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艾未未及其“河蟹盛宴”/淳于雁
(博讯2010年11月27日发表)

    自去年《草泥马之歌》在国内外互联网上出现,受到众多网友热烈欢迎,广为传颂以来,虽然在大陆受到“中宣部”网路警察的屏蔽封锁,至今仍保持大行其道的势头,而且出现了不少变换花样表达“草泥马”打败“河蟹”的新帖,很有意思。

    如今在互联网上,“草泥马”已经成为象征强烈要求国家实施《宪法》,把包括当今盛行网路传播的言论出版自由,乃至文化艺术和学术研究自由等权利,无条件完全交还给人民,以及人民争取过上真正自由幸福生活的“代名词”。“河蟹”则是打着胡国家主席锦涛先生“建设和谐社会”的旗号,仗着权势却反其道而行之,到处横行霸道、胡作非为,干了一系列破坏社会和谐勾当的黑势力、恶势力的“代名词”。

     日前发生在大陆上海涉及“草泥马”抗争“河蟹”,一桩算大不大、算小不小的事件,就是一个鲜明的案例。事缘知名自由派艺术家艾未未(已故中国近代诗坛先驱艾青之子),建在上海一座自行设计的大型工作室,遭到当局定为不合法的“违章”建筑物,下令拆除。这座“艾未未上海工作室”,原本是2007年他接受上海嘉定区区长的邀请,为了在该区发展建设中增添文化气息,耗资750万元人民币,选定座落在嘉定区马陆大峪村兴建的。工作室落成以后,由于政治上的种种原因,艾未未坚持自由独立的思想立场,往往表现“不听话”和“不合作”,例如他退出北京奥运会主体运动场“鸟巢”的设计,他组织独立调查四川汶川大地震的学校“豆腐渣工程”和学生死亡人数的真相,以及他参与的一系列维权活动,上海的“河蟹”当局,便决定拆除他这匹“草泥马”的工作室了。 (博讯 boxun.com)

    据闻,艾未未面临“强拆”,既无上告,也没上访。他为了纪念这座他所喜爱且受艺术界朋友们欢迎作为交流活动建筑物的“生与死”,筹划自费出资广邀网友订于11月7日,前往上海马陆工作室一起品尝大闸蟹的“河蟹盛宴”。11月1日邀请消息一在网上发布,备受各方关注,竟有50多家大陆境内外媒体及时报导,还有8家国际电视台表示准备安排活动现场的实况拍摄;而且得到全国各地和海外网友的热情响应,回覆报名人数迅速突破一千,影响非同小可。此举惊动上海的“河蟹”当局,立即向北京的“河蟹”总部求援。为了破坏“上海艾未未工作室”举办的告别盛宴,北京警方便采取紧急行动,包围艾未未在草场地的住家,向他宣布:从11月5日中午12时起至11月7日午夜12时止,对他实施“强制性监视居住”,也就是俗话说的“软禁”或“关禁闭”。艾氏在警察紧盯的眼皮底下,不得离开家门一步。与此同时,各地其他一些被警方查到表态拟参加盛宴活动的网友,也分别受到“警告”或“限制”,不准随意出席。“河蟹”当局的如意算盘以为“草泥马”艾未未去不了上海主持宴会,这场涉及大陆人权问题广受国际媒体关注的活动便砸锅了。殊不知,没有艾未未到场,“河蟹盛宴”按期照样举行。来自大陆各地和上海的一千多名“草泥马”网友,根本没把“河蟹”放在眼里。大家在工作室宽敞的大厅里欢聚一堂,大啖河蟹(大闸蟹是江南淡水蟹,有别于海产螃蟹),边吃边聊,谈笑风生,兴高采烈,非常热闹。主办的“艾未未上海工作室”,还备有几十套简易床褥,供应需要帮助的网友住宿;对经济上有困难的在学网友,可给予来上海的部分旅费补贴。许多与会人士,包括其中一些参与活动的外国友人,都希望得到一枚工作室制作的“瓷瓜子”留念珍藏。大家期盼有朝一日乌云驱散、阳光普照,一座更加宏伟的“艾未未上海工作室”得以重建。

    有关“河蟹”的网帖,互联网上还很多。看到港人网友在去年发的一分钟“恶搞”音响动画网帖,题为《河蟹的悲哀(进行曲)》,内容播放聂耳为上世纪30年代电影《风云儿女》写作的《义勇军进行曲》乐曲,却把原歌词附字幕完全篡改为:“起来!自愿做河蟹的人们!把我们的蟹肉,煮成中共新的美餐!河蟹民族到了最光荣的时候,每只河蟹身上发出阵阵的清香,油炸!红烧!清蒸!我们万种死法,被嚼成碎片化成,粪便!被嚼成碎片化成,粪便,粪便,粪便便!”天啊,这像什么话呀!

    不过,冷静反思,这是反映了许多香港同胞,尤其是年轻一代港人,对香港回归十多年来,“自愿做河蟹的港官”听命于“自封为河蟹的京官”,沆瀣一气、狼狈为奸,肆意破

    坏“一国两制”,蚕食香港自由那一制,企图把“香港特别行政区”变成“香港特别中共权力中心”,以致产生强烈反感不满的“抵触情绪”。香港的“草泥马”,为了捍卫自由美丽的草原,也会开始行动起来,向那些“河蟹”宣战。大闸蟹被烹饪吃进肚子里,经过消化系统生理程序,自然要变成粪便排泄出去。这是可以理解的。

    (2010年11月13日 原载《澳洲日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1/2010112716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