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央政府还能怎样解释「普选」?
(博讯2010年05月28日发表)

    来源:信报
    
     港人政改争拗,要点之一,便是何谓普选。 (博讯 boxun.com)

    
    当权派头痛之处,在于如何保留功能界别议席而仍然符合「普遍」和「平等」二原则。这个「头痛」,是《基本法》规定的:六十八条讲特区立法会须「最终达至全部议员由普选产生」;三十九条讲香港特区公民享有的权利和自由,必须符合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而此公约二十五条指明,公民有权「直接或通过自由选择的代表参与公共事务」,且「选举应是普遍的和平等的,并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由此可见,除非当权派可以绕过《基本法》,否则「头痛」不会消失。政治上并没有方圆之术。
    
    设想:泛民大不了输掉立会否决权,当权派长驱直进,推出他们的二○一七、二○年「双普选」方案,最终在立法会保留功能界别或全面代之以区议会议席。但是,泛民仍可要求司法复核;除非到时「三权合作」了,不然当权派的终极方案过不了终审庭。
    
    图穷匕现,「老干部」谭惠珠昨天终于道出最后一道板斧:「何谓普选由中央决定」。如常,对付终审庭的「核武选项」是人大释法。人大常委有此绝对权力,乃是不争之实,但当权派连「普选」这样一个简单名词也要劳驾人大常委会解释,未免太不象话。如果北京要解释此词,该是在九七年回归之前,而不应是在○七年人大常委严肃地宣布香港可于一七及二○年实行「普选」之后。一个严肃兮兮「说话算数」的国家,赐予小民的一件礼物,打开总不能只是一件性质待定的虚物罢?
    
    假设有一天人大常委真的就「普选」一词释法,能释出什么内涵呢?大家不妨看看资料。《宪法》九十七条定义两种各级人大选举办法:其一是直接选举,用于县级或以下的人大;其二是由下级人大代表选举上一级人大代表,这种间选用于省级或以上人大。首先要注意的是,大陆用哪一种办法选人大代表,视乎该人大组织的层级,低级的用直选,高级的用间选,不存在一个人大组织同时用两种办法产生代表的做法,故特区政府欲以「区议会方案」产生部分立会议席,并不符合国情,若人大透过释法产生之,无疑是为了某种原因替香港「度身订造」。另外要注意的,是《宪法》无「普选」字眼,较详细的《选举法》亦然;若人大要解释「普选」一词,虽视此词过去六十年在中国大陆的一般用法。一九五三年七月到五四年五月,全国第一次基层人民代表由直选产生,国内对这件大事的所有官方报道,用的都是「普选」这个词①。不仅如此,以后各届基层人大直选,有关官方网站资料,都称之为「普选」。②这些资料多得很,信手拈来,在在证明大陆全国各地官方惯用语「普选」,指的就是地方基层人大五三年以来举行的历次直选。相反,如果是县以上人大组织的间选,内地官方都是用「换届选举」或「选举」等笼统称谓,而不用「普选」一词。因此,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最终替特区政府把「普选」一词解释为可涵盖立会功能界别特别是区议会方案(包括民建联方案)所提的那些间选办法的话,则已经不是一般意义的「释法」,而是「创法」。如此替特区创法,人大常委不仅有越权之嫌,当权派便是「得直」,也因为吃相太坏,引起港人强烈反感。
    
    然而,当权派及北京的眼光是长远的。笔者设想,区议会方案(包括民建联方案),几乎是唯一可让香港特区立会与大陆立法机构最终顺利实现「两制统一」的办法。「统一」之后,由直选产生的区议会成为香港最基层人大;由区议员投票产生的代表进入立法会,不仅取代功能界别议席,还最终取代现有立会直选议席(这个最迟二○四七年便可做到,因为到时《基本法》失效)。那样全部由区议会间选产生立法会的做法,相当于省和直辖市的人大产生办法。然后,再由如此产生的立会议员间选港区全国人大代表,「两制」的立法体制便达至统一。这大概就是北京心目中的香港立会选举「终极方案」。大家心寒否?
    
    有趣的是,「普遍」和「平等」的普选,并非联合国文件首创。共产主义第二国际一八九三年苏黎世大会第一三四号文件〈关于普选权〉列明:「对于还没有取得普选权的一切国家的无产阶级来说,为所有达到选举年龄的人(不分种族性别)争取普选权的时机已经成熟了。大会号召全世界无产阶级起来参加这一斗争。」跟着,第二国际一九○○年巴黎大会第一五一号文件〈为实现普选和直接立法而斗争〉列明:「选举执政人员时,实行普遍的、直接的、平等的秘密投票,是政治解放和社会解放的重要手段及首要条件之一。大会号召没有实行议会代表制的国家,以及议会制还是以其它某种原则为基础的国家,开始为普选权而斗争,不到全部实现目的决不罢休。」不必侈谈什么筑牢反对资产阶级民主思想的铜墙铁壁,人大如果还要解释「普选」,只能如此解释,否则便是对社会主义运动的彻底背叛。(练乙铮专栏)
    
    注:①例如《江都新闻网》九月八日文章〈第一次普选:民主进程的开始之举〉,《江苏检察网》○八年八月一日文章〈中国历史上一次规模巨大的普选〉,《中国人大》杂志○五年第三期刘洪科文章〈永不逝去的足迹:山东省临朐县第一次普选(1953年)〉;
    ②见《福建省情数据库》的〈福建省十次普选〉资料集,记有关五三至九二年的十次市级人大直选结果;又《吉林通化县人民政府网》〈民政第一章:普选〉,记五三至八五年共九次市直选结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5/2010052801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