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的出路》之五十 /魏京生
(博讯2011年11月03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2011-11-02
     (博讯 boxun.com)

    最近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指出中国的城乡收入差距全世界第一。城乡收入差距大约是三点几倍。另外的几个国内研究机构指出,这是一份太保守的估计了,实际应该是五到六倍。
    
    无论如何,世界第一是肯定了, 农村人被剥削也是肯定了。造成这种不正常状况的原因是什么呢?国内的专家们不敢说,或者是顾左右而言他。言论不自由;政治压力是主要的原因, 不能怪他们。
    
    可以找出来的原因很多,但是根本的原因有两条:一个是农村基层的腐败;另一个就是所谓的中国模式需要保持廉价劳动力。由这两个原因又派生出其它许多的原因,可以说是有意的制造出了城乡贫富差距。
    
    农村基层干部的腐败,可以说是古往今来登峰造极。我记得在监狱里的时候,和一个看押我的犯人聊天。我问他:你们家乡种的大葱很有名,你自己的三亩地如果种一亩大葱,你也不至于穷得娶不上媳妇去强奸幼女呀。
    
    他轻蔑的笑着说:你们这些书生懂什么,我种大葱还是种黄金都没用,最后还是只够吃饭。我忙问为什么,就是交公粮,即使是苛捐杂税也是有数的。他更笑了:什么有数的,要不说你们书生什么也不懂呢。我听了就更不懂了。他解释说:你说说中央有多少种政策吧。有一种政策就有一种苛捐杂税。中央也没说收多少,怎么收。那还不是大队干部说了算。
    
    我一听吓了一跳,这还不把农民逼反了。他说不会,干部们一般不会把人逼反了,否则他们自己就成了造反的第一个对象。所以他们给每家算的帐不一样。根据你收入的多少,肯定让你有饭吃,饿不死也撑不着,人家的帐算得精着呢。让你恨得牙痒痒但是算算造反还是划不来。这就叫水平。所以俗话说得太对了,尤其是现在,人不得外财不富;马不吃夜草不肥。我们这种人想娶媳妇就只能靠外财了。
    
    零零碎碎说了些闲话之后我又问了个题外的话:不是都改叫乡和村了吗,怎么还叫大队公社呢?他想了想说不知道,反正都是书记和支书管着呢,没什么区别就这么叫下去了。
    
    我这才真正明白了,正是共产党建立的乡村专制体制,是农村贫困的根本原因。共产党又不养活他们,看着城里的腐败享受。小平同志给他们指了条路。他们自然会因地制宜地让他们这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所以才会有吃着国家救济的贫困县里,乡村干部开的是奔驰,宝马。
    
    估计马上会有比我还迂腐的书生跳起来反对说:那宝马和奔驰不也是农村的收入吗。所以你说的贫富差距不对。前几天还有人说我不该批评修改习惯是诉讼法呢,企图论证共产党的法律修改得越来越好。我要说,首先,那个贫富差距是共产党自己的社会科学院和民政部说的,要说造谣也是共产党自己造的谣。其次宝马和奔驰说明不仅城乡贫富差距大,农村本身的贫富差距更大。
    
    更重要的是奔驰和宝马以及基层干部的腐败消费,正好花掉了农民用于农田基本建设和农业生产所需要的资本,这才是农村经济发展缓慢的根本原因,这就是城乡贫富差距加大的根本原因,这也是迫使大量农民工涌向城市的根本原因。就为了这个原因,才有了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却拥有世界最廉价劳动力,跨国公司当然要支持这样的专制政权了,否则他们的超额利润从哪儿来呢。
    
    这时候马上有马屁学者出来为政府作解释了,说是发展中必然产生的规律,这就是用真话撒谎的例子。确实,在发展中会产生贫富差距拉大的现象,如果不加限制和调节的话,这种现象不仅仅是在发展的初级阶段产生,就是发达了也还是会维持这个状况,因为资本和市场的自然规律,就是利润最大化。资本和政治相结合所需要产生的结果,就是保证利润最大化。这才是资本主义的本意。
    
    可惜民主国家不是资本主义,不是任由市场规律自由发生作用的自由资本主义,而是市场和社会利益兼顾的民主主义。不管是否打着社会民主主义的旗帜,限制和控制市场以便保证社会成员的利益,是现代民主国家普遍实行的制度。民主国家的议会争论最多的问题,就是在保证市场经济和保证人民利益之间,如何找到最好的平衡点。或者用学者们习惯,而老百姓听不大懂的说法就是在效率和公平之间寻找平衡,找不对你就下台,换一个党继续找。这是影响西方民主国家选举的最大因素。老百姓也用不着都去当学者,不需要什么提高了国民素质才能知道自己是公平了还是效率了,只要看看自己的腰包就知道该选谁了。
    
    可是在中国你能够选举吗?虽然有虔诚的美国人拿着高工资到中国去教你们怎样选举,你也只能奉旨选举。或者在共产党的官员们不愿占有的低级职位上,给共产党的高官选一些马仔。因此,共产党根本不需要在公平和效率之间选择。执政之前,他们用公平打倒了别人。执政以后,他们眼里就只有党和国家的利益了。
    
    现在改革了,据说效率大大提高了,也据说是腐败了。所以他们只关心官僚资产阶级和跨国资本的利益,也就是他们自己的利益,连党和国家也成了他们的私产,老百姓不过是他们赚取利润的螺丝钉。谁有必要和螺丝钉谈公平呢。按照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给他们养活自己的口粮就行了。在这个层面上,中共还真是马克思主义者。说他们已经不是共产党了,那可是西方跨国公司雇用的学者们造的谣。他们自始至终都在共别人的产。
    
    这才是中国老百姓累死累活仍然一贫如洗的根本原因。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11/2011110302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