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建农民工博物馆应勿忘农民工之痛
(博讯2011年07月24日发表)

    稿源:南方都市报
    
     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构想,广东要建农民工博物馆。广州率先响应,穗媒现正热议此事。热议当中,我想起了深圳的劳务工博馆。此馆于2008年4月建成开馆,是由深圳市宝安区政府投资建起来的,应是我国第一座以劳务工历史为题材的专题博物馆。其实也就是农民工博物馆。今年年初我去深圳采访和参观了劳务工博物馆,见其展品和部分藏品,所获颇多。有一样名为“爱情凳”的展品肯定给每位参观者都能留下深刻印象。那是一位名叫梁波的广西籍农民工送给一位打工妹的心形造型小凳,他自己设计自己定做的。由于此凳,那位打工妹终于答应做他的女友了,最后成为他的妻子。随同展出的还有梁波写在修机记录上的“爱情日记”。大历史,小细节,打工并真爱着,我收获了一份真实的感动。 (博讯 boxun.com)

    
     印象深的展品还有打工妹作家安子的手稿和她当初为务工所办的计生证。还有深圳“大爱歌手”丛飞的事迹资料和他生前所用的麦克风。还有许多获得各种荣誉称号的劳务工的事迹资料。
    
     参观了一圈,我也看出该馆由官方主建主导的局限性。那就是过于注重意识形态的宣传,总体来看是一份官方正史的叙述和展览。这就使整个博物馆显得非常喜气,鲜花和掌声有余,反思和探问不足,歌颂贡献而忽略牺牲,以肯定官方的成绩为主,以幸福的主旋律抒情为主,整个劳务工或农民工群体在深圳乃至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所承受的阵痛,以及他们的诉求,被过多地屏蔽了。具体来说,反映劳资矛盾冲突的史料和展品,严重不足。
    
     我知道馆方或其工作人员也注意到这种不足了。他们积极联系,去年收到了新华社记者捐出的温家宝总理和农妇熊德明握手的照片,这应该是正视“欠薪史”的信号。今年,馆方工作人员还告诉我,经他们联系,河南“开胸验肺”农民工张海超也捐来了他的案情资料。这是要留下“职业病史”的信号。但当他们想向媒体发布这条新闻时,却又被认为不宜……也是这种思维在局限着劳务工博物馆建得更好。
    
     在劳务工博物馆主展厅的入口处,还有一幅巨手雕塑,其特色在于手掌上没有一根掌纹,工作人员讲解称,这是歌颂广大劳务工为深圳建设而变得胼手胝足。工作人员还告诉我,一位因工伤而断了一只手的民工前去参观,见此巨手非常感慨,特站在手下拍照留念。听此我也非常感慨,为什么不增加一个少了一根手指的巨手雕塑呢?这个创意显然更好。就是要正视许多农民工为深圳建设而断手甚至断臂,他们的付出远过于胼手胝足!印象中整个展馆似还没有关于“工伤史”的展品。要有关于断手断臂的展出,正视这种残缺,历史才是完整的。
    
     如果广州要建农民工博物馆,我认为可以深圳劳务工博物馆为镜鉴,首先不宜选在城中村,其次要有民间参与,只有民间参与,才能多一种视角,显示历史的完整性。比如说,这个博物馆里,如果没有展出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的史料,不去正视我们国家曾有的收容遣送的历史,将是这个待建博物馆的大缺憾。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7/2011072419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