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 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陈维健
(博讯2011年04月06日发表)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最近,中共判了刘贤斌、抓了冉云非、又拘了艺术家艾未未,还有一大批知名与不知名的异见人士被绑架“失踪”,而这一切均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与黑社会方式下进行的。他们的家属为此寢食不安,全国有识之士忧心如焚,这场全国性的白色恐怖表明,中共已经凶相毕露,撕破了近年来在国际社会所表现的伪善面孔。自从“茉莉花”革命以来,中共深感这样一种微笑式的自由民主的运动,给政权带来的威胁。这个来自非洲的革命,已使专制独裁政权纷纷倒台,中共内心的惶恐是可想而知的。但是中共并不因为恐惧而顺应民主的潮流,而是变本加厉,实行更为严厉的恐怖政策
     (博讯 boxun.com)

    大凡从毛时代生活过来的人,回想起那个红色恐怖的年代,还会心有余悸,那个时代除出拥护毛泽东思想,拥护共产党以外的思想,没有任何的生存空间,一张长不盈尺,不满社会的“反标”就可以人头落地,一段仅仅书写自己思想的“日记”就会受牢狱之灾,在朋友与同事之间发发牢骚,诉诉愁苦就会受到批斗,甚至劳动教养。那个时候,你的亲人也好,朋友邻居也好都会从你身边莫名其妙地消失。那时人人自危,个个噤若寒蝉。那是一个马万齐喑的红色恐怖时代,社会表面“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但地下却滚动着炙热的岩浆,整个社会已到了火山口上。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刻,毛去世了,中共党内的开明派“打倒了四人帮”,人的情绪、思想瞬间被解放了。人们可以舒心地微笑,可以敞开心屝地说话,虽然毛没有被批判,神像还没有被打倒,但是党内外达成共识,毛的这套是乱党、乱国、社会动荡的根本原因。痛定思痛之下,胡耀邦作为党的总书记亲自向全党、全国人民保证:从此以后再也不搞政治运动了。“凡是派”被请出党内,改革派胡赵上台执政,国家开始注重法制建设,虽然经过“清除精神污染”这样的政治运动,与“八九六四”这样对自由民主的武装镇压,但思想自由尚留有一席空间,在国际舞台上也显示出接受国际文明的姿态,签署了一系例的国际人权方面的公约。于此同时,在“发展是硬道理”之下,利诱民众,让他们在追逐金钱利益中,放弃政治权利。但是由于民众享受不到政治权利,在追逐利益的过程中,成为强权者鱼肉的对象,特别是当政权本身也成为逐利集团时,民间不但不会致富,反而要承受发展过程中的全部灾难。“国不应以利为利,而是以义为利”。当一个政权在与民争利、夺利,当一个政权失去了所有监督渠道,贪脏枉法,敛财聚富时,社会的矛盾就急剧地尖锐来。而与这些矛盾相应的是“人权、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与专制政治的矛盾,这是专制政治不可逃脱的问题。当今的中国,每年以万计的民间抗暴运动,以及与这些抗暴运动相伴随的人权、民主思想,不断地冲击着政权,使这个政权被绑缚在道义的审判台上而摇摇欲坠。为了保住到手的利益,中共必然要死死相守,结果是维护政权的成本不断地升高,一直到了超过军费开支。而那些为了维稳而疲于奔命的警察,过劳而死的倍数竟然达公务死亡人数的百分之九十。中共到了这样死亡的边缘,依然没有憣然醒悟,反再造曾经让国家到了崩溃边缘的毛式恐怖。走投无路的中共,此时此刻,只有饮鸩止渴。
    
    祭毛这些年来,在中共党内可以说是异军突起,以红朝贵胄的身份得尽好处,名利双收的薄大公子薄熙来,在重庆这块远离京城之地,以“打黑唱红”把自己的小朝廷进行得“有声有色”。凭着他红卫兵小将的那一点记忆,开始了“救党方略”。毛当年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权,发动“文化大革命”利用人民对无恶不作的当权派仇恨的心里,打一批,扶一批。薄也同样利用民间对贪官污吏的仇恨,杀几个贪官奸商以平民愤,从而树立自己的威信,图谋“篡党夺权”,建立独裁式的统治。最近以来中共在全国范围内所实行的白色恐怖,表明薄煕来的毛式政治,不仅仅成为中共当局的主流意识,也成为政治行为的方针。但历史是不可逆转的,在一个思想已经解放的社会,在一个信息的时代,要重返毛时代的愚昧政治,独裁统治只能是痴心妄想。中共以毛的红色恐怖来维护不义之权,只能死得更快,更彻底。阿房宫赋呜呼!“亡秦者,秦也”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的时刻,当一个政权预感到灭亡时,必然是图穷匕首见。在这样的时刻,每一个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志士,都要珍惜自己。中共政权不会因为疯狂,就能逃脱灭亡的命运,它的灭亡自有它不可变易的定数。相信这一刻不会太远了,我们有足够的信心等待,迎接这一天的到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4/2011040603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