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薄熙来把红地毯铺向北京——中国“红”灾违逆世界潮流/牟传珩
(博讯2011年06月15日发表)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铺向中南海权力顶端的红地毯铺 (博讯 boxun.com)

    
    当下,中国汛季到来,洪灾泛滥;如此同时,“红色风潮”也一浪高过一浪。2011年6月11日新华时政刊文称: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在这个特殊的年份,神州大地掀起了一股强劲的红色风潮,各地“红色”主题活动正如火如荼地举行:红色旅游路线游人如织,各地的红色经典餐厅生意红火,俗称“红歌”唱遍全中国,走进“新红歌时代”的红色题材电视剧、红色书籍大肆倾销,多省市监狱都在用红色文化“改造”服刑人员。
    
    眼下,中共十八大临近,发源于重庆的 “唱红”首次在北京亮相。重庆红歌唱响北京,14支“唱红”队伍将巡演7场。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亲自审定活动方案和每场节目,并在晚间开幕式上亲自带队出席。由此可见,薄熙来正在借官方大搞中共建党90周年的难得机遇,为走进中南海权力顶端,亲自把血红地毯铺向北京。
    
    中南海政治风标明显转向
    
    2009年,在中共建制60 年庆典游行中,曾出现了一个抬着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标准像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方阵,颇具中南海政治风向左转的象征意义。之后,大陆毛左网站“乌有之乡”为之亢奋,曾发出倡议,要把“缅怀毛主席日常化!近年来,中共宣传口绞尽脑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给全民洗脑;而最高级别意识形态杂志《求是》也连续累牍地发表编辑部集体署名秋石的文章,大批特批普世价值。不仅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与委员刘云山在意识形态、新闻出版等领域与薄熙来大肆呼应。中组部甚至学习重庆,曾培训4万司局级干部头戴红军帽,重走红军路,重返南泥湾,重上井冈山。
    
    为了“红色宣传”,北京奥运圣火曾在古田会议旧址点燃时,让染了一头红色头发的首棒火炬手张湘祥说,“为在革命老区传递圣火,我特意染了一头红色头发。”而当奥运火炬在重庆市区内传递时,官方控制的迎接仪式上竟上演文革时期的红卫兵欢腾场面,红旗漫天飞舞,红色标语张贴在所有显眼的角落,文革歌曲响彻云霄,拿着“红宝书”的红卫兵们向毛主席画像激昂地宣誓效忠……令世人大跌眼镜。
    
    “红”灾左祸来势汹汹
    
    2010年11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通讯《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有效载体──“唱读讲传”红遍重庆》。2011年新年伊始,薄熙来又抢先在国内媒体大造舆论,声称要高调打造省级卫视第一红色频道。2011年3月28日,新华社再次高调报导重庆市一万多人重温入党誓言,高唱红歌的火红场景。4月20日,重庆日报又载文称:重庆将进一步掀红歌传唱热潮,发通知要求全市干部群众人人都要学唱36首红色歌曲。新华社曾发布的一条图片新闻称,重庆三峡中心医院用红色革命文化为精神病患者治病。最近又有重庆官员宣传服刑人员“唱红”可减刑奇闻。此报道一经传出,立刻引发民意炮轰,称重庆“唱红”已达“疯狂”地步。
    
    不久前,总理温家宝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香港左派元老级人物吴康民时特别强调,中国存在两股势力——封建残余和文化大革命遗毒。薄熙来立即回应“唱红”不管别人“说三道四”。4月26日, 北京学者茅于轼在《财新网》发表了《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一文,要将毛“彻底赶下神坛”,接受公正评判,却遭遇到毛左势力倾巢而出,群起攻击。5月29日上午,山西以“各界人民”名义召开公诉大会,声讨大陆学者茅于轼、辛子陵,并将其冠以“汉奸、卖国贼”,要构陷的罪名引起舆论的哗然。眼下,官方又在为建党90周年庆典的“红色宣传”铺天盖地,“红”灾左祸已是来势汹汹。
    
    世界主流文明摒弃红色文化
    
    爱因斯坦曾写给苏联科学家一封信:“不应当错误地假定,只要建立起社会主义就足以医治人类的一切社会和政治的痼疾。这样一种信仰所必然有的危险,首先在于它鼓励‘忠实的信徒’的狂热的偏狭性,从而把一种可行的社会组织形式变成了一种像教会那样的东西,把一切不属于他的人都污蔑为叛逆或者是为非作歹的坏分子。一旦到了这种地步,谅解‘非忠实信徒’的行为和信念的能力也就完全消失了。我深信你们从历史上一定知道,那些坚持这样一类顽固信仰的人,曾使人类遭受了多少不必要的痛苦。”
    
    当今世界的新文明主流,就是彻底反思、批判“曾使人类遭受了多少不必要的痛苦”的红色文化给全人类集体造成的灾难。令人记忆犹新的是,2007年11月24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秘哈伊尔广场,举行了1932-1933年期间大饥荒纪念日活动。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呼吁国际社会谴责红色共产极权。他表示,“全世界谴责共产主义暴行的时刻就要来了!”这一新闻被媒体广泛报道后,已成为当今世界新文明的一个新主题。
    
    尤先科在此次活动上为摒弃红色文化特别强调:在谴责共产极权主义以前,乌克兰必须穿上“洁白的衬衫”,去掉身体里共产极权的烙印。他表示,布尔什维克罪行、史达林罪行、法西斯罪行,他们都具有一个性质,就是 “仇恨人类”。“它在这个空间屠杀了我们很多没有罪的人民,如俄罗斯人、塔塔尔族人、白俄罗斯人、犹太人、波兰人和一些别的国家民族的人。尤先科认为,乌克兰的政治问题就是以前的共产极权的存在所留下的问题。他说:“共产极权主义中断了历史一代人的联系,打断了我们的灵魂、记忆、思想、文化和语言。在各种阶层的人中种下了恐惧,而我们今天正在收割它的果实。”
    
    记得美国总统布什在华盛顿出席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揭幕仪式时,曾将共产主义比作恐怖主义,称二十世纪是人类历史上死亡最惨重的世纪。他说,共产主义在这个世纪里夺走一亿人性命,光是在中国就有数千万受难者。布什特别指出,许多中国人在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期间死于非命,柬埔寨人被刺于波尔布特的杀戮战场,东德人遭射杀在柏林围墙上,波兰人被屠杀于卡提恩森林,伊索比亚人被屠宰于红色恐怖,摩斯基多印地安人死于尼加拉瓜桑定独裁政权,而古巴人则溺死于投奔自由的海洋上。布什最后不忘提醒全世界,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与共产主义一样杀人不眨眼,但只要自由世界团结一致,恐怖主义将和共产主义一样,终将走进历史灰烬。
    
    中国红色意识形态已经死亡
    
    中共红色意识形态所包含的“阶级专政”和“历史唯物主义”两部分内容,都已经给整个民族造成了极大的灾难,所以无法继续获得公民的认同。中共赖以崇尚的精神信仰,早已在一般民众眼中荡然无存,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转向,已经标志着毛左红色路线的彻底失败。
    
    然而,这些年来,后毛时代的官方却意图在继续拒绝宪政改革前提下,仅仅想从两个层面上发展出新的替代性意识形态:一是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主要是“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二是试图发展出一套“中国崛起”的民族性语话叙述,来填充中国人的世界观危机。这样的改革不仅无助于实现以“民主”和“均富”为核心的世界现代化整合诉求,反而使得它在道义上面临了更深刻的执政危机。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党内坚持“两个绝不”与“五个不搞”的极左势力,又企图想借重回老路的方式寻找合法性,在当今全球都在埋葬红色文化的冲击下,违逆世界新文明主流,怂恿毛左势力大举进行反攻倒算,开历史的倒车。
    
    “唱红”发展不出新的正当性
    
    眼下中共十八大临近,中共正在借90周年庆典,“掀起了一股强劲的红色风潮”,企图借还魂“红色记忆”,来整合“中国软实力”,与世界埋葬红色文化的新文明主流争夺语话权。中南海如此寄希望于在一个完全依赖 GDP 增长支持执政权力的政治结构里,靠启动毛左势力“唱红中国”与世界文明社会唱对台,无论如何也发展不出新的统治正当性。
    
    现在,毛左势力是自邓小平92年发出“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南巡讲话之后最甚嚣尘上的时候。这充分力证了中南海主流立场返身左转和国家法制、人权的大倒退,为毛左势力兴风作浪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与红色的舞台。因而薄熙来要领衔太子党,大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借回归红色意识形态传承大搞权力世袭,亲自把血红地毯铺向北京的盘算,也已经引发了海内外舆论的高度警觉与普遍诟病。
    
    ——《纵览中国》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6/20110615124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