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的出路》之五十二 /魏京生
(博讯2011年12月08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2011-12-07报导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出路在于经济和政治体制的改革,或者革命。这个我们已经谈论了很长时间了。前几天在华盛顿的乔治城大学讲演,又有学生提到了一个老问题,就是代价少的改革好呢,还是来得快的革命好。这个问题之所以永远困扰着人们,是因为人们总是会进入一个误区,总以为自己有选择的机会。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没有选择的资格。没有机会。
    
    真的完全没有选择的机会了吗?还是有,但不是我们老百姓有,而是当权的一小撮人有机会。民主的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大多数人有选择的机会。而专制政权之所以成为专制政权,就因为选择的机会被一小撮人给垄断了。不仅垄断了经济政治大权,而且垄断了几乎所有选择的权利。这就是中国现在的现实。
    
    假设老百姓有选择的权利,我相信大多数人或者说几乎所有的人都会选择代价比较小的改革道路。那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革命呢?难道利比亚的人民就很傻,就不知道改革的代价会比较小吗?一定要死伤几万人才好玩儿吗?不用很聪明的人都知道,那是因为独裁专制的集团不准改革。卡扎菲不准改革和人民要改革之间无法调和,就只能革命了。无论你管他叫改革还是革命,总之是革了专制独裁的命,革了上层利益集团的命。
    
    如果改革触动的利益不大,双方都可以接受,那么温和的改革就可以进行下去。这在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的中国是可行的。那时候各阶层人们的经济利益差别不大,没有多大的利益冲突。干部和百姓的主要差别是政治权利和自由度,也就是指挥者和被指挥者的矛盾,不是阶级矛盾。
    
    那时候给予人民民主的权利和经济上的自由,干部们失去的特权不多,而获得的平等的权利可以部分弥补失去的特权。就像苏联和东欧的革命一样,一些人满腹怨言可是并非无法接受。对于改变一个专制体制来说,这是最温和的革命了。但是统治阶层失去特权还是会带来巨大的震动,不是中国精英们幻想的那样温和。
    
    现在的中国经过了邓小平设计的三十年改革,已经形成了巨大的贫富差距。经过三十年的酝酿,阶级差别已经非常明显。各阶级的利益也已经严重的对立或者冲突。对各种事务和事件的判断差别巨大,已经难以弥合。
    
    官方不讲理,所以老百姓也早就不习惯讲理了。只要街头发生了官民冲突,围上来的老百姓也一样不分青红皂白见官就打。打完了还不知道为什么。这就是阶级对立已经走向极端的证据。这种形势下靠讲理来解决阶级矛盾,恐怕双方都不会接受。温和改良的道路,得不到任何社会现实的支持。
    
    温和改良也就是讲理的革命。讲理就需要双方都接受才行得通。老百姓其实都想要讲理。老百姓是弱者,讲理对弱者最有利。问题是强者们不想讲理,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和谁讲理去?现在的官僚资产阶级拥有巨大的利益,你让他们放弃自己的利益去讲理。那叫与虎谋皮,几乎没有什么可能性。所以现代中国的温和改良派,是不现实的幻想派。因为国际资本需要温和的改良不喜欢革命,所以有资源支持温和改良派,因此就有了拿空中楼阁换取国际资本援助的吃货。
    
    除了官僚资产阶级那百分之一的人口之外,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贫穷阶级之上还有一个中间阶级,或者叫做中产阶级。他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虽然他们之中的许多人随着经济危机正在下降到贫民阶级,但是思想上还保留着中产的面貌。比上他们满腹怨言强烈抨击不公平的社会制度;比下他们很满足于已经温饱的现实。所以他们的特点就是要改变但是不要大的代价;要革命但是只要温和的革命。这些人就是温和改良派的社会基础。遗憾的是他们既没有权力也不是多数,只能代表一种幻想而已。
    
    革命一定会像温和派描写的那样恐怖吗?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如果统治集团内部稳定,团结一致,就像卡扎菲那样,革命就不得不流很多血。如果统治集团内部分裂,一些比较明智的人出面发动政变。就像苏联和埃及那样,不会流很多血。但是需要长期的调整和反复,总的代价不一定会少。普京执政的俄罗斯付出的代价,不会比一场流血的革命少。
    
    无论是什么形式的革命,不付代价是不可能的,就像天上不可能掉馅儿饼一样。有趣的是温和改良派的鼓吹者们盛产于美国。这些美国人和驻在美国的中国人忘记了美国的历史。美国是第一个依靠民众的暴力革命建立起来的民主国家。在他改良民主制度的过程中也充满了暴力。在他维护现有的民主社会时,也依靠着警察和军队的有组织的暴力。
    
    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游戏规则,需要依靠合理的暴力去建立和维持。如果不能或者没有建立起公平合理的游戏规则,暴力就是唯一可行的规则了。总之不可能没有规则,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合理的规则,就有不合理的规则。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12/2011120801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