人生是否会在30出头的年纪戛然而止?吴英,这个以集资诈骗罪被浙江省高院判处死刑的“亿万富姐”,目前正在等待最高法的核准结果。
    
    不止吴英自己,社会上更多的人也在焦急地等待最终的结果。因为,这一结果不仅关系到吴英的命运,还“与你我有关”。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郭华7日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吴英案之所以引起那么多人的关注,并且舆论主流与法院判决产生明显背离,原因在于这一案件不仅仅是她个人的问题,这是在金融体制改革不完善的特殊社会背景下引发的极端案例。在郭华看来,浙江省高院之所以要对吴英判处死刑,旨在为将来有可能发生的其它类似案件敲响警钟。“古语说‘治乱世用重典’,而最重的刑罚就是死刑,如果以死刑量刑,那么对于吴英只能以集资诈骗罪来论处。”郭华表示,目前我国正处于金融发展的非常时期,由于正规融资渠道不能解决一些企业尤其是私营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导致民间资本异常活跃。而打着民间借贷的幌子行非法集资之实的,也不在少数。近年来,吉林海天案、安徽兴邦案、万里大造林案,以及现在的吴英案等一批重大非法集资案陆续被查处。2010年12月,哈尔滨市中院宣判的一起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案金额甚至高达22.22亿元。
    
    “其实,现在大部分私企甚至包括很多国企都在向个人融资,大家都是采取这种办法,所以我们不能简单把其产生的危害性全都归在吴英身上。”郭华认为,从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吴英是在目前金融体制改革过程中制度漏洞的一个牺牲品。如果这一案件不是在目前的非常时期发生,那么吴英也很可能不会被判死刑。郭华同时表示,最高法对于吴英案最终如何裁定还是未知数。
    
    据他介绍,我国的《刑事诉讼法(修改稿)》 目前正在审议过程中。根据最新的修改,最高法在核准死刑时增加了两个程序,即还要听取辩护人以及最高检察院的复核意见,而他们的意见有可能改变最终结果。
    
    “尤其是考虑到如果此次核准吴英死刑,一旦这样的案件再次发生,那么最高法是否还会核准死刑,届时将会面临量刑的压力。”郭华表示。另外,像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等经济犯罪,只要限制了犯罪主体的权利,他们就不会再对社会造成危害。尤其是像金融领域等体制还不健全的领域,完全按照刑罚的手段并不能很好地解决问题,而应采取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来处理,否则仍会有遗留问题存在。具体到打击非法集资犯罪,还需要从上游着手,加快完善金融管理体制,以预防该类案件的再次发生。而且,像吴英案一样,在非法集资犯罪中,受害人往往也有责任,该类犯罪最高判处死刑与经济犯罪减少死刑的趋势并不一致。“吴英案给我们的启示是,在制度改革的过程中,处理改革过程出现的问题要尤其慎重。”郭华说。
    
    本文来源:经济导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2/2012021602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