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习近平肯定薄熙来的做法,重庆模式要推广/西蒙周
(博讯2010年12月13日发表)

     6日到8日,中国两个最纯正的红二代在重庆聚首。身为政治局常委和未来接班人的习近平,视察重庆3天。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从头到尾陪同。这样两个人相会在重庆,因为各自的父辈,和各自所处的地位,以及当今正逢十八大布局的关键时刻,所以格外不同寻常。
     更有意思的是,12月7日这天,还是薄熙来主政重庆3周年。习近平此时到访,难保没有祝贺加肯定的双重意味。
薄熙来说话底气足

     薄熙来正在重庆主持一场西部大跃进。按他的话说,重庆要在2015年实现现代化。这个目标,于位居一隅的重庆而言,不可谓不宏伟远大,这意味着重庆要在5 年内超过全国平均发展水平,并赶上东部发达地区。薄熙来夸下海口的底气在于,通过打黑荡涤了重庆的污秽,通过“唱读讲传”树立了社会正气;而重庆3年来大举投资基础建设,使得硬件设施上了档次,特别是南下西进的铁路建设即将全面展开,这将为重庆提供距离更近、用时更短的出海口;更为重要的是,中央提出要加快城镇化建设,重庆正进行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攻坚,这为当地发展提供了广阔和相对低廉的土地空间。
     按薄熙来的思路,重庆要建设一个全能的强势政府,通过户籍改革,半诱导、半强迫地把生产要素之一的土地收归国有,把生产要素之二的劳动力从农民转移到城市,作为廉价劳动力使用。另方面,重庆通过政府承诺保底、提供廉价土地和工人宿舍等支持,把投资者吸引到重庆。最后,政府通过融资平台,把大笔资金借到重庆,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城镇居民社会保障,以及为企业降低物流成本提供配套完整产业链等。概括描述重庆大跃进的模式,大致就是“旨在工业化,手段城市化,速度刘翔化”。
政府全能主导一切

     重庆这场试验,有逆市场经济潮流而动的意思。重庆试验的核心在于,强调政府的全能作用,通过政府主导,将重庆整体变成一个硕大无比的大工厂。这个工厂,由政府出人出地出钱,跨国公司出品牌(也相应出一部分钱),双方合资,通过加工贸易,为重庆创造GDP和解决社会就业。但是,试验的风险也显而易见:一方面,任何经济活动都具有不可预测性,即使跨国公司,也面临产品是否适销对路和资金链运转能否正常等问题;另方面,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进了城没了地的农民一旦失业,他们就再无任何退路。
     这个全能政府主导一切的经济模式,具有一荣俱荣一衰俱衰的根本特点。公屋、户籍、土地、工厂、金融等等组成的庞大系统工程,其中内含着政府主导这根红线,虽然此红线并不为企业提供具体的产销计划,但在产业规划和布局上,红线却起着决定作用。这与全国普遍流行的政府引导模式有着迥然不同。市场经济强调的,是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作用,在重庆,强调的却是政府这只有形之手的作用。如果发生全局性的产业调整,重庆面临的局面,就是一环卡壳全局危殆。
5件衣服令人质疑

     在习近平走后的第一天,12月9日,37岁的农民徐树平拿到了红褐色的户口本,他是重庆户籍改革近4个月来第100万名原籍在农村,而今获得城市户口的居民。按照官方计划,重庆要在10年内推动1000万农民进城。重庆市长黄奇帆代表政府曾允诺,要给进城的农民穿上“5件衣服”,即要为他们提供养老、医疗、子女教育、住房、就业等社会保障。
     10年1000万人,就意味着每年100万农民要洗脚上田,重庆有多少财力保证他们进城后能穿上“5件衣服”,而且是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要穿下去,这是个巨大的疑问。重庆现在把宝押在了新开工的各类企业上,希望通过企业雇佣这些农民解决“5件衣服”问题。如此情况下,企业景气,一好百好;但企业若经营不善,或者再遇上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市场萧条,企业无法继续经营,失地的农民势必再失业。到那时,政府还能保证他们有“5件衣服”穿吗?
     重庆模式好比是在下一局中国象棋,农民是棋子,政府是弈手。政府让农民进城,就好比令小卒过河。于小卒而言,回头路断然没有了,只能继续向前冲杀;于政府而言,必须为小卒提供保护,否则小卒很容易被吃掉。但现在令人担心的,恰恰是政府的保护能力到底有多强。
重庆当地较为低调

     所以,重庆模式在尽显效率的同时,风险也非比寻常。也因此,在国内争议颇大,重庆当地有意见认为,重庆模式不可复制,其一,重庆有着薄熙来这样的强势书记,和黄奇帆这样的“经济沙皇”,而且两人配合相得益彰;其二,重庆是直辖市,负有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的使命,农民进城是它必须尽快完成的任务。这种意见相当低调,但鉴于薄熙来的政治前途远不是重庆所能容纳,国内还是有相当多的人担心,重庆模式早晚会推及全国。于是,反对、批评,甚至彻底否定重庆模式的声浪越来越大。他们的基本理由是,经济活动从微观上看,都是自发和随机的,但从整体宏观上看,这种自发随机的行为却恰恰体现了市场的配置,因而也是有序和合理的。全能政府逆市场而动包办一切,恰恰违反了这样的经济规律。历史上的计划经济、人民公社,以及前苏联模式,无一例外全部失败。同时,全能政府手握丰厚资源,又无充分的制衡监督,即使有清官把门,也很难不导致腐败。
     就在此时,当选军委副主席后的习近平,将第一个考察地点选择了重庆。在重庆的3天,习近平详细考察了重庆模式的方方面面,他最终给出的结论是“充分肯定”。习近平以他的行为语言及四字断语强力支持了薄熙来的试验,这是否代表重庆模式有复制价值仍尚待观察。不过,结合李长春、周永康、王岐山、刘延东等高层此前相继肯定重庆创举看,被誉为“中国经济反击金融海啸、寻找共同富裕模式的新路径”的重庆模式,至少已具备了推广的可能性。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2/2010121323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