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感谢中共/庞晶
(博讯2010年10月13日发表)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传来,海内外一切为中国民主化事业而不懈奋斗的人们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就连被封锁铁桶般的中国大陆,也有许多人放鞭炮以示庆祝。这个阵势,用举世欢腾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博讯 boxun.com)

     得奖是大喜事,得诺贝尔奖更是天大的喜事。按中国人的传统习惯,有了喜事必定要提上礼物登门拜谢那些能使自己得奖的关键人物。现在时代进步了,登门送礼未免显得俗气,那么多促成刘晓波获此殊荣的人物和组织也难一一顾及。所以就让我们拣主要的列一个清单,向他们表示口头的感谢吧!
    
     那么我们应该感谢谁呢?
    
     我们当然应该感谢诺奖评委会。没有他们顶住压力,以公心与良知维护诺奖的尊严并投下他们庄重的选票,刘晓波怎么能从那么多优秀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诺奖得主。
    
     我们也应该感谢哈维尔等国际知名的民主斗士。没有他们的鼎力推荐和宣传,诺奖评委会怎么能对刘晓波有如此透彻的理解,到最后把诺奖的桂冠戴在他头上。
    
     我们还应该感谢各民主国家的政要们。他们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无疑给诺奖评委会长了底气,使他们敢于向那些无耻的威胁和恐吓说“不”!
    
     但说来说去,我觉得我们最应该感谢的不是以上这些人,而是“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和“我们的国家”。我这样说不是没有道理。
    
     首先,有了好事先感谢党,政府,国家早已成了我朝子民的传统和习惯。比如说矿难被救出的人,那个被日本释放了的渔船船长,还有那些得了金牌的运动员,都无不在第一时间作如此表示。那个在冬奥会上得了金牌的小姑娘,只因为在获奖后先感谢自己的父母就招来了无数的“板砖”,你说冤不冤。刘晓波的诺奖比起一块奥运金牌来,那份量可不止重十倍百倍。如果你不首先感谢“党”、“政府”和“国家”,那唾沫星子也可以把我们这位诺奖得主淹死呀。
    
     其次,刘晓波是第一位“新中国”培养的而且至今仍生活在国内的诺奖得主,其影响力远远大于杨振宁、钱永健、高锟等海外华人,也大于因影响“和谐”而“自愿”出走海外的达赖喇嘛和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们的“党”、“政府”和“国家”领导有方,我们的“事业”蒸蒸日上,西方的反华势力再不敢小瞧我们了,主动送诺奖上门了。所以这个诺奖首先是对我们的“国家”的认可,如果没有“伟大的祖国”作坚强后盾,那诺奖评委会知道你刘晓波是哪棵葱呀?
    
     再次,刘晓波获得诺奖的主要优势不就是那个《零八宪章》吗。如果我们的“党”、“政府”和“国家”根本不把你当回事,放着量地让你去跳、去闹,而不对你采取一点必要的“措施”,你能有这么大的名气吗。虽然他们的必要“措施”让你和国内外敌对势力感到不爽,但不这样做谁又能给你搭这样一个通天的梯子,让你够着诺奖这颗明珠并把她摘下来呢?所以从现在开始,你总该理解他们的一片苦心了,这叫“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其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吗。
    
     当然,一向求“诺贝尔”如渴的我们的“党”、“政府”和“国家”最近表现的很成熟也很理智,完全不像我们“屁民“这样被喜事冲昏头脑,表现得如此狂热。他们很忙,忙着删帖、忙着封锁、忙着下令不许在媒体讨论此事。我理解他们的苦衷,国家还不够强大,现在还不是大张旗鼓炫耀的时候,还是先埋头苦干,韬光养晦为要。但我也真的为他们惋惜,为什么不能籍此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爱国运动,充分展示我们的政治制度的“优越性”,展示我们六十年教育的“伟大成果”呢。这样也可以给那些借“钱学森之问”向“党”发难的敌对势力一个有力的回击,同时自豪地宣布:中国实现了诺奖的零突破!
    
     所以我建议我们的“党”、“政府”和“国家”在刘晓波获奖这件事上一定不要过于谦虚,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贪功委过,但也绝不把到手的荣誉拱手让人。这不,出不了一、两个月,诺奖评委会就要颁奖了。既然刘晓波因为某种原因不能亲自出席,就请胡锦涛主席代劳去一趟北欧,一来向外界展示一下我们的“党”、“政府”和国家对诺奖得主的重视已经突破了“三个代表”,增加了“代表领奖”的全新理念;二来在接过获奖证书和奖金的霎那间,也代表中国人民享受一下外国人那羡慕的眼光和如雷的掌声。同时也郑重地向他们宣布:中国人民真正地站起来了!
    
     【注:庞晶在玛艾女老师的指导下完成】
    
     完稿于2010年10月13日曼谷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0/2010101323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