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逸明:严打,请不要挂羊头卖狗肉
(博讯2010年06月19日发表)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针对当前复杂的社会治安形势,6月13日,公安部动员部署全国公安机关集中开展为期7个月的严打整治行动。打击范围甚广,包括严重影响群众安全感的个人极端暴力犯罪、涉枪涉爆犯罪、黑恶势力犯罪,群众反映强烈、深恶痛绝的电信诈骗犯罪、拐卖儿童妇女犯罪、“两抢一盗”犯罪和“黄赌毒”等违法犯罪行为。
    
    严打一词在近些年有所淡化,但只要是经历过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人,应该都不会对此感到陌生。在“六四”事件之后,中国的法治进程十分缓慢,政治改革也彻底停止,与此同时,社会道德水平也日益下降,而以敛财为目的的犯罪活动却日益猖獗。很多地方的黑社会势力就是在当时开始崛起的,虽然隔三差五地会有严打行动,但社会治安状况并不见好转,不少地方甚至出现了警匪勾结的现象。
    
    江泽民时代有着浓厚的人治色彩,虽然法律在逐渐完善,但在没有实现法治的情况下,法律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具有约束力。只要有关系和舍得花钱,即使是身犯杀人的死罪,往往也能死刑变活刑,活刑变逍遥法外。据说,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对拿钱买命明码标价,一个死刑犯只要花上20万左右的钱财就能免死和获得从轻发落。与此相反的是,对于无钱无势的民众来说,很多时候就算是你没有犯罪,也可能蒙冤下狱,佘祥林、赵作海、王子发等人就是明显的例证。
    
    人治社会的法律都是为最底层民众设立的,对于有权有势者,法律往往形同虚设。历次严打期间,都有不少违法者漏网,而很多原本罪不至死的民众却因为犯了点小法而被处死。佘祥林等人得以保全性命并最终洗清不白之冤,这算是比较幸运的了,最不幸的是那些没有一点违法犯罪劣迹却被冤判死刑的人。扫描一下近些年媒体曝光的重大冤案,几乎都是江泽民时期制造的。
    
    严打,让犯罪分子听起来有些毛骨悚然,而让一般的民众听起来却感到振奋人心,因为谁都希望身处一个好的治安环境里。不过,当严打伤及自己无辜的亲朋好友时,很多人才会幡然醒悟,同样能感觉到严打的可怕。严打的出现,其实正说明我们的社会距离法治社会还非常遥远,只有在不需要严打仍然可以保持良好的社会风气时,那才是民众之福。
    
    近段时间,恶性事件层出不穷,数起杀童案让一般民众都忧心忡忡,而湖南永州的杀法官案和广西梧州的向法官泼硫酸案则让官方惊悸非常。公安部之所以要开展新一轮的严打行动,很明显和上述事件有莫大的关系,非常令人诧异的是,公安部对新一轮的严打行动部署几天之后,广东肇庆就再次出现了19岁青年乱杀无辜的惨案。由此可见,社会矛盾已经激化到了非常大的程度,即使有严打的高压,有的人仍然要以身试法。
    
    严打虽然不是文明社会的产物,但只要能真正做到打击犯罪,倒还是值得支持的。虽然公安机关在民众中的口碑并不好,但公安部此次开展严打行动仍然令很多民众期待。不过,仅仅看媒体对此行动的宣传是不够的,我们既要听其言,又要观其行。非常遗憾的是,在开展严打行动的开始几天,我们便看到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6月14日晚上,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被警方非法拘押;15日晚上,北京民间组织活跃人士苏雨桐被警方抄家、拘押,同时热心于救助访民的刘德军被从家中带走并遭暴力殴打,享受“黑头套”待遇;6月16日是端午节,这一天早上,维权律师唐吉田被朝阳警方围堵家门,维权律师李和平、黎雄兵、李方平被严厉安保……。以上只是在公安部开展严打活动后被骚扰的部分维权人士,未经媒体披露的应该还有很多。公安部在公布打击范围时,并未将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纳入其中,从北京的情况看,打击维权人士似乎成了重中之重。
    
    曾几何时,多个部门曾一起开展打击低俗行动,虽然官方媒体对其宣传冠冕堂皇,但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每一次打击低俗行动的主要目标却是打压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不一而足的敢言网站就是在打击低俗过程中被关停的。工信部此前要求电脑用户必须安装的绿坝软件也是以屏蔽色情暴力内容为名,行监控用户和屏蔽敏感内容之实。
    
    往往在敏感日期前,网络封锁和网络攻击就会加剧,“六四”21周年的敏感日期已经过去,按说,这个时间段已经没有敏感性可言,但是从6月12日开始,陆续有服务器设在海外的维权网站和异议网站遭受黑客猛烈攻击,直到攻击停止,这些网站才恢复正常运作。受攻击的这个时间刚好和公安部开展严打行动的日期相吻合,很多异议人士都认为这是严打行动的一部分。
    
    维权人士、异议人士、民主人士,其实都是难得的社会良心,在民主、自由、法治已经成为普世价值和世界潮流的今天,这些人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中坚力量。海之所以大,是因为海有纳百川之胸怀,大国崛起是中共当局和民众的共同理想,但是,从上述这些“敏感人士”不断遭到打压的情况看,当今的执政者缺少海纳百川的气量。
    
    开展严打行动,让人感觉此前公安机关并未做到执法必严,而要倡导依法治国,就不应该有严打,因为一切都可以按照法律办事,严打只会进一步增加人治色彩。在中国经济迅猛发展的这些年里,社会乱象却是频繁出现,当个别恶性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们可以认为是个人问题所致,但如果层出不穷,则完全可以认为是社会问题。
    
    现阶段,严打虽然顺应民心,但更重要的是,在严打的同时,执政当局更应该寻求制度上的变革,只有建立起强有力的民主、法治体制,社会治安状况才不会继续恶化,很多犯罪才不会发生。维权人士、异议人士、民主人士绝大多数都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北京警方不去竭尽全力打黑,而是先拿这些人开刀,真是倒行逆施。令人欣慰的是,其它地方还未出现明显的这方面动向,但愿这只是地方行为。
    
    此次的严打行动会不会是像之前打击低俗行动那样挂羊头卖狗肉,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0年6月18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6/2010061922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