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谈中国的政治文化、维稳和对付盲人维权者陈光诚的手法 /余英时
(博讯2011年12月20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2011-12-19报导
     (博讯 boxun.com)

    “政治文化”现在这个名词在西方是早已流传很久了,就是一个国家在政治方面的行为是怎么样表现的。这个行为方式就是代表文化,因为文化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所以,政治生活的方式所表现出来的,就叫做政治文化。
    
    所以,现在这个政治文化是共产党文化中间最值得注意的一个方面,因为共产党是彻头彻尾地用政治来统治一切。虽然现在号称是“经济第一”、或者说是市场运作开始在中国出现,可事实上,我们知道它还是以国有的、国家能控制的、就是党能控制的市场,在那里面运作,所以,这个也是它政治文化的一个方面。
    
    换一句话说,它的政治永远是挂帅的,市场虽然重要,还是次要了一点。所以,如果政治跟经济发生冲突,那它宁可牺牲经济,不能牺牲政治。所谓不能牺牲政治,就是共产党决不能把权力放下,给别人拿过去。经济利益它可以放松,所以它可以花大量的钱、包括国防军备的钱,来维持一种所谓维稳、维持稳定。这个维持稳定,就是牺牲经济来保护政治。所保护的当然是一种集权的政治,就是它一党专政、党天下的政治。
    
    我现在要讲的政治文化不牵涉到那么多,我讲两个大家都知道大例子。第一个例子就是陈光诚的案子。陈光诚的案子外国报道得很多了,各种电台都有转播;同时《纽约时报》、洛杉机报纸、《华盛顿邮报》种种,都有无数的报道。中国的维权人士、律师、记者、甚至于外国记者,去访问的已经有多次了。外国记者也已经报道,只要一接近他那个村子、接近他那个农社,就有一大群的、蒙面的流氓人物阻止你再往前走,而且打你、抢你的东西,然后就把你用暴力驱逐出境,不准你接近。因此挨打的一般的人,从上海去的记者团体、或者甚至于是有良心的《新华社》记者,也挨打。
    
    最近,我看到一个报道,就是一个《新华社》的记者、叫石豫的,他义愤填膺要去访问陈光诚,然后遭到很大的困难,最后被逼辞去他《新华社》的职务,然后还继续追究怎么样能够为陈光诚说话。他的遭遇也有详细的报道,不过我在这里就不细说了。总而言之,他告诉我们,他们把他在外面痛打一顿,痛打完了,还把他抓到警察局搞几十小时。痛打的时候都是些流氓人物、黑社会人物,我们不知道的,总而言之,是共产党警察雇的人。这些人去打人,然后警察出来就把他关到警察局,然后用暴力把他送回,不准他再临近这个村子,村子叫双狮谷村。
    
    这个双狮谷村要想去的人很多,但是实在是没有办法接近,不管你是从哪一个方向进去,都有人拦阻的。所以,陈光诚这一家人是非常悲惨的。这样一个情况之下,我想共产党的政治文化表现得最淋漓尽致的一个地方。因为这个方式不是光在陈光诚一个地方,在其它地方我们也发现有,甚至于在北京。
    
    在十月里还有一个报道,在北京一个中产阶级住宅区,因为政府要收这些地方用作别用,强迫把这些人都要赶出去。这些实际上是中产阶级,但是也没有受到保护。而且用的方式就是用流氓去到人家家里打破一切,而且任何人只要出来,流氓就去动手打他们。而警察坐在车上剪手指甲,旁观,完全无动于衷,以至于这些人愤怒填胸,用很大的字写出“誓用鲜血和生命来捍卫家园”。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出来共产党的残暴,用流氓的手段是遍地都是如此。
    
    第二个,我还要讲的就是艾未未。艾未未这个事件、还有罚款也是非常荒唐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也是出乎常情的。共产党的政治文化已经堕落到不能想象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相信它的文化改革如果不从政治文化开始,是没有希望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12/2011122021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