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为什么“农夫”这么纵容“毒蛇”(论中国、朝鲜关系)
(博讯2010年09月04日发表)

     我始终觉得农夫与蛇那个故事中农夫是很难获得同情的,因为一个终日和土地厮守的人居然对蛇类动物没有一点辨别能力,有没有怜悯之心是一回事,有没有基本常识是另一回事。因此,农夫的死轻于鸿毛。如果农夫知道毒蛇醒来是要咬人的,必定早有防范,悲剧就不会发生。但是如果农夫本身也带着“毒”,指望用以毒攻毒的方式,让醒来的蛇继续作恶,那更大的悲剧就不可避免。在一个“老鼠扛刀,满街找猫”的颠三倒四的年代,农夫与蛇的故事早有了新的荒诞版本。
    
     前几天,北韩的金胖子领着小胖仔金正银到大陆认门儿来了,胡锦涛连深圳开放三十年的纪念活动也顾不上去,赶赴东北,据说基本上没怎么考虑,当即就默认了金家“三代世袭”这个事,是不是又被金家父子敲了竹杠就不知道了。但严格说来,如果金胖子带小儿过来不是提前“托孤”的话,那也只能算“开窑子”的领着未来“老鸨”级别的混混“拜码头”来了。按照黑道的规矩,必须先缴纳保护费。但北韩这个“窑子”特别的很,非但保护费一分不交,还能经常敲诈龙头老大的荷包。按说“冤大头”也是江湖老手,怎么一直被金胖子这种下三滥的家伙牵着鼻子走?而且即便受了再大的委屈、遭了再大的羞辱、花了再多的冤枉钱,大陆政府的脾气就如同三孙子一般。每一次看见大陆党和国家领导人拉着金胖子肥嘟嘟的手,笑容满面地面对中国乃至世界人民的照片,我就很受打击。金胖子一身疙瘩肉能帮衬中国啥呀?除了给你掺沙子、下扣子、添袢子,最多能给你戴上一副“金”光闪闪的眼镜,让别人觉得你跟它是一伙的。不过,听说在国际上大凡有什么评比,两家还真难分伯仲,比如新闻自由度啥的,北朝鲜当仁不让垫底,中国紧紧跟上屈居倒数第二。但每次看到这类评比,我除了感到西方继续在妖魔化中国之外,也感到金胖子的一身霉气令崛起的中国很没面子。有的时候,大陆甚至连国格也为了他丢了。 (博讯 boxun.com)

    
    远的咱就先不谈,先说说近期一架北韩米格21军用飞机不请自来还搞了个机毁人亡的恶性事故。在第一时间,大陆官方连北韩两个字都不敢说,后来网络上有张半截机身埋在地里的飞机照片,飞机上北韩的军旗清晰可辨,连小学生都知道,老金又来折腾中国人民了。24小时后,新华社才羞羞答答地承认,飞机可能是朝鲜的。一架老掉牙的破飞机长驱直入大陆200公里,我英勇的人民空军雷达部队居然浑然不知,“钢铁长城”如同豆腐渣工程。事发之后,竟然一点问责的声音也没有,甚至连向北韩提出严正抗议的姿态也不敢有。这不是中了邪了嘛。在主权问题上,大陆政府有的时候和清政府有一拼。不同的是,清政府面对的都是列强大国,大陆遭遇的是无赖鸟国。疯子面前大气不敢出,这和孬种有什么区别?中国如此忍辱负重,据说是看中了北韩的“蛇毒”。因为隐忍金家的瞎胡闹和核讹诈,对大陆的“崛起”有帮助:不停制造麻烦的北朝鲜是大陆在国际上“讨价还价”的一个筹码,是中国进入世界视野的一个捷径,也是连接中美等大国之间很必要的一个“纽带”。
    
    但我觉得,撇开地缘政治、区域安全与国家利益,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和作为一个垃圾的小国的北韩,很“神似”。他们的政治基因是一致的,老祖宗祖传的“牛皮癣”、“狐臭”、“白癜风”一个不落。
    
    金胖子的儿子金正银是1982年生人,今年28岁,整个一个政治白痴,既没有从政经历,也没有过任何党职或在内阁服务过的经验。但金胖子患有慢性肾功能衰歇,需要定期洗肾。专家认为,由于是遗传性肾脏疾病,通过洗肾维持健康的程式,不可能持续很长时间。所以,要赶紧完成三代世袭。
    
    无独有偶,老毛准备把其子毛岸英锻炼接班,送去北韩战场“镀金”,其时,也刚好28岁。毛家两代世袭因为美国的几颗炸弹被彻底破灭,要不然,毛岸英与金胖子“哥两好”的照片早就上了《时代》杂志封面了。
    
    还有一位毛的接班人林彪,1971年和毛因为在“批陈(伯达)整风”问题上引起激烈矛盾,眼看就要撕破脸,在危急关头,第一个想到的靠得住的传承人就是当年28岁的儿子林立果。小林的“联合舰队”以及著名的《“571工程”纪要》随着林彪的自我爆炸都成为了历史。
    
    由此我们可见,共产党的领导人都有“世袭”的恶毛病,代代相传,从老毛到邓小平,从薄一波、王震到李鹏、江泽民,哪个不是为了子女的前程鞍前马后拼死一搏?“纯正血统”接班,在共产党内一直是主旋律,无论是王太子上位还是太子党传承,都是一个货色。
    
    所以,我们要理解为什么“农夫”这么纵容“毒蛇”,为什么中共这么快就默认北韩“三代世袭”,因为:独裁者得的都是一样的病,世界人民被迫吃的是不一样的药。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9/2010090411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