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伊朗核问题 美国没有动武决心和勇气(图)
(博讯2010年05月16日发表)

    
    来源:中评社    
    
    
伊朗核问题 美国没有动武决心和勇气

        连日来,伊朗与美国的关系表像比较紧张,美国对伊朗多次宣布的核开发进程表示极大忧虑,伊朗则多次举行军事演习并表示不惜以任何非常规手段维护国家安全,威慑以色列和美国。诸多舆论对美国是否动武解决伊朗核问题再次表达忧虑。比如,2010年4月下旬,一架伊朗海军飞机飞抵美国“艾森豪威尔”号航空母舰900米处并做长时间盘旋,美国没有采取对抗性行动,仅表示类似情况罕见并予以低调处理。
    
    
    
    
      由于伊朗的综合国力、面积、人口以及导弹打击能力、扼波斯湾石油通道咽喉等因素,加之奥巴马政府耗费大量精力处理阿富汗、伊拉克以及反恐局势,美国根本上不具备打击伊朗的战略意志与主客观条件。况且伊朗关键时刻也并不都是一味强硬,而是时而偶尔针锋相对,时而避其锋芒。尽管美国内心不喜欢伊朗现政权但对动武解决投鼠忌器,武力解决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实际上,2005年以来,从美国总统到国防部长到国务卿,动武狠话已经发出多次,新任国务卿希拉里以及美国国防部长盖茨等近期也都有比较强硬的表态,但也都是雷大雨小。仅限于推动制裁伊朗,对武力解决慎之又慎,双方多次走钢丝,伊朗多次采取战争边缘试探,证明美国没有下动武的决心。
      伊朗表面上不断做主动试探和不屈服姿态,实际内心是迫切希望实现与美国的关系正常化或建交,藉以顺利融入国际社会,寻求建设发展国家的正常国际环境。可以说,只要奥巴马政府摒弃布什政府之前实行的僵持政策,大胆选择率先和解,所谓核问题有望比较轻松的解决,因为伊朗核问题发展至今,美国因素是最主要的影响因素,美国政府态度主导着问题的发展,伊朗只是一再感到被逼迫被威胁而采取无奈的强硬之举。
      到目前看,伊朗是否在谋求核武器,将此作为虚张声势的手段还是真正谋取,仍有一定不确定性。谋求拥核,既是伊朗的目标,也可能是与美国斗争、争取其承认的手段,伊朗根据情势的发展而调整两者的着眼分量。伊朗核问题在克林顿时期并不尖锐和激烈,但布什政府以及奥巴马政府至今仍怀疑伊朗对美国伸出橄榄枝的诚意。朝鲜也是一样,渴望与美国建交、获取承认。只是近10年来,朝鲜和伊朗的热望一再碰壁,退路有限,被迫采取强硬立场。
      而美国对伊朗的高压愈强、伊朗愈没有安全感,转而希望拥核的决心就越坚定。因此,美国如果继续僵持或对伊朗强硬,很可能如朝鲜一样,逼迫出一个新的拥核国家。当然,虽然伊朗拥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但伊朗谋求核武器违反核不扩散条约,为国际社会所坚决反对。在核问题上,伊朗总统内贾德的立场基本反映伊朗民意和执政高层的整体主张。哈梅内伊的言辞与内贾德的言行并不矛盾。伊朗也已经把准了美国政府的脉搏和底线,即美国不会动武解决伊朗核问题。美国政府多次申明不放弃使用武力,但语调明显留有余地。
      迄今,美国推动联合国通过的对伊朗制裁的决议实施效果有限。当事各方或相关方都非常谨慎,即便是以色列高调威慑,行动方面还是要看美国的态度。今后,即便伊朗继续我行我素,基本沿袭布什政府僵持政策的奥巴马政府也难有更好的选择。美国解决伊朗核问题最有效的方法是:改变敌视立场,与伊朗商谈关系正常化问题,这样也有助于美国改善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处境。否则,伊朗不会停止在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真主党、巴勒斯坦等多个点上对美国施加影响。
      至于美国主动与伊朗实现战略和解是否符合美国利益,需要做具体分析。国家利益概念是抽象的,只要不涉及国家生死存亡,其具体含义往往取决于当局者如何解释。美国与伊朗僵持符合国内军工复合体以及新保守主义的利益,但未必实际符合美国整体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所谓意识形态对立可以灵活解释,20世纪70年代中美关系正常化并建交,90年代中期克林顿大力推动意识形态严重对立的美国与越南建交,以及克林顿政府谋求在执政末期推动与伊朗和朝鲜实现关系正常化,都说明只要执政者有实现战略转折的决心,意识形态障碍不是理由。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5/20100516054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