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比“超级细菌”更可怕的
(博讯2010年10月21日发表)

    
    来源:南方周末
     (博讯 boxun.com)

    无论毛女士所感染的是不是官方承认的“超级细菌”,其耐药性和危害性已经毋庸置疑。可怕之处在于,医院和医生对广泛存在的“超级耐药菌”缺乏基本的警惕,更不必提应对措施
    “超级细菌”正成为引人关注的话题。最新的消息是,卫生部日前制定了应对“超级细菌”的“诊疗指南”,并专门召开视频培训会议,指导医院做好“可能出现的感染患者的诊疗工作”。
    既然是“可能出现的感染患者”,意味着中国目前尚未发现超级细菌,这与卫生部此前的说法一致——尽管超级细菌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公共卫生话题,尽管我们的近邻日本已经大规模出现,台湾、香港也未能幸免。但是,截至目前,官方的口径是:内地尚未发现“超级细菌”。
    然而,中国真的没有超级细菌吗?鉴于以前在公共卫生问题上的教训,不少人对此很是怀疑。
    事实上,就在上个月,我就接到一位杨姓女士的报料,称其母毛女士两年前在上海的几家医院感染多种“超级细菌”死亡。当时很是吃了一惊,因为“超级细菌”是最近才出现的热门话题,该女士的说法如果属实,那么堪称公共卫生领域的爆炸新闻。
    待看了相关材料后,才发现问题一定程度上出在“超级细菌”的定义上。
    对于当前媒体热炒的“超级细菌”,准确名称是NDM-1泛耐药肠杆菌科细菌,这种细菌能够产生可水解抗菌药物的酶(NDM-1),对各类抗菌素有超强的耐药性,故称之为“超级细菌”。
    而报料者的母亲毛女士所感染的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超级细菌”。根据化验报告,毛女士在不同医院分别感染了五种细菌。这些细菌同样具有超强的耐药性。为了对付这些细菌,医院几乎使用了所有能用的抗菌素,费用高达二十几万元,但最终仍难挽回病人生命,毛女士最终死于肺部感染。无独有偶,今年5月份,杨女士的一位谢姓老师在上海做阑尾炎手术,结果手术时感染了一种耐药菌,医治无效死亡。
    在亲人逝去之后,杨女士看了大量医学资料,怀疑母亲感染的其实就是“超级细菌”。而我发现,死者感染的五种耐药细菌中,有两种正是国际医学界公认的携带NDM-1的主要菌种,但其究竟是否携带NDM-1,已经无法检测,因毛女士本人已死亡。
    但是,无论毛女士所感染的是不是官方承认的“超级细菌”,其耐药性和危害性已经毋庸置疑。今年8月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上海市细菌耐药性监测网专家委员会主任汪复就强调,“超级细菌”不是专有名词,并不仅仅指NDM-1泛耐药肠杆菌科细菌,而是泛指耐药细菌。
    在杨女士看来,更可怕的还在于,医院和医生对广泛存在的“超级耐药菌”缺乏基本的警惕,更不必提应对措施。其母感染细菌后,曾辗转上海多家医院治疗,在查出耐药菌后,仅有一家在全院通报,并采取了相应措施。其他医院均没有对病人隔离,医护人员处理病人时甚至连手套也不戴。此外,所有医院都没有按规定向卫生部门上报。杨女士说,医院的考虑可能是:一旦上报,将因此影响病源,继而影响收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0/2010102121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