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乌坎侥幸免屠村,浴血恰逢侨博会/草虾
(博讯2011年12月25日发表)

     烏坎免遭屠村,只是暂时的,还没获得政治保险如同共党十一届三次全会认可小岗分地。这种侥幸,还因为浴血奮戰恰好发生在僑博會之際。
    
     我们且看极权制度下的官僚體系的特點,就是最怕折騰,可能葬送掉每个官员的利益。我們看那些維權事件,大規模的血腥鎮壓,是共產黨想折騰想鎮壓嗎?非也! (博讯 boxun.com)

    
    那些維權事件,共產黨如果不鎮壓,那麼倒掉的官場大片大片,讓共產黨付出更大的折騰代價,比如清末的小白菜,就顛覆了整個浙江官場。極權體系,因為內部傾軋而清洗官場是一回事,其主動權在最高獨裁者手中;因為民生事件鬧大了而詖迫清洗官場又是另一回事,主動權很可能從最高獨裁者手中失去。
    
    假設汕尾這樣級別的一個市委書記,因為自己需要周圍的官場同僚和下級的支持擁護,所以也要詖他們綁架,於是去說通了武警鎮壓掉一場事,然後向上謊報說掃黑打非成功了。上面明知道是謊言,也不願意花費代價去把一個市委書記折騰掉,去挖掉整個市的官場。何況參與查處的上級有關大員都得到了利益潤滑?
    
    所以,只有基層民眾願意付出死的代價,那麼市縣一級的鎮壓成本太大--大規模死人引發大規模轟動--而不敢貿然下手,也不敢如實向上報告,更不敢主動請求不鎮壓了--向人民讓步等於失掉了共產黨的黨性,只有等待上級詖事態驚動了訓斥下來,只有上級決定暫時不鎮壓了,下級才敢不鎮壓。如此,官場機制才會默認了一條生路詖基層民眾浴血殺開。
    
    我仔細看了全部錄像才明白,這次烏坎僥倖免於大規模血腥屠村,沒有像五年前的東洲慘案,實在是因為粵東四市(潮州、揭陽、汕頭、汕尾)聯合舉辦的12月16日僑博會就在汕尾,這也是汕尾建市以來的首次“國際正規行動”,省府高官畢至,中央大員雲集,海外及香港的潮汕巨商太多。若像東洲屠村那樣,僑博會也就砸了,那麼多的官員僑商的行程都詖打亂了,預期的經濟增長的項目計劃也都落空了。所以,為了僑博會,廣東官府只好忍氣吞聲,拖延推拉。
    
    事先,當地官府一直採取拖拉和恐嚇的策略,就是不敢攪了僑博會。9月21日那次鬼子進村是最後的鎮壓機會,但詖村民自衛反擊,打得武警丟盔卸甲,落荒而逃。官府報復,綁架虐殺了村民理事會副會長薛錦波,也沒嚇住,只好暫時收手。村民的喪事悲情,得道多助;光天化日,四海媒體。汕尾市、陸豐縣的兩級官府再也不敢繼續隱瞞包庇東海鎮、烏坎村的兩級貪官。
    
    於是呢?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曉看紅濕處,花重烏坎村。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12/20111225001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