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2010年“九一八”与1931年“九一八”/陈维健
(博讯2010年09月21日发表)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2010年9月18日凌晨,在江西宜黄县的一家医院里,一位79岁的老人叶忠诚,经过七天的痛苦挣扎闭上了眼睛,与他一起躺在床榻上被沙布包裹着烧焦身躯,一息尚存的还有他的二位家人。这三位死伤者,七天前为了抵抗当地政府对家宅暴力拆迁,被逼上绝路后引火自焚的。这样以自焚来抗争拆迁,保卫家园的惨烈事件,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已经不是什么大的新闻了。在叶忠诚老先生点火自焚前,已有无数的人走上这条燃烧血肉的惨烈之路:成都唐福珍、连云港陶兴尧 泉州何全通,这样的自焚之死者和多到不可数的自焚者的躯体,象被大火燎过的焦黑森林刺向天空,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为了权贵者的利益,逼得百姓以自焚来保卫自己的家园,这是我们这个民族历史上从末有过的耻辱。
     (博讯 boxun.com)

    2010年9月18日,是中国纪念日本侵略中国79周年,今年的纪念日恰逢中国渔船船长詹其雄 在钓鱼岛被抓,这是近年来中国与日本在钓鱼岛发生冲突较为严重的一起,但是面对这样的事件,中国政府颇费踌躇,既想通过这一事件,以民族主义来为自己树立民信,又怕一当民众的情绪失控而引火烧身。所以尽管日方态度蛮横,但中方始终是软不软硬不硬,伧促之中就到了“九一八”纪念日,这一天,北京的抗日游行仅二三百人,记者警察到比游行的人数还多,那几个穿着国旗衫面对记者讲话的威者,恰似一个个表演劣等的小丑,说话句句语无伦次,词不达意。有几个访民,跟着队伍呼了一声“反对腐败”即被警察反手铐走。这样一个游行,如何会是民意的反映。中国船长在钓鱼岛被抓后,中国的网站就搜索不到“钓鱼岛”三个字了,在“九一八”到来之前,则连“游行”二个字也成了敏感字而被封闭。网民们说,一个在钓鱼岛事件中,连“钓鱼岛”三个字都无法显示的中国,还谈什么回归钓鱼岛,一个连“游行”二字都要变成“一日游”才可输入的中国,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抗议。
    
    日本政府对中国政府这种畏首畏尾的心态观若洞火,这几年来,日本处理中国的关系则游刃有余。抓了中国船长,日本外相还戏弄中国政府说:对中国政府冷静处理民间的反日活动,表示赞赏。而中国政府面对日本这种侮辱性的赞赏,不以为耻,反以阿Q式的口吻表示:日本菅直人政府在钓鱼岛事件上已经开始降温,收拾事态。但话音刚落,日本就宣布对中国船长再延长扣押十日的决定。一个巴掌打得中国政府跌落牙齿往肚里吞。但是即使被日人戏弄如此,中国政府也只是由副外长王光亚出面,向日驻华大使丹羽宇表示一下“强烈抗议”而已,王光亚称“日本如不立即无条件放回中国船长,中方将采取强烈措施,其一切后果由日方承担。这种空洞无物的外交词令,老生长谈,对日方来说不痛不痒,十分笃定。
    
    外交是内政的延伸,中国政府只要对内还在欺压百姓,在外交上就不可能站得起来,一个国家外交上站得起来,这个国家就要有国家精神,国家精神不在官方也不在民间,是官民的共识,是一个民族的凝聚力,这样一种精神在一个天天欺侮老百姓,逼迫老百姓当奴才的国家是不会出现的。没有这样一种精神力量,一个国家不会有真正的强大,中国现在的强大只是一个政权的强大,他只表现在欺压老百姓身上,这样的强大,实质是越强越弱,老百姓都于政权离心离德了,还有什么强大可言。钓鱼岛是一个远离中国大陆的一个小岛,这个岛归不归还主要在于国家的精神意义,但要让中国百姓认识到这个国家精神意义,首先是国家政权与老百姓同心同德,但是当中国老百姓连自己方寸家园都保卫不了的时候,谁会去捍卫一个国家主权意义上的一个小岛。当然对于中共来说,钓鱼岛也只不过是一个形象工程式而已,他并不在乎一个钓鱼岛,钓鱼岛只是用来调剂一下国内的问题。我们知道一个在家打妻虐子的人,是不会受到世人的尊敬的。在日本人看来中国政府就是一个打妻虐子的政府,他鄙视你,轻侮你,打你没商量。孟子曰“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正是此理。
    
    在2010年“九一八”凌晨死亡的叶忠诚老先生,他的死是一个民族的奇耻大辱,因为我们这个民族,没有一种力量,去保护叶忠诚老先生的家园不受侵犯。我们常常讲“保家卫国”,家在前国在后,当我们不能保家的时候,又何来的卫国。1931年的“九一八”我们遭受日本侵略之耻,2010年“九一八”我们遭受不能护家之辱。当一个民族在“家不能保,国不能卫”的时候,也是真正到了最最耻辱的时候,而我们国家现在就处在这样一种既不能保家,也不能卫国耻辱之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9/2010092109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