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也过一把考证瘾--方舟子和韩寒共同的错误
(博讯2012年02月11日发表)

     2011与2012交接之际,韩寒博客发出的一系列充满矛盾信号的博文,引起了众多的关注与评论。 本人也写了一组系列博文,在思想性方面予以回应:《民主、革命与人道--与韩寒论革命书》、《乌坎模式是和平曙光--与韩寒再论革命》(在新浪已不存在,网络其它地方还可以找到)、回归民主社会主义--解读《人民日报》之《暴力革命无法解决社会发展问题》(标题里面没有韩寒,但内容也算相关)、《转型正义——与韩寒论清算》、《让你的孩子为你骄傲——与韩寒论父母之道》、《对“南都周刊”韩寒访谈的九点评论》等。
    
     我写这一系列文章,不是为了打击谁,而是为了辨析思想。当然,也是为了宣传我自己的思想。 我在前文也说过,不管动因如何,所有参与了这次大讨论的朋友,都为我国的民主进程尽了一份力,都应该感到欣慰。 (博讯 boxun.com)

    
    在对韩寒博客背景进行调查方面,麦田博客和“打假专家”方舟子先后被牵扯了进来。麦田道歉离去,留下疑团重重的背影。方舟子先生和众多网友仍在继续质疑。
    
    方舟子在《“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一文中,指出了韩寒背景中的一个漏洞:
    “当时接受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的采访,被问及为什么《三重门》取这个书名时,这位文史之神却说‘忘了’。其父后来撰文解释‘三重’典出常见的《礼记·中庸》。对此韩寒回应说:
    
    ‘《三重门》的名字来自《礼记.中庸》——‘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朱熹批注了以下,三重就是礼仪,制度和考文。虽然郑玄对此有着不同的解读,但我当时的确是以礼仪,制度,考文为释而取的书名。为了如何让书名显的有文化一点我反复的思量,终于才有了取自《礼记》的一个书名,而且这两个字往前其实应该追究到《周礼》。’”
    
    方舟子说:“我们姑且不去管《礼记》和《周礼》谁先出的争议,《周礼》只有一个地方有“三重”这两个字:‘凡丧,王则张帟三重,诸侯再重,孤卿大夫不重。’此处三重的意思是三层,而《礼记》‘王天下有三重焉’的‘三重’的意思是三个重要的东西,这两个地方的‘重’不仅意思不一样,连读音也不一样,韩寒怎么能够把它们追究在一起呢?既然《三重门》的书名取自‘王天下有三重焉’,那么‘重’就应该读作zhong,《三重门》应该读做‘三众门’。然而,韩寒在接受采访时,却把《三重门》读做‘三虫门’。”方舟子是花了点功夫去故纸堆里考证了的。
    
    不过,方舟子却没有发现韩寒博客还搞错了“三重”这一名称的内容——“议礼、制度、考文”被错误地写成了“礼仪,制度和考文”!
    
    一字之差,一个句子变成了一个简单词,说明各位对这“三重”的理解都是不到位的。
    
    这个发现,要归功于我的一位国学底子特别深厚的师友。他还帮助我找到以下证据:
    
    《礼记·中庸》二十八章说:“非天子不议礼,不制度,不考文。” (郑玄注:“礼,谓人所服行也。” 朱熹集注:“礼,亲疏贵贱相接之体也)。议礼,制度,考文,这是天子的三个特权。
    
    《礼记·中庸》二十九章又说:“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
    
    “三重。谓议礼。制度。考文也。是以治礼作乐。非德位兼全之人不敢作焉。故天子内修圣功。外施王道。内圣之功者。圣德也。圣德足而推外王于天下。首须议礼。制度。考文三事。用以化万民以觉群性也。然欲作。议礼。制度。考文之三重。必具下文之三重。曰何三重。善德。征验。尊位是也。无善德。征验。尊位之三重。则不敢作议礼。制度。考文之三重也。有善德。征验。尊位之三重后。而作议礼。制度。考文之三重。则其寡过矣。”
    
    以上内容大家都可以在网上找到。这个考证的过程让我很高兴,上了多年学,第一次发现自己祖先的东西原来也很好。
    
    考证后发现,“议礼、制度、考文”可不是一般的概念,它出自中国最重要的文化典籍--《四书五经》之一的《中庸》,它是对天子(圣君、哲学王)说的,让天下人看的,算是中国政治文化的核心内容。
    
    几千年来,各路名家对此有不同注解。我也在和朋友的讨论中得到些启发,我发现这三条说给天子(古代圣君、哲学王)治理天下的策略,对今天也很有借鉴意义:
    
    议礼,议就是商议、制订,礼就是秩序。古代天子以遵循和顺承天意为立国之根本,以及治理天下之依据。议礼就是要消除人和人之间的仇恨和争斗、在仁爱、宽容与和解的基础上建立一个有序社会。而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就是要遵循自然法则、尊崇天赋权力,在这个根本之上,才可以建立一个有序的社会。
    
    制度,制是制定。上文中的礼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制度,比如宪法,此处的度,不单是度量衡,而是整套的具体的社会制度。在宪法之下,制度就是寻求各方共识、制定稳定和健全的各项社会制度。对于今天来说,就是要建立宪政的制度,以及与宪政制度配套的经济、文化、教育等制度。
    
    考文,考是研究落实,文就是文化生活,引申为文明的生活方式。就是消灭野蛮粗陋的生活习俗、复兴中国先秦活泼自由的文化、学习借鉴人类文明发展中的精粹,建立属于中国人的新的文明生活方式。
    
    古圣贤理想的统治者是:一个圣君,一个仁慈的统治者(或者说,哲学王式的统治者),他以德治天下,以人为本、宽容爱人。他具备人道主义思想,要把他的社会建设成一个具有人本主义和人道主义精神的社会。这也契合我今天的理想--一个新人道的社会。
    
    现在,我的堂堂中国,也有不少作家、国学家、科学家,包括很多我这样的虽然上了多年学的人,大概没有几个人记得“议礼、制度、考文”的古训了,这让我有点悲凉!
    
    我们中国的文化要断了根本了!连根本都要失去了的中国,和平崛起恐怕也只能是春秋大梦。
    
    然而,圣贤们在千年以前,就用殷切的目光注视着我们--他们的后代子孙,料定有一天,他们又将慰藉我们饥渴空虚的灵魂。
    
    中国人,我们应该停下互相的争执和嫉恨,把我们的灵魂安顿下来,认真从事一下“议礼、制度、考文”的工作。
    
    以上出自彼岸风儿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75a1720102du3z.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2/2012021107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