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央视春晚为什么失宠?/启越
(博讯2011年02月12日发表)

     来源:经济观察报

     还有比今年央视春晚更糟的吗?答案是,有,下一届。这自然是一个段子,言下之意是举办了29年的央视春晚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即使央视市场研究股份有限公司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有93.88%的家庭在除夕夜收看了央视春晚,其中81.92%的受访者认为今年春晚办得好,但在一网站的微博投票中,却有55%的投票者对今年春晚表示失望,对春晚表示满意的只有7%。

     虽然不同的调查在统计结果上大相径庭,但有一个共识是不容置疑的,央视春晚的影响力日渐式微。说刻薄点,央视春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失宠史”。原因不外乎,29年来,人民已不需要一场全民大party,个性化的娱乐方式深植人心,我们不仅仅需要主流文化意志的集体表达,更需要个人情趣的自我叙事。 (博讯 boxun.com)

     先说春晚本身。1983年举办的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应该说是中央电视台开创了电视综艺节目的先河,使得这台晚会成了中国人的 “新民俗,新文化”。在它的带动下,各种节日的综艺晚会随之层出不穷,最后使得中国成为一个晚会国家,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举办晚会这么多。但悲剧的是,“吃年夜饭,看春晚”最终变成了“吃年夜饭,骂春晚”,一个关键性的症结就在于我们再也听不到《我的中国心》、《冬天里的一把火》等这样脍炙人口,流传甚广的歌曲;我们再也欣赏不到类似于《千手观音》这样完美与和谐的舞蹈;我们也看不到《警察与小偷》、《宇宙牌香烟》、《打扑克》等等讽刺当下现实的经典相声小品。如果相声小品缺少讽刺精神,仅靠个别语句的讨巧,还能让观众会心一笑吗?甚至连倪萍式眼泪都没有了,只有多年不换的几大主持人偶尔的口误才让我们有点意外之喜。

     为什么没有我们喜欢的作品了?恰恰就是因为央视春晚已经变成了公众不可缺少的“文化年夜饭”,正如今年春晚的总导演之一马东所言,“春晚不是导演的艺术,它本身是一个国家层面的行为,是由我们现行的政治体制、文化体制和社会氛围所共同决定的,绝不是任何导演能够去左右的事情。”也就是说,一台4个小时的春晚,导演要照顾到各个方面,又是主流文化,又是国家意志,又是商业利益,恰恰遗漏了娱乐。如此拼凑之下,一台春晚最后出来的效果就是一堆(此处略去两个字)。

     人民需要真正的娱乐,在今年央视春晚众多让人昏昏欲睡的节目中,观众被旭日阳刚的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歌唱所感动,内心又被举着板砖跳起街舞的农民工所温暖,因为他们所呈现的,才是真正的中国。

     我们的不满在于,这么多年来,本该开心的春节里,面对这些缺少娱乐精神的节目,观众手拿遥控器却无可逃遁,一遍又一遍的重播直到我们吐了为止。值得庆幸的是,今年终于有六家地方电视台不再转播央视春晚,而更早些时候,网络春晚、地方台春晚已经陆续出现,打破了央视春晚一统天下的局面。相比于今年的央视春晚,我更喜欢东方卫视春晚上郭德纲的相声 《说过节》,湖南卫视春晚上平壤杂技团表演的杂技很震撼。而北京卫视网络春晚的,《忐忑》网友百人合唱版更是火爆,当龚琳娜身后的上百名网友一起表情丰富地高唱 “带着个刀割蛋带着个刀割蛋带着个刀割蛋”们这才是我们需要的娱乐,而不是国家意志给予我的娱乐。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2/2011021222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