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逸明: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博讯2011年12月25日发表)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广东省汕尾市下辖的陆丰市乌坎村居民因不满征地过程中受到的不公待遇,已经与政府抗争了3个月之久。期间,部分村民维权代表被警方拘押,其中薛锦波在被拘押期间猝死。村民怀疑他死于酷刑逼供,而官方则对此否认。
    
    薛锦波之死导致村民们与官方的矛盾进一步升级,村民们在此以后多次集会游行,甚至抬着棺木到政府门前去抗议。从官方媒体《南方日报》报道了乌坎村村民在一个多月前举行游行示威而不被镇压的消息后,海内外媒体就开始将视线转移到这个原本鲜为人知的乡村。薛锦波死后,乌坎村迅速成为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
    
    乌坎村村民显然并未因为维权代表的被拘押和死亡而偃旗息鼓,恰恰相反的是,官方对村民们的态度越是强硬,村民们越是义愤填膺,越是要坚持抗争。据官方的估计,中国每年发生的群体性抗议事件超过10万起,可想而知,这些抗议事件最终不是以没有效果,就是以被官方镇压而告终。
    
    从媒体的报道看,以往的群体事件,只要是被官方镇压,就很难再重新出现,而乌坎村则不同,官方虽然采取欺骗、威胁、拘押村民维权代表、军警持枪封村等下作手段对付村民,但是,村民们却是不屈不挠、前赴后继。通过网络上发布的有关视频来看,村民们的抗议场面非常壮观和感人。在这个侵权盛行,而一般人却常常宁愿忍气吞声的时代,乌坎村村民的行动让人感受到了这个平凡村庄的出类拔萃。
    
    广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省份,因为三资企业较多,而且毗邻香港,所以,在这里,民众的思想相对其它地方而言要觉悟和开放很多。广东的教育水平在中国的省份中并不算高,广东民众的平均文化水平相对其它省份明显要低,但是,要论权利意识和综合素质,广东民众绝对要排在中国的前列。
    
    不难发现,最近这几年,中国的维权运动风起云涌,而广东的维权事件最为引人注目。从太石村事件到2006年的东洲村事件,再到如今的乌坎村事件,无不引起海内外媒体的强烈关注和舆论的震惊。太石村事件和东洲村事件最终在官方的武力镇压下收场,而乌坎村事件则一波三折,由希望走向失望,再由失望走向希望。
    
    据德国之声报道,12月21日上午,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来到乌坎村,与村民对话。据悉,朱明国答应了村民提出的大部分要求。其中包括交还薛锦波遗体、释放被捕的其他三位村民代表;安排五家著名国际传媒机构的代表亲验薛锦波遗体;承认临时理事会村代表地位。这标志着乌坎村村民的维权行动取得了巨大进展,外界普遍对此表示欢迎。
    
    在此前,村民曾被官方欺骗多次,因此,村民们对官方的很多承诺不得不持怀疑态度,虽然,此次村民维权代表与广东省委签订了书面协议,但仍然有一部分村民怀疑这是官方的缓兵之计。不过,大多数村民这一次对官方的承诺持信任态度。万一官方出尔反尔,村民还会继续他们的维权行动。
    
    乌坎村事件,最开始只是陆丰市在处理,后来事态逐渐扩大,汕尾市开始介入。如今,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能够亲临乌坎村,显示广东省委省政府已经介入此事。官方的这种举动极不寻常,倘若朱明国的承诺不是缓兵之计,那么,乌坎村的维权行动显然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此前,乌坎村村民的游行示威不被镇压,以及警方为广州花都区的民工游行示威鸣锣开道,曾给外界一个良好的印象,认为这是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释放开明的信号,然而,薛锦波等人的被拘押和薛锦波的死亡,让人迅速改变了这种看法,如今,广东省委对乌坎村村民的让步让一部分人再度重拾起了对汪洋的信心。
    
    从媒体的报道看,封村的军警已经撤离,而村民们则将之前拉起的横幅扯下,而原定于12月21日举行的游行示威活动也已经取消。可见,村民们并非官方媒体开始所宣称的那般蛮不讲理,只要合理的诉求得到了官方的善意回应,村民们是会作出让步的。当然,军警的撤离也显示出了官方的和解诚意。按照双方的约定,很快就会释放其他被拘的村民维权代表,如果这些被拘的维权代表真的能获释,村民的其它要求估计也能在不久以后得到满足。
    
    不过,非常吊诡的是,汕尾党政信息网刊登的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讲话中,称组织者和挑头者“如果仍顽固不化,继续煽动村民与政府对抗,死心塌地为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必当追究”;但在《南方日报》上刊登的朱明国讲话要点中,并无以上表述。这种阴阳版本或许是在告诉乌坎村村民和公众,在乌坎村事件上,汕尾市和广东省的态度并不一致,虽然广东省已经介入此事释放善意,但是,即使村民们的要求暂时得到了满足,在今后仍然需要堤防汕尾当局秋后算账。
    
    乌坎村事件刚刚告一段落,12月20日,广东海门市又有上万民众集会抗议在当地修建第二座燃煤电厂,表达对电厂会污染当地水源的担忧。示威者封锁了一条高速公路,并点燃了树木,在与警方的冲突中有人受伤。次日,居民们再度上街抗议,逼使当局立即宣布暂停建第二座发电厂计划。不过,居民们因为对当局不信任,所以策划在元旦时发动更多规模的游行示威。
    
    乌坎村事件能取得一定进展,虽然跟广东省委省政府的介入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这种反应显然有些迟钝,倘若不是村民们不屈不挠,此事很可能会不了了之。乌坎村事件也好,海门事件也好,都是对汪洋等地方大员人品和政治智慧的严峻考验,但愿两大事件最终都能得到圆满解决。倘若可以,乌坎村事件必然成为其它地方民众维权行动的标杆,而其他地方官员在处理这类事件时,或许能受到广东省的启示。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12/2011122523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